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三十章  Heart and Soul

2011/10/29 00:09:2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第三十章 HEART AND SOUL

(偷渡回台灣的阿飛,把心和靈魂交給了泡泡,他能平安躲過余家凱的耳目嗎?)

 

兩人就窩在泡泡的房裡對看著,阿飛拿出了林太太塞給他的紙條給泡泡,

 

「這是我目前比較具體的證據,我們的買家也就是傳真機上那個未知的代號 LLL,她給我的。」

 

「女的喔,每次一碰到女的,你就無往不利。」

 

「現在不是吃醋的時候好不好?」兩人難得的偷笑了一下。 

 

「我也剛發現表上的另一個代號Tony正是我們的另一個買家。」

 

「我看看字條上寫什麼?」

 

B4 boarding

5. or fire

9853-4772

「這是什麼跟什麼啊? 又要解碼? 很難耶!」

 

「這不需要解碼,最後這行是電話號碼,前面是說要林太太上飛機前給打這支電話,至於中間這行,我的猜測是發信的人要求5percent的佣金,否則就火力伺候。」

 

「你怎麼猜出來的?」

 

「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當然猜得出來了!」

 

「那你要我怎麼做?」

 

「給胖胖對筆跡,光是傳真號還不夠我需要更確定的證據。」阿飛停頓了一下子,「我最擔心的還是你!你這樣迷迷糊糊的,萬一被下藥或又被錄影…」

 

「好,如果我真被錄了,那怎麼辦? 我也跟你一樣光著身子跟別的男人在床上,你會怎樣?」

 

阿飛眼裡含的不知是汗水還是淚,直直的看著泡泡看了好久泡泡經不起這樣的眼光,在榻榻米上跪走了兩步,雙手緊圍住阿飛脖子,貼著阿飛的臉說著,

「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這樣說的,你都偷渡回來看我了,當我沒說好了!不要生氣啦!」阿飛一閉起眼,淚水涔涔滑落,使勁的抱緊泡泡,

 

「我沒有生氣,我是真的好怕,怕到一天都待不下去都是我害你的,要不是我任性…我寧可死也不要害你!」泡泡用唇堵住阿飛的嘴,

 

「我們說好,不准再說這個字,誰說就罰拖地一輩子!」

 

阿飛終於笑了,「好,拖就拖嘛! 反正這輩子是我欠你的,你要我做什麼我就什麼,這樣總可以吧!」

 

「你可以待多久?」

 

「天亮以前離開。」

 

泡泡一聽嘟起了嘴不作聲,低著頭淚都快滴下來了,阿飛捧起泡泡的下巴,

 

「妳嘟起嘴來好可愛喔!」泡泡笑了,猛然抱緊阿飛吻了起來,兩人正交纏著分不開,此時電話響了…泡泡怕是老爸,趕緊接了起來,

 

「是胖胖!」泡泡用嘴型告知阿飛,阿飛用手勢表示不要說他回來了。

 

「什麼事啊? 你說晚上嗎? 不用了,阿飛今天不會跟我們連絡的。(泡泡偷笑著,阿飛在一旁偷吻她臉頰,又摟又抱的害泡泡越笑越大聲。)你說我怎麼知道啊,就心電感應啊! (阿飛在一旁舔著她脖子,泡泡閃了閃喊了一聲,“很癢耶!” ) 我在笑? 沒有啊,癢?喔、對! 剛被蚊子給叮了,很大的一隻蚊子。(笑著正跟阿飛白眼)殺蟲劑? 不用了,這種蚊子殺蟲劑也沒用。 你說怎麼辦喔? 我在想要把它煮來吃,語無倫次? 對啊!我是語無倫次,(阿飛摟著泡泡的腰用下巴磨蹭泡泡的下巴)好了啦! 我在煮消夜,反正阿飛今天一定不會有事的,你相信我!」

 

好不容易掛了電話,正想修理一下阿飛回頭想哈他癢,他最怕癢了! 這次換手機響了… 泡泡無奈的看一眼手機,這次是余家凱。給了阿飛一個臉色和唇形,阿飛臉色一緊;別過身子去。

 

「余大哥,對不起喔! 剛剛沒等你,我好冷! 怕感冒了所以想先回家休息。 沒先打給你還讓你打來,真不好意思。  我? 一個人? 當然啊! 不然會有別人嗎?(看了阿飛一眼) 你來陪我? 不要,不用了! 我頭痛,馬上要睡了,真的不用了,我睡一覺就好了,真的!」阿飛的臉色開始沉了,做了個離開和洗澡的手勢往浴室裡去了。

 

「藥?我這裡有啊,不要麻煩了,真的! 謝謝你喔,我知道你很關心我,可是真的不用了!」余家凱仔細的一樣一樣交代,泡泡已經開始不耐煩了,盧了很久以後,終於掛了電話;鬆了口氣了。

 

泡泡到爸爸房裡幫阿飛找換洗衣服,再把門窗及內外都再檢查一遍,小心點總是好的。 自從進了余家凱的辦公室,泡泡越來越細心謹慎剛剛阿飛聽到是余家凱電話時的表情,讓泡泡吃了顆定心丸,說真的,看到他吃醋的樣子心裡頭居然挺安慰的。

 

只是阿飛說天亮以前要離開,想著想著泡泡就直想哭。 兩個人在一起就算不用天天膩在一起,也不該是這樣看不到,碰不著,眼前的阿飛就像在夢裡一樣,隨時會醒;會消失。泡泡索性拔了電話線,關了手機,也把阿飛的手機關了,至少在天亮以前,不要再讓任何人打擾她們了。

 

泡泡拿著衣服在浴室門口站了一會,裡面的水聲停了,阿飛出了聲,「泡泡,是你嗎?」

 

泡泡沒出聲音,阿飛開了浴室門探了出頭問,「泡泡你怎麼了? 怎麼不說話? 什麼事? 是不是余家凱又跟你說什麼了? 說啊!」

 

泡泡抿了抿嘴瞄了阿飛一眼,還是沒出聲,是心電感應吧! 阿飛停頓了一下,一把把泡泡拉了進浴室… 泡泡手上的衣服掉了滿地

 

阿飛關了門捧著泡泡的臉,「為什麼不說話?」

 

泡泡終於開了口,「我只是… 想多聽聽你的聲音,一想到下一次看到你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我就…」泡泡觸摸著阿飛的肩和手停在他胸前,越挨近他… 「阿飛,等案子結束,我不要你再離我那麼遠了,我不管了,你到天涯海角我都要跟,我不要再跟你分開了

 

在阿飛跟前,泡泡顯的非常嬌小,不過高過阿飛的肩一點點。 阿飛低頭看著這個小巧的女人嘟噥的嘴有點羞赧的說著她的心情,臉蛋就貼著他的胸,兩人擠在一間小小的浴室裡,哪會有第二個念頭?

 

阿飛把泡泡摟個滿懷,輕柔的吻著她微紅的臉,好像欠她的愛戀該一次還掉似的。 一點點偷歡的激情,越來越濃的貪婪;兩個人摸索著一樣的親密,吸允著一樣的熱情。隨著阿飛的動作越來越大,泡泡敲敲阿飛的腦袋,

 

「我脖子好酸喔!」原來為了吻到阿飛,泡泡得一直墊著腳拉長了脖子…看來是不太合人體工學的,趁著一點點冷靜,阿飛一把抱起泡泡回到榻榻米…

 

裹著大被子,泡泡彆手彆腳的脫掉了濕了大半的衣服,阿飛看著泡泡吃吃的笑著,泡泡望望自己,

 

「看什麼? 還不都是你!」泡泡紅著臉說著,

 

「沒有,只是看你越來越有味道了!」

 

泡泡抱著棉被嬌羞的追問,「什麼味道? 快跟我說!」 泡泡用鼻子去頂著阿飛,挑著阿飛的心更挑著他的觸覺,「快啊!跟我說嘛!」就這麼自自然然的挑逗著阿飛,一點也不費力!

 

「就讓我失控的味道啦!」阿飛躦進了泡泡的被子咬著她的身子,泡泡矇在被子裡尖叫嬌笑著、一陣陣打鬧聲以後,泡泡突然探頭出被子,把食指放在唇上,要阿飛壓低音量,這公家的屋子隔音可不太好,可千萬別引來鄰居的關切。阿飛點了點頭抓住了泡泡的手往自己身上挪移,泡泡也許是緊張也或許是渴望,微開了唇接住了阿飛重重的吻,暫時是不會有太多聲音了,只有越來越沉的喘息聲… 

 

至於房間以外的世界,至少在這個時刻,與他們倆無關

 

大半夜裡,泡泡甜甜的睡著。 阿飛撐著手肘,就著昏暗的燈光看著泡泡,雖然有點累,阿飛還是捨不得睡,一直輕碰著泡泡的頭髮、臉、唇、換個姿勢再看;看著這個要疼一輩子的小女人。  阿飛捨不得時間一直溜走,輕輕搖醒泡泡。 泡泡迷濛著眼,慵懶的出聲,

 

「阿飛,怎麼不睡?」泡泡揉揉雙眼看著不出聲音的阿飛,半醒了,「你捨不得是不是? 好,那我也不睡,我陪你好了!」

 

「不!」 阿飛阻止她起身,

 

「你睡,我看著就好,我只想拿個禮物給你!」 一聽到禮物,泡泡眼睛一睜,甜笑著說,

 

「有禮物? 給我! 快點!」抓著被子圍著就坐了起來。

 

阿飛拿出了夾克口袋裡的一個小盒子給泡泡;是一隻銀戒。 泡泡眼睛一亮,差不多全醒了!

 

「好別緻的戒指喔,只有一隻嗎?」 

 

只見阿飛用手輕輕一拆,拆成了兩隻。 泡泡笑了! 笑的好開心,

 

「好特別喔,快! 幫我戴上!」阿飛把戒指戴泡泡的左手無名指說著,

 

「泡泡,這個戒指是一顆心和一隻高跟鞋鑲在一塊,再從中間對切開,我們一人一隻。」泡泡開始緊閉著唇激動了起來,

 

「好,我也幫你戴!」幫阿飛戴上戒指時,泡泡笑著卻含著淚水在眼框裡轉著,

 

「阿飛,我好高興喔,這個禮物好漂亮,我好喜歡!」

 

「我今天早上才在泰國請人做的,鞋跟的英文跟靈魂同音…」聽到這兒泡泡已經淚水滿溢了,原來阿飛請人做的是心和靈魂

 

阿飛接著說,「來,跟我玩一個遊戲,兩隻手伸出來,把中指摺起來相碰,然後其他手指都伸長相抵著…」

 

「這樣是要做什麼?」

 

「先分開拇指」泡泡照做;

 

「這代表父母,有一天父母親會離開我們。」

 

「嗯!」泡泡專注的做著也聽著,

 

「然後分開食指,(泡泡也照做)食指代表兄弟姊妹,有一天他們也會離開我們。 再來,分開小指,這是代表我們將來的子女,早晚他們也會離開我們。」

 

「那剩下無名指了」泡泡瞪大眼看著阿飛,

 

「對,你試試!」

 

「我分不開耶!阿飛,真的耶!你快試試!」阿飛跟著泡泡做著一樣的動作,

 

「是啊,我的也分不開。」

 

「那無名指代表什麼?」

 

「無名指代表我啊!」泡泡更是瞪大了眼,「你是說?」

 

「泡泡,你聽著! 我把我的心和靈魂鑲在這戒指上,對切成二;一隻給你,一隻給我,就戴在你的無名指上,代表我的心和靈魂永遠不會離開你了… 就像我們打不開無名指一樣,懂嗎?」

 

泡泡從啜泣到淚流滿面,她從未期待過阿飛任何的甜言蜜語,可是此刻她只想大哭!泡泡緊緊抱住阿飛,兩人的淚水交織著輕柔的吻,漸趨狂熱… 泡泡真的不想放開環繞著阿飛的雙手,

 

「阿飛,我還有多少時間?」

 

「不管了」阿飛只想讓自己片刻脫離任務,把完整的自己全交付給泡泡,即使在陽光升起之前他必須如幻影般消失!

 

天將亮的時分,阿飛不敢吵醒泡泡,再親一下她額頭和左手的無名指,和她的唇,暗暗的下誓,此生決不會再偷偷摸摸的離開,就這最後一次了

 

天邊剛剛透著黃澄,阿飛再其不捨也得離開,穿戴著一身袁警官的夾克和壓舌帽,閃閃躲躲的,快步走到家門附近,遠遠的看著家門而不得進。阿飛心裡想著,自己真是不孝,只顧著自己的前程,自己的所謂的“理想”,放著媽媽一個人辛苦,雖然雙腿很想走回家,很想偷偷從背後嚇嚇老媽… 可是,不能再讓媽媽操心了!萬一讓媽媽看到自己現在的境況,不知往後的日子有多掙扎難過這樣就好!阿飛心想,“等我回來,一定帶媽媽到處走走,把這一陣子丟掉的都撿回來

 

阿飛撥了手機給大少,把他從睡夢中硬是拉起來,交待他帶一套衣服來,這身袁警官的衣服實在太小。 在車上把這陣子的發現好好說了一遍,在泡泡那邊要對筆跡的字條、今天要到泰國的Tony的資料、追蹤Brain和余家凱的帳戶。 阿飛要儘快的多搜集些證據,大少用剛買的跑車一路狂飆送阿飛去海邊,把阿飛交待的事情錄音起來最後…

 

「阿飛,你累不累? 要不要睡一會兒? 我開車很穩的。」

 

「沒事,有很多事要想,實在沒心情睡。」

 

「你給自己的壓力很大,說真的,你變了不少,現在看起來好專業,真是走對行了。」

 

「才不是,我不會再做臥底了。」

 

「是為了泡泡吧! 你昨天晚上都跟她在一起?(阿飛點頭)我懂,感情上你放不下,也難怪!」

 

「以前想的太天真了! 以為事業有成就可以帶給她幸福,結果連最起碼的“安心都給不起!」

阿飛結結實實的嘆了口很長的氣。

 

「說真的,泰國那邊你一定要斷的乾淨,我覺得你會放不開耶!」

 

「你也擔心?」

 

「說實話,你跟泡泡在一起會不會想到白令雨?」阿飛搖搖頭,

 

「泡泡已經是我生命的一部份了! 至於小雨…必要的時候,我會用生命保護她!」

 

「ㄟ 那就不對了! 那你把泡泡放在那裡?」

 

「該怎麼講? 小雨是我的工作;為了工作我接近她,可以說… 她愛上我是我的計畫的一部份,對她,我有很大的責任,至少我能做到不要傷害到她、保護她。」

 

「看你說的簡單,我不相信你沒有動真感情。」

 

「大少,人是感情的動物,也許我不是冷血無情的料,可是我心裡自有分寸

 

「你處理的好就好了,我看這個案子越快了結越好,夜長夢多啊!」

 

「放心吧! 我現在已經了解Brain為什麼一開始就對我放槍,他想嚇跑我,不要礙到他的計劃。」

 

「可是你說過他是對小雨放槍,不是對你。」

 

「我一直回想,當時那第一槍,殺手擺明了讓我看到他的槍,也不見得瞄準我,而且我再回去根本連個彈殼也找不到,一切就是設計好的。」

 

「那他幹嘛不直接殺掉小雨,獨吞她的事業就好?」

 

「這我想過,與其大肆殺人強奪,不如就賺佣金就好了,我算過光是這票貨,佣金就超過一億,一年兩趟輕鬆的很,何樂而不為?沒必要去拼命!」

 

「你什麼時候想通的?」 

 

「是我拿給泡泡的那張傳真,你們好好的查,也許是我救命的關鍵。 唯一讓我頭大的就是余家凱;他的角色和立場。 對了,泡泡就拜託你了,千萬不要讓她冒險。」

 

「可是她很堅持要幫你,有些事她真的可以幫的上忙。」

 

「除非你有100分的把握,好不好? 今天我回去後就要跟TONY碰面了,記得讓胖胖把查的到的都傳到我手機。」

 

「你不是說會被截?」

 

「這兩天大家都很忙,我想會有漏洞,事情緊急,我要賭一賭!」

 

「要保重,你答應過任媽媽的,說什麼也要留著命的,何況還有泡泡。」

 

阿飛點點頭,天就要亮了,漁船也看到了,該上路了…

 

余家凱呢? 一通電話就被泡泡騙過嗎? 他是何等人物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056
  • 今日瀏覽人數 : 579
  • 昨日瀏覽人數 : 688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