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三十一章  刺激2009

2011/11/12 09:17:1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第三十一章 刺激2009

(為了心愛的阿飛,泡泡卯足了勁當起偵探了,面對深沉的余家凱,她過的了關嗎?

 

窩在窄小的船艙裡,望著海面上嶙峋的曙光,阿飛漸漸遠離了愛戀的泡泡。 趁著這一點寶貴的時間,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Brain的目的已經很清楚,但是以他的資歷又長年在泰國,會是誰幫他洗的錢?如果是余家凱,他又如何能在兩個身份之中游離?  

 

突然間,阿飛想到余家凱在美國的幾年,一直以來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BrainAlex身上,卻沒想到余家凱。 阿飛一時心思一轉,發了簡訊給胖胖,請他調查,越多資料越好。  又想到在余家凱身邊的泡泡,這個早上醒來看不到阿飛,不知她是什麼樣的心情

 

泡泡家裡睡過頭的她還窩在被窩裡,一大早進門的袁爸爸發現泡泡還沒醒,急著喊她,

 

「ㄚ頭啊,妳睡過頭了! 要上班了!」沒想到一探頭進去,天啊! 這丫頭會不會太誇張了點,把房間弄的跟世界大戰一樣,忍不住叨唸幾句,

 

「不是爸爸愛說妳,都可以嫁人了,妳這個樣… 人家會以為我都沒教好妳啊! 幫幫忙,收拾點,這樣傳出去連阿飛都不敢娶妳了」一說到阿飛,袁爸爸想又說錯話了,算了,還是省省吧,免得又觸題傷情。

 

「我知道了!」泡泡躲在被窩裡連頭都不敢探。

 

遲到了快一個小時了,真是誇張! 泡泡匆忙的小跑步還邊喘著氣,還好余家凱還沒進來,又是晨間會報吧。 正在收拾的時候來了個快遞,說是最速件,給余家凱親簽的。

 

「可是他不在耶!」泡泡回著,對方說晚點再來。 泡泡看是個牛皮紙袋,想到上次那張DVD也是這麼裝著,突然好奇心大起,「我幫忙簽好不好?是最速件你再跑一趟不就晚了?」泡泡說著,

 

那快遞又說了,「不好吧! 小姐,這上面有要求要親簽的,我會被罵的。」旁邊的其他同事過來了「沒關係啦! 她可是我們未來的隊長夫人喔,沒事的啦,不然要變成普通件了!」那人猶豫了一下子,給了個“妳確定喔?” 的表情。

 

就這麼泡泡簽了名,拿走了紙袋,剛好外套也還沒脫,趁著大家都忙著的時候,泡泡把紙袋兜在懷裡,拿了把事務刀藏著,進了女廁。好像在偷雞摸狗似的,泡泡一顆心蹦蹦的跳著…

 

蓋上馬桶蓋,坐在上頭開始非常小心的拆著紙袋,務必不能被發現。 泡泡前不久才跟同事學怎樣拆信封可以拆的整齊好看,余家凱很注重這些細節,這會兒居然可以派的上用場。可是手還是抖著,偏偏廁所又是人來人走的,每一個腳步聲音、抽水聲音、都讓她緊張到手心流汗

 

終於拆開了! 是照片,天啊! 是阿飛,不對、應該說是穿著爸爸衣服的阿飛。 天色昏暗,看來只是個著老爸帽子和夾克的男人從家裡走出來。還有阿飛站在麵店對面的走廊上,太模糊了,完全看不出是阿飛。 泡泡整個心緊了起來,還好進家門時沒被拍到,否則現在怎麼辦?送來給余家凱的,要親簽的,怎麼辦呢? 銷毀嗎?

 

不行,萬一是余家凱自己拍的? 那就穿梆了,放回余家凱桌上? 裝沒這回事? 泡泡急到快哭了轉轉左手無名指的戒指,心想不能慌,要知道余家凱到底玩什麼把戲,只有把它放回去。 這照片太遠太模糊,硬要證明什麼可能有困難。可是現在有我的指紋了泡泡只好用衛生紙細細的擦掉指紋,偏偏有人在喊她了

 

「巧雲,妳在不在?」

「我拉肚子,馬上出去了!」

 

抱著牛皮紙袋,泡泡進了辦公室,想放下又想到忘了回黏回去,膠水呢?天啊! 真是不能做“壞事,心慌手亂了起來糟糕,余家凱進來了,遠遠的向她笑了一下,揮了下手,泡泡也回揮了一下,慌張的找著膠水,正好余家凱在外面交待小妹一些工作。剛剛到廁所喊她的那位同事進來了,泡泡,早上跟妳借的膠水還妳!,泡泡呼了一口氣,原來妳拿去了,我找死了!正想黏的時候,好死不死的,余家凱就站在辦公室門口了。

 

泡泡靈機一動的接著說,「余大哥,你的快遞! 對不起,我當它是公文順手就幫你拆開了,真不好意思!」

 

余家凱接過紙袋,「妳開了嗎? 看了?

 

「沒有,剛剛打開。」泡泡不住的深呼吸還裝著低頭找東西,希望余家凱沒發現她的神色不對

 

一早上余家凱一直在打報告,不太跟她說話。 泡泡趁中午出去透個氣原來這種“情報工作一點也不好玩,不知道阿飛路途順不順利,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泡泡打電話給胖胖和大少告知照片的事,問大家的意見,大夥兒決定晚上見面商議。 泡泡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對了,不能被余家凱發現,先收起來吧!

 

阿飛終於在公路上偷空睡了一覺。 天色暗了,晚上是Tony的接風宴,他不能缺席。匆忙的進房裡整理自己,連小雨也沒看著,更沒跟任何人打招呼。 記得昨天晚上這時候,他正在餐廳外頭冒著冷風苦等泡泡和余家凱吃完飯尾隨他們回家現在的他在另一個國度裡,梳洗刮鬍還看著體貼的小雨放在床沿的一套正式西服;上好的質料和款式,看得出來是小雨親選的。

 

鏡子裡頭的Young看來清爽極了,再加上這套西服鐵定是體面的,但是又有一點陌生,Young得確定自己已經從阿飛的身份回到Young了! 第一個動作;就是把戒指收起來。

 

這整套的名牌西服,對Young來說還真是頭一遭,雪白的復古立領襯衫;縫邊上到下壓著極細緻古典的英式紋路;細到忍不住想用手去觸摸感受一下,這是英國紳士的魅力之一嗎?穿在Young的身上,居然不覺得突兀,反而突顯了Young更立體的輪廓,拉長了頸線,少扣顆扣子吧!

 

Young不得不佩服小雨的眼光和對自己的了解,最時尚的品牌搭著復古的設計,連袖口都壓著同樣的花紋,袖釦都搭好了!若隱若現的腰線在男裝裡應該不多見吧。  很合身;合到就像量身訂做的!更別提這西服了,高檔的羊毛質料觸感真是好極了,Young正在打量這外套,電話鈴響了,是小雨

 

「你回來了? 怎麼沒打個招呼? 真怕你趕不上!」

 

「我一向準時的,去接你嗎?」

 

「你是我的舞伴,是應該你來接我,我等你!」

 

「給我10分鐘。」

 

Young細心的收好戒指,再看看鏡裡這個不太熟悉的男人突然想到,該帶些“傢伙在身上,還可以當裝飾品,就胖胖給的筆槍吧,Young 再出發了!

 

敲了Rain的房門,這兩個人都瞪大了眼睛。  今天的Rain 削肩黑緞晚禮服;碎鑽綴著的領口;襯著修長的頸子,細白的皮膚,完美的肩弧度,魚尾裙擺,比淡妝多上些色的粉嫩臉龐,真是女人味極了!

 

Rain先開了口,「你真是…」

 

「怎麼了?」

 

「你簡直變了個人!」Rain 邊說還帶著羞意,「You look great!」

 

「你也是,從來沒看過你這麼正式。 我這身行頭是你準備的? 說真的不太習慣。」

 

RainYoung整一下領口,「我知道你會不習慣,可是今天的客人不一樣。 Tony很重排場,品味很高,所以囉… 你就委屈一點吧!」

 

「我知道了! 一定是個義大利帥哥,所以你怕我比輸了?」

 

YoungRain 給逗笑了,抓著Young 西服領口直笑彎了腰,「你看你,穿起名牌比model還像model,(還撥著Young的手要他轉個圈)你說的沒錯,比Tony,你一點也不輸,因為你是我的Young…」

 

「所以囉,我可以帶的出去了吧!」Rain 很開心的勾著Young的手走了出去,如果不是這一臉的妝,她可能早就挨上Young的唇了,這個總是讓她很快樂的男人

 

Rain說的沒錯,今晚的排場確實不小,大廳裡播放著義大利歌劇。 今天Young可以很安靜的在旁邊當“花瓶了,也因為如此,更可以專心的觀察晚上所有人的動靜了。

 

Alex Brain都盛裝打扮,主客呢? Tony和她的女伴,郎才女貌的一對義大利人;Tony有著深遂的眼睛,自然捲的白灰髮色,女伴一頭大捲紅髮,打從進來就一直對著Young笑,這大概是國際禮儀吧

 

泡泡跟大少、胖胖約在研究室,這回把袁爸爸爸也約來了,他們需要袁爸爸的經驗來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

 

「我對出了Brain的筆跡,跟大學裡留的一樣,可以確定是他!」

 

「所以差不多確定余家凱跟他是有往來的。」袁爸爸臉色沉重的說著。

 

大少接着:「余家凱在美國的歷史背景有沒有?」

 

「只有參與的案子一些基本記錄,我倒是發現他參與過Brain以前舊身份時的三個案子,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們有接觸過。」胖胖手上的資料是今天的主角。

 

泡泡憂著一張臉說著:「爸,你說余家凱會不會公報私仇?藉機會把阿飛除掉或讓他回不來。」

 

「本來我想是不可能的,現在看來他應該是另外有意圖,不是那麼單純的。」

 

大少接著問︰「如果余家凱不想讓阿飛回來,他可能會用什麼方法?」 

「不難,阿飛是一個人單獨行動,只要他寫好報告呈上證據,一旦證據被上級採信,就可以宣告任務失敗了。」

 

泡泡︰ 「那,阿飛怎麼辦?」

 

袁警官:「我直覺余家凱不會這樣處理,這是他的案子,如果失敗會影響他的考績。」

 

胖胖︰「如果他是跟Brain合作斂財呢? 他目標在財,要考績幹嘛?」

 

大少︰「是有道理,但是沒了這個職位,財從那來?」

 

泡泡︰「所以假設他需要這個職位,又不想阿飛阻礙,爸,你猜想他會怎麼做?」

 

袁爸爸︰「比較快的方法… 就是讓阿飛消失!」

 

頓時所有的人都臉色沉重了

 

這個晚宴充滿了地中海風情,見面禮是左右各親一下臉頰,Young還是第一次經驗。力求清醒的他不太敢碰甜美的各式美酒,偏偏這義式佳餚的禮數正是,每個人開口前都要make a toast,小酌一下。每道菜都配有專挑選的酒。

 

Young的身份很特殊,既是Rain的男伴;又是貼身保鑣,可是卻得坐在她的對面;正是Tony女伴的旁邊位置,再隔壁是Alex,打Young一回來他就一直盯著他,好像要找出他回台灣的證據似的,是Young自己心虛吧!說到心虛,Brain更是Young的焦聚,他正坐在Alex的對面,一直打量著他,也許是互相打量吧!

 

在自家場地,理該沒什麼問題。 趁著Rain在陪 Tony 閒聊義大利的風土人情 (Rain曾留學過義大利)Young還是四處繞了一下,但差不多每10秒鐘得瞄一下Rain,不能讓她離開視線之外。 也不知何時Young已經有了職業保鑣的架式,比較糟糕的是Brain也都跟隨在Tony旁邊,大概擔心他的5%會出差錯吧! 至少這種狀況下, Rain會是安全的。 Brain需要她準時出貨以確保他的佣金。  繞了一整圈,Young發現其實這整個場子裡最有安全顧慮的應該是他自己才對。

 

遠看著Tony Rain如此熱絡的交談著,Young好像覺得自己太過緊張了,今天還特別帶著紅外線眼鏡,會不會發條上的太緊了? Young 自己想著想著也淡淡笑了出來,正好耳後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Hi!」 Young一回頭,

 

Hi!」剛剛卸下一點緊張的Young,這個輕鬆的笑很是迷人

 

Youngam I right?」是那個義大利美女。「Let me guessYou are Chineseright?」

 

I’m from Taiwanpleased to meet you!」應和著美女握了手,這個手握了很久,兩個人用著最流通的國際語言–微笑。

 

美女沒放手,拉著Young往陽台去,「I need some fresh airwould you please?」 Young理當要奉陪,不過這樣Rain就不在他的視線範圍了。 他瞄了Alex一眼,Alex接到了他的眼色,往Rain走去。  還好還有這個Rain 的守護天使。

 

I’m so glad you can speak English It’s so boring inside!」美女開始大發嬌嗔,嫌屋裡無聊。

 

Business is boring!」 Young簡單回答,想問她為何不放手卻開不了口好像拒絕美女是一種罪惡。

 

Are you…. I guess you are a“very good friend”of Rain, aren’t  you?」 (其實是問他是不是Rain 的情人) 眼尾還在瞄屋裡的Young一時不確定該怎麼回答,

 

I’m not sure I understand you。」Young一時裝傻起來,「Excuse me I don’t remember your name。」

 

Silvanmy name is Silvana。」美女靠的很近很近,很慢的說著。 Young心想,“還不放手,妳想怎樣?”

 

此時Young口袋裡手機在振動了,是簡訊吧,不知胖胖有什麼發現,心想這一定是中文的,既然跑不掉就大方的看吧。於是Young一手還被美女牽著,另一手拿了手機讀起簡訊了,確定陽台上只有他們兩人,沒什麼好擔心的。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8,064
  • 今日瀏覽人數 : 326
  • 昨日瀏覽人數 : 668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