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失憶的三十天–看【王子變青蛙】失憶篇辯證三.

2011/10/23 01:47:1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記性好的朋友或許還記得這部劇最轉折的地方(也就是高潮,天下劇都一樣,男女主角一開始談戀愛就一定要被拆開。)就是茼蒿的真實身分被發現,但他自己卻萬分掙扎,因為對於過去的身分已經不復記憶又要如何“回去”面對過去的身分跟生活? 比方說失憶當下的我根本不認得我那些同學老師,就算要我偽裝認識打聲招呼也不成,再殘酷一點的說,大概給我一百萬我也不會喊任何人“媽媽”因為這個名詞對當下的我沒有任何意義,一百萬更沒有意義。 最多就是知道她是照顧我的人而已。 所以戲劇裡的那段美麗又有趣的愛戀,理論上是不成立的。

    

     不過戲劇總歸是戲劇,編劇到了這個階段就一定要讓男主角回復記憶,不然就如我的狀況,回不去就是回不去,就算你押著他把他關在Sanwell裡頭,他還是茼蒿不會變成單鈞皓。 於是呢又一場意外一定要豋場,而且豋場前還要鋪陳一段女主角主動送回男主角的橋段,誰都知道如果男主角想不起來他的身分,回去也沒用。 於是呢,就出現了我最喜歡的一場戲,「戒指掉了,茼蒿消失了,單總回來了!」 就再那一霎那,清醒的茼蒿回到單總的身分,看官有沒有發現,男主角明道的眼神馬上從清純天真的茼蒿轉換成冷峻嚴厲的單鈞皓,看的我心都冷了,難怪這戲會好看,演員在腳色的轉折當中層次分明是個關鍵,當然啦,個人的角色架勢也很重要,撐不撐的起一個角色(這裡一次要撐兩個角色)比什麼都重要。

 

  那現實裡的我又是怎麼回復記憶的? 真是老天保佑! 當時我的狀況時好時壞,父母親不願意我在醫院被當成實驗品(其實是做各項檢查啦),因為醫院說不出個名目,或者因為父母不夠信任醫院,我自己又完全不記得任何醫院的說法。 總之就是不夠信任,於是我大部分的時間呆在家裡療養,而父母並沒有放任我的病情惡化,於是請了個老中醫定時到家裡看診。 說來是我運氣好,那位老中醫已經年邁早已不出診了,但他的孫女是我的同班同學,藉著這層關係他老人家才勉為其難到家裡來看我。 沒想到吃了幾天的中藥以後我的病情穩了下來(吃了多久我真的不知道,家人也不愛提),居然突然就清醒了,那感覺就是做了一場很長很長的夢…然後醒來全身痠痛而無力,應該是因為太久沒有鍛鍊的關係吧! 

 

  恢復記憶的單總一如以往的冷酷,馬上想起他的工作跟責任,包括與未婚妻的婚約,要拆關美旅店等等。 而我呢?很清楚自己還有暑期輔導要上,還知道期末考沒有考要補考,最糟糕的是…也是「王子變青蛙」裡頭最刺激也最讓人揪心的幾場戲,失憶的那一段記憶完全不見了! 那場小戀愛的女主角是成了陌路人;同學老師圍著我問我生病的過程,我簡直像個呆子一樣… 真是人生如戲! 

 

  這大概也是戲劇吸引人的地方吧!你說它是虛擬的,偏偏它又有許多真實性,即便只是滿足幻想,仍然有鼓動人幻想的作用力,於是偶像劇跟偶像於焉產生。 當然現實裡妳不會把一個冷酷的單總當成偶像,除非他跟明道一樣高高的,帥帥的,可以俏皮可以溫暖更可以冷漠憂鬱… 再寫就快變成花痴文了!

 

  總算紀錄完我失憶的過程了,其實也沒記錄到什麼,只確定一點,當我復原了以後一直在推敲我的病況,為的是避免自己的體弱再次拖累家人,更不希望自己成為不定時炸彈,隨時又把身邊親愛的家人當成陌生人,萬一哪天發病時正好人在國外那可怎麼辦? 我可沒有茼蒿那誘人的“姿色”… 哈哈,於是乎,我開始鍛鍊身體,加強運動,免去可能的壓力(升學的壓力是一切的根源),放鬆腳步,不再給自己太多壓力,多年以來似乎我還蠻成功的。 於是本文的結語就是,趁年輕養成鍛鍊的習慣,跑步游泳打球上健身房都好,只有多鍛鍊才能遠離病痛,大家共勉之!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76,954
  • 今日瀏覽人數 : 307
  • 昨日瀏覽人數 : 859
  • 上週瀏覽人數 : 5,55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830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