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二十八章 第一張底牌

2011/10/03 01:15:51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阿飛憑直覺救下林太太這位客戶,卻也掀開了臥底工作的第一張底

 

這天林太太要回香港了,所有人都出來送行,林太太指定要Young開車,不再像上次的大排場,大家都覺得低調點比較好,連保鑣都被婉拒。不過臨行前 Rain拉住Young,「跟我來一下!」

 

「怎麼了? 妳不放心? 這次不會有事了!」

 

「為什麼不讓保鑣隨行? 我擔心…」

 

「擔心什麼?」

 

「你這兩天怎麼了?  為什麼這麼冷冰冰的?」Young一直沒有把被錄的事說出來,擔心Rain 會追究 Alex,弄的更複雜。

 

「沒事,真的沒有!」Rain雙手重重的抓住Young的手肘,Young可以很明顯感到她的不安。

 

「我跟你去好不好?」

 

「別孩子氣了!我送他們就好了,隨時call我!」

 

Rain 還是抓著Young不肯放鬆,上次的槍戰還讓她餘悸猶存。突然,Young不顧眾人的眼光直吻了Rain,他清楚除了上次的槍戰,這兩天的冷漠才是Rain真正不安的原因,這份了解果然生了效

 

在車上原本不說話的Young發現了林太太似乎有話要說,他用眼尾瞄了幾次以後,確定了… 「林太太,有什麼事嗎?」

 

「你要不要認真考慮我的offer? 條件我們可以談。」

 

「我以為您開開玩笑而已。」

 

「本來是的,可是你在這裡的處境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你是指Rain?」

 

「除了Rain以外的每個人都把你當敵人…」

 

「可是我…」

 

「你放不下Rain? 你沒來之前她不是過的好好的? 做這行的有今天沒明天的,她難道沒心理準備?」

 

「她對我是真的。」Young說這話也不知是應付林太太還是應付自己。

 

「那妳對她呢?我希望你了解你對付的是什麼? 運氣不一定會一直跟著你!」

 

「妳是不是發現些什麼?」

 

「不是我發現了些什麼,是你沒有發現什麼!」塞了一張名片給Young還夾著一張白紙。

 

名片上是林太太的公司– 亞藝總裁林麗翎,至於白紙,因為車速太快一時沒辦法看。

 

「回去慢慢看吧! 我私人名片你千萬要帶在身上,除非你飛出太平洋,我大概都有辦法幫到忙,一定要記住了!」

 

「真的很謝謝你,我會的!」

 

「這麼年輕,連感情都搞不定,我看你還是早早回去當尋常百姓比較好。」Young笑了,

 

「林太太,妳的口氣跟我媽差不多。」林太太也笑了!

 

順利送走了林太太,阿飛一回來就看到Rain坐在大廳等著

 

「不放心為什麼不call我? 坐在這兒等?」

 

「怕你分心,我看到林太留下的標單,看來她是放棄這批貨了!」

 

「怎麼說? 出價太低?」

 

「嗯,低於行情,也出乎我意料,我以為她對這筆生意會很積極,尤其看她和你那麼投緣。」

 

「這應該是兩件事。」

 

「你先去換洗,晚餐在我房裡吃,我等你!」

 

「為什麼? 今天是什麼日子?」

 

「我生日」

 

「真的? 生日快樂!」Young摸一下Rain的頭,Rain指一下額頭,Young 親一下她額頭;再點一下臉頰,Young也輕吻一下,Rain又再指一下唇,

 

「不要太貪心了,小姐!」Young就這麼走了進去,留下Rain 笑的像個小女孩子。

 

Young 回房間之前先繞到主控室一下子。 今天週六大家都外出,下週又有一組人馬要來,他想趁機跟胖胖聯絡一下,正好胖胖把所有查到與待查的資料快速覆誦一次給他。胖胖也跟他說泡泡為了要查余家凱的底細已經開始跟余家凱交往,並一再向他保證他和大少都會儘力從旁協助。 Young 心裡雖不安也無可奈何,先工作吧,想太多只會讓自己陷入負面情緒,自己一直不擅長隱藏情緒,否則 Rain 也不會連著兩天也悶的慌。

 

回到房裡換洗後,回想一下胖胖給的資料DEVIL 是殺手,但真實身份待查,有可能是一個單位或一組人馬。至於TONY 又是誰呢? LLL又會是誰? 像是名字縮寫,Young邊想邊把換下的衣服丟到洗衣袋裡,口袋裡的名片和白紙掉了下來,是林太太的名片,很重要的,不能離身。 撿起來拍一拍,看了一眼,林麗翎, Ling Li Ling,縮寫不就是LLL? 天啊! Brain傳真聯絡的人物包括林太太?這真是個大發現, Young趕緊把林太給的紙條攤開來看

 

紙條上是英文的,Young才正要“研究,有人敲門了,是RainYoung隨便披了件襯衫就先去開門。

「我等你好久了!」

 

「對不起! 我Rain進了房,Young急著把東西都收好,

 

「你沒事先說,都沒機會幫妳買生日禮物。」

 

「是啊,以前我爸爸在的時候總會有個小party,一堆生日禮物,後來我就沒那個心情了。」

 

「我馬上過去陪妳吃生日大餐,好吧?」輕輕給Rain一個擁抱,

 

「生日快樂!」補上唇上的一個輕吻。

 

「謝謝你! 提醒我曾經有人這麼疼我。」

 

「這兩天我心情不好

 

「什麼事不能跟我說?」Young心想,要不就趁現在跟她說清楚,以免以後夜長夢多,拉著Rain

 

「走吧,到妳房裡說。」

 

於是兩人移師到Rain 房裡,也許RainYoung 的提議期待太多,一進門就挨著Young把他擁進懷裡,而Young卻一臉認真…

 

Rain,聽我說,上次在我房裡的被錄起來的檔案,妳確定有刪掉了嗎?」

 

「當然,這個軟體我操作的很熟了,我確定Alex 有把它刪掉了!」

 

「會不會被另存到另一個地方?」

 

「這個我就沒把握了,怎麼回事?」

 

「檔案不但沒刪還被寄到我台灣的女朋友那邊。」

 

「什麼? 怎麼可能? 我去找Alex…他太過份了!」

 

「妳等等! 妳確定是Alex嗎? 會不會是Brain?」

 

「可是這件事對Brain一點好處都沒有,他不會沒好處幫人家做事的,我算了解他的。」

 

「沒有其他好處嗎? 妳知道他的背景嗎?」

 

「除了父母雙亡…說真的,我知道的不多!」

 

「所以在你爸爸過世之前,妳對這行的市場和人物都不清楚?」

 

「當然啊!我只專心唸書,爸爸有介紹我們的組織和各地的負責人給我,外面的部份…並沒有!」

 

Young拉著Rain坐下,「妳難道沒感覺我們一直被設計了?」

 

「你指被放槍的事? 還有林太太遇襲?這個圈子競爭厲害,利益之下原本就手段毒辣,所以我才不希望你涉入太深!」

 

「恐怕還包括林太太棄標的事。」

 

「你的意思是?」

 

「我想槍擊事件應該是個警告,目的不是殺人。」

 

「你有更清楚的證據嗎?」

 

「我們馬上還有一組買家要來,對嗎?」

 

「你說Tony啊,是啊,他現在變成我們唯一的買家了。」

 

「你說什麼? Tony,他是我們下一個買家?」

 

「是啊,你認識他?」

 

「當然不認識,不過我們這兒有人早認識了!」

 

Young,你該不會是說我們裡面有人在作掮客?」

 

「你想過這個問題嗎?」

 

「林太太故意出這麼低的價,我就想到了,她應該是在暗示我什麼。你知道嗎? 她寫了個只有市場行情一半的價格,擺明了退出,以她在市場上的聲望和地位,這是很不尋常的。」

 

「所以她退出以後,Tony出的價格我們一定要接,對不對?」

 

「可以這麼說,但是沒有人會知道我們這一次只有兩票買家,除非… 是我們自己人透露的消息。」

 

「所以我料的沒錯,那場槍擊只是要林太退出的警告而已。」

 

「你已經知道是誰了,對不對?」

Young提醒自己要沉住氣,「對了!妳知道這邊的游擊隊有人或組織外號叫“Devil”的嗎?」

 

Devil就是游擊隊的通稱,沒有特定對象,大家都這樣喊他們。」

 

「那就沒輒了!」

 

Rain沉默了一會兒很認真的對Young說,「你手上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東西?為什麼你知道這麼多?告訴我,你到底為什麼來這裡?」

 

Young抱住Rain,「相信我!我從來就不想傷害妳… 只要相信我這點就好了!」Rain點點頭,

 

「晚上在這裡陪我好不好? 我感覺我就快要失去你了!」

 

Young 抱著對Rain的歉意和滿腦子的疑問,這個晚上又能如何浪漫的起來?

 

台北的余家凱接受了泡泡的“暗示在家裡親自準備了燭光晚餐,要和泡泡共渡。泡泡真的要一個人赴會嗎? 她將怎麼“應付余家凱可能的攻勢? 余家凱就這麼容易落入泡泡的計劃嗎?

 

泡泡突然加快腳步起因自胖胖的一通電話,胖胖告訴泡泡所有的採證工作都完成了,DVD上只有余家凱的指紋,也就是說,檔案是用網路傳的,沒經過別人的手。又加上已找到余家凱的電腦裡有這個檔案,余家凱很可能是主導者。 如果這樣余家凱就不是單純只是特警隊的隊長了。當然,也不排除他為了想得到泡泡而不擇手段總之,泡泡覺得不能再拖了,不過這次不能再用“下藥這種低級戲碼了,只好直接約到他家裡了。

 

這邊的YoungRain… 「今天有人值班嗎?」

 

Brain,但只到午夜。 怎樣? 你怕又被錄了? 我早把監視器關了。」

 

「不是,我有一些事情一直想不通… 關於Alex,他承認是他一直派人跟蹤我,可是他不像是會派人放槍的人,他會不會跟Brain合作?」

 

「不會, Alex一直當他自己是我的守護神,錢財利益對他來說不構成動機。何況 我給他的pay已經很可觀了,他不會殺人,我有把握。」

 

「這我就不懂了如果Alex是派人跟蹤我的人,但是他不是暗殺者,那我就是被兩組人馬同時跟蹤了。  但是Brain的目地呢?如果是為利益,那他沒必要暗殺妳,除非…」

 

「你想到什麼?」

 

「暗殺妳只是個晃子,他的目標是要嚇我,要我知難而退。」

 

「你是說Brain 怕你阻擋了他的既得利益!」

 

「不對啊,當時我還沒進來,他又怎麼知道我會阻礙他頭好痛,妳要不要喝杯咖啡?我去煮!」

 

「你想徹夜談心? O.K.!我奉陪,反正明天週日,Tony要後天入夜才到,我明天一早還要到銀飾工廠幫他選些禮物。」

 

「好,明天我陪妳去,我先出去一下!」

 

台北的泡泡正在做約會前的確認,這次是真的準備好大顯身手了,直接進余家凱家。 胖胖雖然會隨行卻也只能在附近保護。 大少還準備了最後的絕招,要泡泡用手機做訊號,如果有任何狀況,可以發送手機代號“SOS”大少就會假報警,務必做到水洩不通。  泡泡想到這兩個寶貝死黨真是做夢都會笑出來。

 

其實這只是第一步而已,以後可能她就要常常到余家凱家中,成為他的習慣。 到時要接觸他的手提電腦再簡單不過了為什麼不直接偷走呢? 就是不能打草驚蛇,爸爸說的,余家凱掌握了阿飛的生死大權,沒有十足的把握,怎麼能拿阿飛的生命和前途來開玩笑?

 

余家凱到了,泡泡今晚真是甜美可人,他則回復他的成熟穩重了。  泡泡進了余家凱屋裡,余家凱點上了蠟燭,端出了上好的美酒,說了一堆年份啊、限量的、泡泡都不懂的長篇,烤箱裡的牛肉正好再5分鐘可以上桌了余家凱連菜色和火候時間都算的準準的

 

先敬上一杯葡萄美酒,佐著水果沙拉配著輕音樂,要不是有任務,要不是心愛的阿飛遠在他鄉隨時有危險,任何女孩子都沒理由拒絕眼前的一切美好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2,316
  • 今日瀏覽人數 : 140
  • 昨日瀏覽人數 : 530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