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二十九章 雙面情敵

2011/10/12 18:20:55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第二十九章  雙面情敵

(一個無心的發現,阿飛證實了Brain跟余家凱的勾結,他能找到更多證據嗎?)

Young到廚房的路上經過主控室瞄了一眼… Brain不在,奇怪,又還沒到午夜。  本來Young 想過了午夜進來用一下電腦的四下無人靜的很,可是就是有個熟悉的聲音,是什麼聲音? 螢幕都關著,怎麼會有很像電腦風扇聲四處張望了一下Brain確實不在,Young躡手躡腳的進了主控室往地上看了一下,果然,Brain的電腦是開著的,只是把螢幕關著而已。

 

Young把螢幕打開,看這個Brain 到底在做什麼咦…在傳輸檔案,點一下放大那不是不是泡泡嗎? 跟余家凱在跳舞,在好像是在余家凱的家, 天啊! 這余家凱到底搞什麼鬼?怎麼可以偷錄泡泡還同步傳輸! Young一時呼吸急促,心也慌了,偏偏那麼遠不管了!馬上打胖胖手機,管它的監控,誰來查都不管了,泡泡不能出事,千萬不能出事…

 

接電話的當然是胖胖…

「胖胖,你在那兒?」

 

「我? 我在車裡啊!」

 

「我說你人在那裡?」

 

「不是說在車裡嗎? 你幹嘛啊! 不怕被發現嗎?」

 

「你不是說要保護泡泡?你知道她在那兒嗎?」

 

「我知道啊,她在余家凱家裡,我現在在他家外面的巷子裡啊!」

 

Young稍稍鬆了一口氣,深呼吸了一下,「所以這是你們計劃好了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 我沒聽懂啦!」

 

「你聽好! 我在我們的主控室裡看著電腦螢幕,可以看到余家凱和泡泡在他客廳裡跳舞全都同步錄影了。 拜託你想辦法不要讓泡泡被我做臥底我被錄影是我活該,泡泡不行,不能這樣Young揉著眼睛急的都快哭了!

 

「你先不要急,我知道了,可是這是泡泡和我們的計劃,她要一步一步接近余家凱。 否則我們沒辦法拿到他違法的證據。 阿飛,你沉住氣好不好?你那邊一露出馬腳,我們的心血就白廢了!」 

 

Young幾個深呼吸之後,聽到腳步聲了。 糟糕!剛剛太大聲了!  一急就先掛了手機了,藏到口袋裡。 趕緊關了螢幕,一轉身是Rain,呼了一大口氣,真是會嚇出一身汗。 但緊接著後面真是Brain Young 趕緊迎向前去一把摟住Rain,「妳怎麼出來了?」

 

「你出來很久了…」Rain的擁抱發揮了鎮定效果…

 

What are you two here for I know I heard something

 

I want to make some coffee!」

 

I just made ithelp yourselves!」

 

Thanks!」  Rain 拉走了差點出狀況的Young

 

回到 Rain房裡,Young神色還沒完全回復,極力想穩住自己的情緒,卻掩不住眉宇間的不安。     這夜Young心裡頭亂著,聰明的Rain 也沒再多問,倚靠著他沉沉睡去。 Young不斷反覆回想這幾天的事,尤其是最後一次視訊裡螢幕裡的螢幕,此時懷裡靠著Rain,腦海裡又多了剛剛螢幕裡泡泡被摟在余家凱懷裡的畫面,手撫著頭的Young根本睡不著!

 

此時Rain在譟動著,應該做夢了吧! 她似乎想抓住什麼,嘴裡出著聲“Young,是你嗎?”一會兒又是“你知道我愛你嗎?你知道嗎?”Young眉頭一緊拉上被子到她肩頭,把她再摟緊,很快的她就沉睡了,可是Young呢?此刻的泡泡又如何呢?也在余家凱懷裡?還是?

 

這麼來回掙扎著,Young只覺得好累好累,已經夜深了,於是他起身到主控室直接打開電腦螢幕,赫然發現跟上次視訊一模一樣的場景,只是躺在床上的是泡泡和一個男人的背影,Young突然驚聲尖叫了起來“不行!”,大手一揮把螢幕直摔到地上! 這麼一尖叫Young 一下子從床上跳起,原來是一場惡夢! Young摀著臉喘著氣,驚魂未定!  Rain也醒了,

 

「你怎麼搞的?在冒冷汗,做惡夢嗎?」Rain用衣袖幫Young拭去頭上的汗水,Young突然冒出了一句話,「我想回台灣一趟!」

 

「什麼? 到底怎麼回事?」

 

Young一語不發只是一直看著Rain,過了半餉,懷抱住她,「相信我,我一定回來跟你一起面對一切!」

 

「你真的想要回台灣?」

 

「嗯,不回去一下我不放心!」

 

「是為了被錄影的事? 女朋友生氣了?」

 

「不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一大早 Young陪著Rain到一家很大規模的銀製品工廠幫Tony選禮物,Rain花了不少時間而Young也發現了有趣的東西行程結束時,Rain拿了張名片給Young

 

「你現在就走! 沒人會知道,找這個人我會說你放假兩天,明天讓Brain去接Tony。」

 

「明天妳不要跟好不好? 就讓Brain去就好,我怕跟上次一樣,這次我又不在。」

 

「你還是擔心我

 

「算我大男人好了,妳開槍的姿勢很棒,(摸摸 Rain的頭髮)萬一殺手的槍法不準,沒開在防彈衣上我快去快回,你就不要讓我多操心了, 好不好?」

 

「好! 這次聽你的,我留守。」

 

「聽我說,留守的時候……

 

 

台北在辦公的泡泡,最近每兩三天都會有鮮花送到位置上。  辦公室裡的同事都是羨慕裡帶點妒意,可惜泡泡的心裡倒是盤算著這些花可以拿回去佈置任媽媽的店,這樣多切實際啊

 

在泡泡有意的進擊下,余家凱已經打算把家裡的鑰匙打一份給泡泡了。 果真如此,以後泡泡的行動就方便很多了,不過對那台手提電腦,余家凱倒是視之如命,泡泡只有在旁邊看他玩Game的份,還碰不得

 

今天泡泡不知怎麼的心跳有點亂,眼皮直跳,好怕阿飛在泰國出事了! 而且現在最怕收到包裹了, 好怕又是阿飛跟他的“紅顏知己的“床戲,想到就煩個半死。 有時心情不好的時候,真想也拍個光碟給他看,氣死他算了!不過氣話歸氣話,泡泡沒打把握會碰到像阿飛這樣的“對手 說真的,阿飛很保護那個白令雨,連泡泡都看的出來。 想著想著又是一股氣就上來了,為什麼阿飛要對她這麼好?這樣保護她?

 

話又說回來,難道阿飛跟本就知道他被拍? 否則怎麼可能會知道要保護她? 這一堆的疑問有時真令人抓狂。 可以的話,一定要抓他來問個清楚!每每到了夜晚,泡泡常常會不自主的想到阿飛會不會又在那個女人床上? 好痛苦喔!心揪在一起的感覺最多就像這樣了吧!

 

今天照例又要跟余家凱吃晚餐,約在餐廳裡,不知怎麼的,泡泡總覺得那個屬於余家凱的地方有一點點詭異,好像泡泡在那裡的一舉一動都有人窺伺似的,女人的第六感吧!

 

「余大哥,你今天會開的如何?」

 

「很累! 上頭要重新檢討幾個海外的案子,這一陣子會很忙了!」

 

「真的喔! 那你是不是有做不完的報告了,要不要我幫忙?」

 

「這些案子都很複雜,等資料到齊再說吧! 特警隊長真不是人幹的,要跟那麼多單位配合就算了,還有一堆上司要應付,臉色真不少,真是的!」.

 

「不會啦,你應該覺得很有成就感才對! 至少你還可以坐在辦公室辦公… 你那些海外第一線人員不是更辛苦?」

 

「是沒錯,不過有時候,考慮到大局,有些時候壯士斷腕是有必要的。」泡泡心想這該不會是今天沒來由的眼皮直跳的原因吧!

 

「我們應該不會隨便犧牲掉前線的工作人員吧?」

 

「那倒不會! 除非有確切的證據,比如說降敵、倒戈等等… 約會不要提這些掃興的事了

 

「好,就不提

 

這個會約的泡泡一顆心七上八下都在阿飛身上,根本心不在焉。 余家凱是不是已經掌握不利他的證據? 上次還在他電腦裡的那個檔案夠不夠成為他“降敵的證據? 應該不會,余家凱手上還會有什麼呢? 好煩喔! 回家時余家凱提議陪她一路散步回家,想製造一點浪漫吧! 但她一直覺得有人在跟蹤他們又是女人的第六感!

 

余家凱在公園的一角牽住她的手,越挨近她,近到可以聽到她心跳聲了… 可是他那知這心跳並不是因為他的靠近而是沒來由的,泡泡真的覺得有人在尾隨,怪的是余家凱怎麼沒有感覺?他還笑泡泡太緊張更握緊她的手泡泡下意識的左顧右盼,一整個心神不寧。

 

僅管余家凱一再的安撫,泡泡還是顯的不安。 於是余家凱的浪漫計畫就沒得戲唱了,晃到差不多公園的盡頭了,余家凱突然大叫一聲,“糟了!車鑰匙呢? 可能掉在剛剛的座椅上吧!”

 

「泡泡,妳要跟我回去找還是在這兒等我一下?」

 

「都到公園門口了,對面就是警察局,這邊很安全了,你去拿,我在這兒等一下吧!」

 

「好,我馬上回來!」

 

余家凱快步的走回頭。  這會兒雖然才九點多,但深秋的夜裡,在這附近逛的人挺少的。泡泡穿的單薄冷的得縮著雙手插在胸前,真不該答應余家凱在這兒等的,回家也不過百公尺距離。  此時好像聽到腳步聲,一回頭什麼也看不到,可是又好像聽到什麼…像是心跳的聲音,再一個回頭… 泡泡被一隻大手摀住了嘴,交插在胸前的雙手也被另一隻手整個抓住,直攬過了腰!泡泡想大叫卻不能呼吸一個溫和和堅定的聲音在耳邊輕響

 

「泡泡,不要怕,是我!」這聲音這不是阿飛嗎? 泡泡急忙回頭雖然戴著墨鏡和壓低的黑帽,是阿飛沒錯! 泡泡急出了眼淚;驚出了神…

 

「你怎麼會在這兒?」泡泡機警的不敢喊出他的名字;只是斗大的淚珠一顆顆的滑落! 阿飛原來摀住泡泡嘴的大手順著把泡泡的頭攬了進來靠緊著自己的肩膀,泡泡就挨著阿飛的肩大哭或者說喜極而泣了起來…

 

「不要出聲! 能回妳家嗎?」泡泡緊閉著嘴點了點頭。 兩個人手牽著手、肩挨著肩、心跳聲搭著心跳聲,不時的抬頭相望,泡泡眼淚沒停過,但抿著嘴不敢出聲,阿飛怕她又換氣過度,一直用頭碰碰她的頭,想逗她笑分散她的注意力。泡泡邊流淚邊笑著,右手勾著阿飛肘子;左手接過來十指緊扣,斜著頭挨著阿飛肩,嘴抵著阿飛的膀子,還不時咬著他,好像這樣可以確定這不是在做夢一樣。

 

還沒入夜,路上還是有些行人,兩人都低頭不敢出聲,畢竟阿飛在這附近還小有名氣的。 不過這兩個人好像把余家凱給忘了!

 

拿回鑰匙的余家凱左看右看,看不著泡泡的蹤影,心想一定是回家去了。 於是正打算要過去打聲招呼比較好。  於是他走向泡泡的家,遠遠的,他看到一個女子身影像是泡泡,可是旁邊貼著另一個高個子男人。 應該不是吧!此時手機響了余家凱接完電話以後急奔回停在另一頭的車上。

 

這邊開了門進了院子的兩人終於破除沉默

「我好擔心你,你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泡泡用最愛戀的姿勢窩在阿飛的胸膛輕聲的唸著。

 

「有事,有重要的事!」雙手把泡泡環抱住,並不想讓泡泡感覺到他的激動,但是很難,女人總是很敏感的,要不又怎會一路感覺到他的跟蹤?

 

「你一路跟著我,看到什麼了?」

 

「你跟余家凱吃飯、手牽手散步都看到了。」

「生氣了?」

 

「我沒有!」泡泡離開了阿飛的身子,

 

「為什麼不生氣?」

 

「你爸爸在嗎? 可以到裡面說嗎?」阿飛往屋裡頭走,

 

「爸爸今天要值晚班,他快退休了,說要再體驗一下夜班。」兩人進了屋子。

 

「阿飛,打從我看到那張DVD…」

 

「不要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讓我說完我一直都相信你的,(兩人互相凝視)我知道你不會騙我。可是我也看的出來白令雨對你是真的我不知道再這樣下去… (低頭)我還能你懂我的心情嗎? 我好想幫你, 讓你趕快回來」泡泡邊說邊緊擁住阿飛,

 

「你知道我為什麼突然趕回來嗎?」泡泡搖搖頭。

 

「你在余家凱家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到了,被錄影了還同步傳到泰國。 泡泡,我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你一步步走進余家凱設下的陷阱?」

 

「怎麼會? 怎麼可能? 所有的一切都是余家凱? 這說不通啊! 沒道理…」

 

「聽我說! 他的目標不是你而已,他跟Brain有勾結,問題是我需要證據。」

 

「讓我幫你,現在只有我能接近他。」

 

「你還不懂嗎? 如果照你的計畫,那我幹嘛偷渡回來? 你要我每天擔心你隨時會出現在電腦螢幕上,隨時上youtube? 隨時可能」阿飛轉過身去撫頭想掩飾自己的激動。

 

泡泡伸出雙手搭著阿飛的腰,「你不要這樣啦,對不起!沒跟你商量好。 余家凱比我想像的複雜,我以為他只是喜歡我,想趁你不在追我而已。你剛剛怎麼說“Youtube”,什麼意思啊?」

 

「我… 我看到他跟你求婚用手機拍下的短片,他PO到網路上的,就在我們被狙擊的前一天。」泡泡愣住了,事實好像遠比她想像的複雜的多

 

「我去把門窗都關好。」泡泡拎著一顆忐忑的心;沉重的跳著的心,一再確認門窗都關緊反鎖了…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3,535
  • 今日瀏覽人數 : 115
  • 昨日瀏覽人數 : 605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