[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二十三章 醉愛光碟

2011/07/30 08:28:1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第二十三章  醉愛光碟

(一連串的事件讓阿飛應付不暇,到底是誰處心積慮的要逼走他?)

 

酒會誤事? 也許吧! 不過此時,酒倒是很好的解脫。 阿飛其實喝的不多,但是酒量真的不太好。 記得泡泡總是說他兩杯就開始不講話了跟大多數的人不一樣;多數人總是又唱又跳說個不停。 藉酒吐真言,而他則是沉默,用左手撐著頭,你不跟他說話也就算了,一開口問他話,他就用那迷濛到自己都不知道多殺人的眼神注視你怎麼Young又變成阿飛了? 因為醉了!

 

Rain注意到他似乎不勝酒力,「Young,你怎麼一個晚上話不多?有事嗎?」一時把Young給拉了回來。 「事? 沒事,只是在聽音樂。」 Young懶的睜開全眼,庸懶的說著。只是一身白衣白褲的Young 斜靠著長椅背,單手撐著頭,那個模樣說有多惹Rain的眼睛就有多惹她的心

 

這兒請了不少拉丁裔的佣工,正放著火辣熱情的拉丁音樂,已經很多人在草皮上隨性的亂跳一通。 但Young的表情顯然跟音樂不太搭,此客Brain 硬拉著Alex一起下場high去了,就Young表情沉悶的跟音樂格格不入。

 

「我看你先去休息好了,明天工作還很多,一大早就要去開車到曼谷接客戶了。」

 

「怎麼不用直升機?」

 

「目標太大,這個月有兩組人,我們只接一組的訂單,看誰出價高,全吃下才行。 所有的行程會談內容皆高度保密,當然不可能太高調。你第一次出勤,委屈你當司機了…」

 

「沒事, 開車是我的專長之一,我們的車子不是防彈的嗎? 我還沒開過這麼特別的車子,還蠻興奮的。」

 

「既然如此,幹嘛一臉悶?」只見Young特別坐正了。

 

「真的沒事! (握拳在胸口敲了下)就是胸口有點悶而已。」難怪他回答不出來,除了不能說,他也真的解釋不出來自己的狀況。

 

「走吧! 我陪你進去。」Rain拉著Young半推又半拉的。 沒什麼精神的Young 就這麼被“拖了進去!.

 

此時的Alex眼尾瞄到這個曖昧的舉動,跟個工作人員交頭接耳的,不知說問些什麼。然後隨後走進了屋子,Brain看到這個狀況大概想有好戲可看,也跟著進了屋了。

 

台北的泡泡為了余家凱錄的那段影音的問題找來了大少、胖胖和袁爸爸一起討論,順便大家討論阿飛在泰國的現況。

 

「妳確定把檔案殺掉了?」

 

「確定,我親手刪的檔。」

 

「可是之前呢? 妳能不能確定他沒有另外存檔?」胖胖的直覺告訴他應該被另存了檔了。

 

「昨天晚上余家凱連車子都沒辦法開,是我叫計程車送他回去的,應該是不會,可是今天早上他一大早就到辦公室了,我就不確定了。」

 

大少:「這個余家凱該不會想留這個檔來威脅你? 但是說不通,他喜歡你應該是確定的,這個檔案能有什麼作用?」

 

「你們會不會想太多了? 說不定就只是要留做紀念。」袁爸爸覺得是這群小孩子的想像力太豐富了。

 

「袁爸爸,你說的雖然有可能,但是直覺告訴我余家凱沒那麼簡單。」又是胖胖的直覺。

 

「你們太緊張了! 你們年輕人不是很愛搞這種浪漫玩意兒嗎? 說不定他就只是想耍浪漫;想感動泡泡而已。」

   

「泡泡,妳怎麼感覺?」 大少轉向當事人,

 

「不太好。 說真的,但是一直說不出來為什麼? 雖然內容也沒什麼,可是他又趁機偷親了我一下,不知道萬一阿飛看到了會怎麼想。」

 

「對了,說到阿飛,他明天開始有大行動了! 他要開車去接買家,行動很保密,對方的身份不祥。 但他們用了防彈裝甲級的車子去接,不知會不會有危險?」

 

「以阿飛的技術,開車不會是問題,但是阿飛是新人,只要沒別的意外就好。」

 

「什麼意外?」

 

「沒事… 我是說…交通意外啊!我說泡泡啊,這余家凱現在是妳老闆,也是我們大家的頂頭上司,我知道你心裡只有阿飛,可是也得客客氣氣的,不要耍小姐脾氣?知道嗎?」袁爸爸疼女兒,總想不讓她擔心就好,把話題岔開的剛剛好。

 

「我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打從自泰國帶著更多的牽掛回來,泡泡越來越能體會自己真的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愛的多;顧慮的也越多。

 

「每次跟余家凱開會,他總是意見不多,有一點放阿飛孤軍奮鬥的感覺。」大少帶著點擔心,

 

「我也這麼感覺耶」胖胖總不忘記加油添醋,其實都是一樣的掛念阿飛。

 

「你們不要想太多了,臥底本來就是孤軍奮鬥,阿飛年輕聰明,懂的把你們拉進來做他的後援。 以前那有這麼好的事,隨時被犧牲掉也是常有的事」此話一出… 袁爸爸就知道又說錯話了!

 

大少看著泡泡卻對著袁爸爸說,「你放心吧! 阿飛不是一個人,他有我們,還有泡泡。 為了泡泡,說什麼他都不能失敗。」

 

胖胖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我最近一直在搜集那個老外以前曾經牽涉過的案子晚上找機會傳給他。」

 

「你不能先幫他分析過嗎? 他不是能用電腦的時間很有限嗎?」女孩子果然心細的多。

 

「那… 要怎麼分析?」大少搶過胖胖手上的資料,

 

「我看看!」

 

「我也要一份

 

大家夥兒嘴上不說,心裡頭都一樣的替阿飛祈禱。 然而,阿飛恐怕得先過了今晚這關才行…

 

話說泰國這邊,屋外的音樂依然嗆耳,氣氛也還high著。 Young一身雪白衣褲就著酒意的臉色而紅暈著,意識其實很清楚,只是反應慢了一點點。  Rain則半推著他走,不時用臉頰頂推著他的肩膀,若說沒有暗示什麼,應該沒有人相信。  不過此刻的Young不是不知道;而是“鈍到還反應不過來; 直到… Rain 把手伸進Young的前腰上, Young一下子清醒不少, 閃個身

 

「你怎麼了?」

 

Rain雙手抓起Young的白上衣往自個身前一拉,當然是很溫柔的…

 

「到你房間還是我房間?」雖然是老詞;可是很管用,加上Rain此刻的5分醉意,其實真的真的很誘人…

 

「當然是我房間囉!」怎麼連想都沒想就回答了?這個Young真的這麼“急嗎? 其實一點都不, 他只是“直接反應這個問題而已。 根本還沒有想到它的“第二層意義

 

「好,就聽你的!」 Rain一轉身用20指緊扣的姿勢倒著拉著Young走, 以方便她漂亮的大眼睛“前戲”Young 那迷朦的雙眼

 

「你怎麼了? 今天怪怪的…」Young傻呼呼的問著,不知受訓時有沒有教“裝傻這一項?

 

倆人正好來到Young的房門口,把倒扣著Young的雙手繞到自己身後,成了 Young擁抱她的姿態。 有“企圖的女人,說起來要一個大男人全身而退,是難度很高的一件事,尤其是一個美麗又全心愛你的女人 

 

這麼一個動作正好Young一個大步,鼻唇就那麼一吋不到的距離就“撞Rain了。  有時候,一丁點的距離比毫無空隙更令人窒息,至少對Rain 來說是這樣的

 

Young呢? 他是個大男人了,在搞清楚“誘惑這回事之前,Rain對他的熟悉度是很夠的,所以他沒有抗拒、沒有提防,只是底線呢? 這一點,在Rain推門進房的時刻,全部跳脫出來了…

 

Rain不想再讓Young 不住的閃躲,她還記得Young最“弱的地方– 耳朵、還有腰。 也許在心中模擬太多次了,Rain的唇和纖手配合的沒有空隙讓Young反應; 要不,接收她的唇; 要不,讓她解放自己的身體。 Young啊! (男人) 你的名字是“弱者

 

Young連連退了三步以後,本能的“反應吧, 轉守勢為攻,撥開Rain 已糾結的長髮,從輕啄到唇吻進而探索彼此的舌尖,兩三下就把Rain 逼倒在床上。 這一跌倒也把Young給驚個半醒了,他轉過身來跳了起來…

 

「你怎麼了?」

 

「對不起,我有點醉,明天要開長途的車,你先回你房間好不好?」

 

Rain 有點失望的看著天花板,突然,她看到一個微弱的亮點,這她再熟悉不過了;是監視器。想起 Alex說的話,Rain靈機一動,何不就讓這場戲好好演完,讓Alex 不要再懷疑Young和她的關係。 她把右手觸著Young的背,拉一下他的雪白上衣,示意他回頭…趁Young轉身,Rain手一圈把Young拉下身來…

 

「聽話好不好?」Young想掙開她的手,Rain卻不放手,而且在Young耳旁輕說著,

 

「我們被監視了,一定是Alex,他今晚輪值。 演一段吧! 只要他相信你,以後就不會再找你的碴了。  這時Young背都冷了;人更是醒了。心想“Alex耍心機,他說會拆掉我房裡的針孔。 看來不提防他也是不行”,還在思考當中,Rain已經動手脫他的上衣了…

 

「你是不是開玩笑?在針孔下要我演? 我不行耶,這不是開玩笑的!」

 

「放心! 我是老闆,明天我就把帶子銷毀,你信不過我?」一邊親吻著Young的臉頰,

 

「不是,我天啊! 這會不會太誇張? 你怎麼辦? 你不介意?」RainYoung的頭扶正,

 

「你自己說,你很在意我的,對不對?」一下子Young不知怎麼回答,是心虛還是自己無法問心無愧?紅了臉的他掙脫Rain的力氣整個被削弱了…

 

「我…我是不是說什麼都不對?」Young是躲的過眼神;躲不過Rain的堅持…

 

「我只想你好好陪在我身邊,有一天算一天。 其他的我不管了!」

 

「妳…」

 

「不要說我笨,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可以讓我這麼快樂,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拿我所有的來換,換你

 

Young不想再多說了,面對Rain,他的愧疚比什麼都多,至少在這一刻,他可以認真的面對她的感情。 Young 開始配合了,配合那個冰冷的針孔,回應著一份熱烈的深情

 

看著螢幕上的兩人緊緊相擁熱吻著,Alex 冷冷的臉色一陣陣的慘白,隨著節奏緩慢的加快,溫度也越來越高。雖然Young的身子擋住了原本就模糊的鏡頭,Alex知道不能再看下去了,一旁的Brain居然還煽笑著,

 

“What a pity this guy is a master piece of God

(真可惜,這傢伙真是老天爺的傑作)

 

Alex 狠狠的瞪了Brain一眼,

 

delet the file!」反身就走了。 不一會兒,Brain也收拾好走人了, 誰叫他只對男男戀有興趣。

 

翌日清晨,Young 被刺眼的陽光扎醒,一點點宿醉,右手撫著頭,裸著上身,左手還環著Rain。 雖然如此,Young很清楚這場戲卡的正好。  身體上,他沒有對不起泡泡,但是靈魂上,他怕越來越難了身邊這個小女人為了想留住他,什麼都可以不在乎!

 

在她額上親了一下叫醒她。 今天是個大日子, show time要開場了!小雨醒來時是笑著的,因為身邊的這個大男人的手還環著她。 她決定好好把今天當做一個紀念,

 

「這麼早?」手卡住Young 的腰,

 

「你昨天累壞了吧?」

 

「啊? (只能用瞠目結舌來形容)我….我沒有!」 Rain抓著被子大笑不已,

 

「你看你的樣子,哈哈哈…」

 

「幹嘛捉弄我? 這麼high (轉身一附不情願的樣子,把被子又拉回來)要不是妳,我會搞這麼狼狽嗎?」 

 

「好委屈喔!」Rain又把被子連Young一起拉回來跟她面對面還輕聲的說,

 

「謝謝你!」

 

「謝什麼? 我服務很好嗎?」看來Young的幽默感還在。

 

「我是說… 你一直撐著身体幫我擋住鏡頭,我知道你的用心。」

 

「所以? 加我薪水?」

 

「好啊, 現在就加!」打定主要要整整YoungRain;衣著單薄的在Young的前胸胡亂吻一通,嚇的Young差點沒驚聲尖叫

 

「好了,好了,不要這樣啦! 算我怕妳,饒了我吧!」 Rain大笑著從背後圈住Young的脖子好一會兒,情緒卻直轉而下,臉靠著Young的背喃喃自語,

 

「為什麼老天爺給我的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卻…」

 

空氣突然凝結住了,Young不敢在此刻回頭,他的背濕了,深呼吸了兩趟,一口氣呼了出來,才轉身拍拍Rain的頭,「不要想這麼多好不好? 今天好多事,該打起精神了!」

 

「我好羨慕你女朋友!」 Young愣了一下然後起身。 一提到泡泡,Young整個就變嚴肅了。  Rain犯了一個天下女人都會犯的錯。

 

「不要羨慕她,我欠她的更多…  先去把帶子銷毀吧!」Young起身整裝,不能再讓情緒左右自己,

 

「對了,妳為什麼那麼有把握我們不會被全程錄影或監看?」

 

「我很了解Alex,他不是那種人。 我對他很殘忍對不對? 可是,我真的不想讓他一直抱著希望。」

 

「妳是很殘忍!」  這個“殘忍”兩字在Young的心裡有許多不同的解讀。

 

Rain檢查了錄影,昨天晚上的已經刪除了,体會到Alex的用心,也突然起了一絲的歉意為了Young,她傷害了一個全心對她好的人,這筆帳將來該怎麼結清?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5,093
  • 今日瀏覽人數 : 439
  • 昨日瀏覽人數 : 683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