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二十四章 重裝任務

2011/08/09 01:12:00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Young 換好裝束,合身黑西服白襯衫顯得極正式,跟所有人員校對好通訊和武器。緊張的氣氛開始籠罩,這趟路由Brain帶頭導路,Young居中,另一台車載著Rain押後。 為了表示慎重,Rain總是親自面對這樣的陣仗。 除了司機,每台車還有兩個保鑣壓陣。他們的客人才三位,就分乘三台車,謹慎之程度可見一般。  Alex呢? 在主控室操控一切,由他控制路線和告知交通狀況;他甚至有改變交通號制的能耐,只為求一路能順暢無阻礙,三台車不致於分散太開,或者,有危險時反而能分開不致全軍覆沒

 

臨出發前Young走向Rain…

 

「為什麼妳不坐我這部車?」

 

「你這部會載著一個重量級的人,跟我一樣重要,當然不能坐同一部。」

 

「可是…那我怎麼保護妳?」Rain注視Young許久,

 

「車上有武裝保鑣,你保護你自己就好!」

 

一工作起來的Rain不再小女人。 反而是Young,從昨日到今早,心情落差好大,先是被那個視頻整的六神難安;喝的半醉,又被那個針孔搞的演了一場濕背秀。 早上面對Rain的眼淚差點卸甲。 Young心裡想著;如果有人存心整他,恐怕是被整到了。  現在面對這三台“裝甲車,心理壓力不可謂不大, 除了不斷的深呼吸,Young叮嚀自己今天必需上緊發條,全力以赴。

 

泡泡這邊,一直就很注意余家凱的私人函件。 只是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發現,今天余家凱一早有個會議要開,不進辦公室。泡泡照例先整理余家凱的桌面,現在電腦太方便了,除了公文,紙類的雜物大不如以前的量了。 不過今天桌上有一份A4草稿紙,泡泡把它收整齊打算放進架子上,一個光線折射,上面有之前的字跡轉印。泡泡基於好奇多瞄了一眼,是英文,看不清楚。

 

泡泡決定撕下它慢慢研究,第一次做這類的事,泡泡不但不怕還挺興奮的。 開始覺得自己當秘書實在是太浪費了又一個念頭,這紙一定是用傳真的或寄的。 現在的電腦往來都逃不過資訊室的中控, 倒是現在傳真機用的太少,早已不再列管,余家凱的辦公室就剛好有一台。泡泡靈機一動去按了傳真機上的REDIAL,先把號碼抄下來回去再研究。

 

紙上寫的是:“I owe you once” 國碼居然是泰國,這是什麼意思?泡泡怎麼想也想不通,但“泰國不正是阿飛所在的國家? 泡泡一陣頭皮發冷,希望只是公事,但什麼公事? 他傳給誰?又謝誰? 同時又一直安慰自己,他是這個專案的主持人,當然需要功勞,不可能背著搞什麼鬼。 對,不可能,不可能!

 

泡泡把整個發現傳給胖胖要他查仔細點,最好能查出對方接收的人,只要有可能會危害到阿飛的,一點線索也不能放過。

 

曼谷的交通真是煩燥人,Young這一隊人並不刻意緊貼著,不時的聽從耳機的指示加速減速,這種地方開手排車真要有點耐心。一身的套裝更是手腳受縛,終於到機場了,Young總算可以下來活動活動。 一下車很自然的就尋找Rain的身影,大家分開行動,弄的好像特務一樣,真像在拍電影。

 

今天的Rain一身白色套裝,端莊又幹練,不茍言笑,只有接觸到Young 的眼光時才會淡淡笑一下。 大夥在出境處等候,Young終於知道自己要接的人是誰了,是個女仕;Rain說的那個最重要的人物,

一個嬌小秀氣到他說什麼也不相信是毒梟的女人,不算上年紀,40開外吧。 Young護著她上車,一句話也不多說;在前導車出發準3分鐘後跟著出發。  

 

一路上Young很嚴肅的不發一語,倒是那位女士一派輕鬆,操廣東腔的華語,向倆個保鑣問東問西的。 基於工作需要 Young不時的從後視鏡瞄向後座,只要碰觸到她的眼神,她總是微笑回禮;Young也是。  她比較像個一般的生意人,也許因為她的笑容,Young不再緊張也不再神經緊繃,開始也回應她的問題。

 

「我今天好榮幸喔! 這麼漂亮的車子,連司機先生都這麼體面。」

 

「林太太,是我的榮幸,叫我Young就好。」

 

「嗯!看的出來今天你們準備週全,給足我面子。 Young,你今年幾歲了?」

 

23, 馬上要 24了。」

 

「這麼年輕,跟我兒子一樣大, 我10 年沒看到他了…」

 

「他?」

 

「沒有,我把他放在加拿大念書,我們這個行業太過敏感,不見面也好。」見林太太臉色沉了下來,Young實在接不上話,只好微笑以對,車子進入山區了,必須集中注意力了。

 

Young只覺得前導車好像距離太遠了,載Rain 的車又好像追的蠻近的,用耳麥與Alex double check。這山區人車皆少,怎會看不到前導車?  Young放慢速度,跟後車又更近了… 然後Young接到Alex的緊急通知,說Brain的車子在前面10公里處撞車,兩車的司機都受傷昏迷,只有保鑣和客戶清醒,要Young立刻去支援

 

Young 先安撫乘客然後加速前進,後車也跟進一種不安的感覺襲上心頭。 Young提醒自己要千萬小心,此時飆著近200公里的時速,不消兩分鐘就看到Brain 的車子跟另一台打橫在路上,四週一點動靜都沒有。 Young一個念頭上來,不太對勁,我們的人加上客戶應該有兩個人在車外等待救援,這會兒遠看過去一個人也沒有,不可能!是圈套!

 

Young怕後車煞車不及會互撞,想到坐後車的Rain,顧不得危險的開了窗戶,伸出左手做一個停車的手勢,情急之下連頭都伸出去給Rain一個“伏倒的大動作。 見後車已踩了煞車,Young才大喊“林太太, 趴下! 我要煞車了!一時間兩台車就這樣緊急在100 公尺前驚險停住,一時兩台重量級的防彈車與空間和時間同時靜止。  

 

除了塵沙飛揚,四面一片死寂。  Young思考了幾秒鐘,這兩邊都是樹林,太容易埋伏,如果有重裝武器,這兩台車會成為標靶

 

當下Young決定自己出去當餌好引出伏兵,回頭請保鑣保護林太太,除非有他手勢不能出來。

太太抓住他的手臂搖頭,示意他不要冒險。 可是Young心裡知道他沒有太多選擇,分秒不能耽擱,開了車門…

 

此時後車裡後座左邊門旁的Rain一手緊抓著椅背一手想開門,被保鑣和司機制止。 Young站了出來,直挺挺的回頭看了Rain一眼。 這個眼神,Rain應該怎樣也忘不了,她的著急寫在臉上卻不得不贊成Young的膽識和作法,只是她多希望出去的人不是他。

 

Young大步走向兩台對撞的空車,證明兩車上都沒有人,應該可以肯定是埋伏了!此時樹林裡響起了一個Young 很熟悉的引擎聲–越野車,而且不止一台。 Young決定不能束手,反手拿出腰間的90手槍,衝向Brain的車子當掩避,此時的 Rain已顧不得危險,衝出車門跑向Young的那台車當掩避,這時兩位保鑣見勢只好都出來應戰。

 

Young 9012發子彈,對方只有兩人,一人開車一人開槍,Young認為萬無一失。 於是

放心的開槍想撂倒槍手,沒想到這兩人都停了下來火力全開,Young反身換彈夾時,看到Rain已經在掩護他,真是又急又氣,幹嘛不聽話呢?不過Rain開起槍來架勢一點不輸他,Rain揮手要他過去,她可以掩護他…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他反身時換夾以後的第一槍時,發現了另一部越野車的行跡,也停了下, 也是一個開槍,一個手持火箭筒! 天啊!連防彈車也怕的重裝備。 Young一時心驚邊跑邊向Rain揮手打手勢要她們離開車子快跑,此時身後槍聲大響。  Rain不但不後退還向前推進,簡直把Young氣爆了,另外幾個手下慌忙的護住客戶,往樹林跑去… 此時與Young 同車的保鑣中了槍,Young只好接手一手托住受傷的戰友,另一手加大半個身子護住林太,眼看著Rain依舊身在槍林彈雨中… Young不停的往前跑,也不住的回頭看著Rain…

 

手持火箭筒的伏兵顯然不是嚇嚇他們而已。 Young大喊要Rain撤退,不然眼看著就要與車俱焚了! Rain 終於放棄了,與另兩個人反身要撤。就在此時Young眼睜睜的看著Rain在他眼前中槍倒地…Young幫林太找好掩避衝了出去,此時槍聲大作, 不是撤退的人員,  受傷的Brain和另外一個保鑣, 他們的突然出現撂倒了架著火箭筒的兩人,但另兩個依然在火線上。

 

Young看車子保住了,帶著林太和受傷的保鑣在 Brain的掩護下進了車子。 Rain 也被另兩個人架上她的那台車,Young就這麼看著不知是死是活的Rain 上了另一部車, 他連近看一眼的機會都沒有 會不會? 會不會連最後一眼都看不到? 

 

Brain做了要大家開車的手勢,因為後有追兵,雖然只剩兩人,但這邊的戰力也不多了,只能撤了再說。Young不得多想,開了車子狂飆,臉上斗大的汗水滿佈,頻頻回頭看後面那輛車。 渴望看到Rain坐直的身影,沒有,她一直躺在車裡一直沒有起身會不會? Young已經不敢再想了

 

Young專注的看著前方和後方的追兵,想到生死未卜的RainYoung突然怒氣難抑,喊了聲“林太太坐好!先突然減速以靠近那輛越野車,差不多了,方向盤大往右急煞再打左,來回幾趟硬生生把那輛越野給摔出了公路,翻下了山溝。 Young怒而冷的眼神著實嚇人,林太手按住他的肩膀予以安慰,怒氣未消的 Young 終於緩和了下來,汗水和著淚水貼著臉頰而下

 

回到山上的一群人,先安頓了客戶。 林太要Young不用再招呼他,趕快去看Rain。 原來林太已經看的出來Young 的情緒一直無法鎮定,因為受傷的Rain & Brain 已經被送往醫院。 即使Young依然工作第一,安全的先把林太太送到總部,還好得到林太太的諒解, 剛好Alex 也出來了,Young話也沒得說一句就驅車往醫院。

 

一路上Rain中槍時看著他的眼神一直在腦海中揮之不去,她應該是被保鑣們保護的才對,而不是出手掩護他,她應該第一時間撤退的才對,而不是最後一個。  Young終於發現有他在,不是在幫她,而是讓她失去了應有的強勢;應有的高姿態。現在他才懂的為何Rain 當初會臨陣要他退出,會說 “you make me weak

 

Young開始猶豫了,他是不是該就此打住對Rain的感情,是不是該讓她死心? 就像她對Alex一樣?  尤其他一開始就是利用她,那他是不是比Rain還要殘忍? Young抹去眼角的淚滴,拍打方向盤,深深呼吸了一口氣。

 

Young累了,從昨天開始的一連串事件弄的他心好亂,他不夠狠,不夠冷靜,不夠資格做臥底。凡人一只! 苦笑,對!就是凡人一只。 現在的他只想知道Rain的死跟活,其它的,他承受不來。 醫院到了,Young隨便停了車,直奔急診室,只看到Brain,比了個方向要他往裡面走… Young喘的很厲害,不是因為一路跑來,而是因為害怕面對結果

 

遠遠就看到Rain蒼白的臉躺在病床上,沒有意識的… Young 慢慢走近,正想觸摸Rain的臉頰,就被護士制止。 比了個“噓的手勢,Brain從身後靠近,

 

She just fall asleep。」 Young給了個疑問的眼神給Brain

 

She was in vest,(指她穿著防彈背心)just fainted。(只是昏倒)」

 

Young鬆了口氣,終於笑了出來,就著一旁的椅子坐下,雙手趴在病床邊休息一下。臉朝著Rain的一邊,也就睡著了

 

過了不知多久,太陽下山了,Young一睜開了眼,Rain正在看著他,嘴角有一絲絲笑容。

 

「你醒了?」

 

「嗯!」Young摸摸Rain的頭,

 

「還好嗎?」

 

「我沒事,你好像不太好。」Young 坐了正往椅背靠去,臉色垮了下來,一附欲哭無淚的表情。

 

「我被你嚇壞了!」

 

「我知道。」

 

「你知道?」

 

Brain跟我說,你以為我已經死了。」

 

「啊? 這太誇張了,我根本沒跟他說什麼Young 苦笑了笑,

 

「他說,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了Young低頭,

 

「真的嗎? 那麼明顯?」

 

Rain 淡淡的笑著,伸出了左手,Young右手扣住緊貼著自己的臉,肘靠著床,很安靜的這個時候大概無聲勝有聲吧!

 

Rain只需觀察一晚,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有很多事情需要檢討,很多事情要追究…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97,629
  • 今日瀏覽人數 : 139
  • 昨日瀏覽人數 : 592
  • 上週瀏覽人數 : 4,633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27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