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三十二章 熱愛傷痕

2011/11/25 12:13:5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一通簡訊把一場迎賓舞會變成了殺戮戰場… )

 

簡訊上是Tony的基本資料

Tony 911, 1975

20091025入境泰國

隨從一人男性

從事毒品交易10 年歷史

市佔45%

Young心想不對,Tony一行入境才兩個人,那這個女的是… 胖胖這次好像歪打正著了。 一時Young緊張了起來,但硬擠出自然的笑容。 這不搞清楚怎行? 隨手把美女給拉了近身,

 

You got a beautiful nameare you from Italy?」(妳從義大利來的?

 

美女使著非常深遂美麗的眼睛,毫無退怯的神色,即使鼻子都快碰到Young了,還是不改笑容…

Young繼續問,「I guess you are also a very good friend of Tonyam I right?」

 

Wrong!I'm singleTake me out of here!」

 

要是平常的話,Young一定以為這個女的瘋了,可是胖胖這封簡訊讓他好生猶豫,到底要不要冒個險?還是先閃再說?

 

雖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時候的Young其實並沒有絲毫的把握,不是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對Rain他有時間慢慢認識,而這個女的則就像外太空降臨的一樣,這種沒把握的事真的要做嗎?又該怎麼做?

 

You look great in ArmaniI bet it is a gift from Rainright?」洋美女藉之名上下其手,阿飛想退回大廳卻無路可退。 這時救兵來了AlexYoung從來沒這麼開心看到他

 

Young,要開舞了,快點!」

 

Young在心裡大呼了一口氣!向美女示意,伸手一比… 「After you!」

 

一進到廳內就看到Rain飄來的眼神和問號,一定是一會兒沒看到他,有點擔心吧。開舞的是

TonyRain。 此刻Young走向Alex,「謝謝!」

 

「我以為你對女人很行的,怎麼碰到洋妞就

 

Alex,她是客人;而且是不速之客,得小心點,可不可以幫我個忙?」

 

「什麼不速之客?」

 

「待會我請她跳舞,幫我看看她的皮包有沒有武器。」

 

「為什麼我要幫你? 我去跳舞;你來搜,如何?」

 

「好啊! 我正有此意,謝了

 

Alex 面露難色,光是一個身高就讓他怯步了,何況要跳舞。

 

Nonono Young,還是你去跳舞好了,you owe me once!」

 

「謝了! 待會打個pass給我。」

 

其實不是Young 要設計Alex,只是他真的需要幫忙。他邀請了洋美女跳支慢舞,舞池裡還有TonyRain,眼神四掃互相交錯著。 Rain似乎不是很樂意Young和洋美女跳慢舞,因為那位小姐的意圖在舉止間不難看出。也只有Young心裡清楚這跟他的個人魅力一點關係都沒有。

 

同時他也在盤算著自己的勝算,不能老是靠運氣了! 這次他靠的是Alex,可惜一直還沒動靜。換音樂的空檔Rain故意跟洋美女換過Young,沒好氣的開口問他,

 

「怎麼一晚上心神不寧的,怎麼了?」

 

Young很小聲的說,「我們有不速之客(眼睛瞄向女客),晚上我想會會她!」

 

「不行,她是我們的客人,你想做什麼?

 

「你沒發現Tony一直在對妳獻殷勤,跟她反而不那麼熟?」

 

「是嗎? 我沒你那麼敏感,我們是主人,不能鬧笑話,我不准!」

 

Young把頭靠過去,口就挨著Rain 的耳朵,外人看來只覺得像是極親蜜的舉動,「我知道妳不放心,我不喜歡躲在暗處,今天我不找她;她也會來找我,讓我去吧!」

 

「你真的很固執,沒別的變通嗎?」

 

「妳不放心﹖ 那我直接約她到我房裡,那裡有監視器,妳可以監看。」

 

「我不要Rain的不放心還帶著點醋意。

 

Young看到Alex的信號了,ok的手勢,又換音樂了… 洋美女回到Young的懷裡,很直接的說,

 

Get your boss’s ok﹖」 原來她以為Young在跟老闆請假。

 

done!(搞定了)follow me!」 Young 拉走了她,當然帶走了她的皮包和外套…

 

Where are we going?」

 

My room!」  

 

這位洋小姐顯然為Young突然的舉動有些訝然,她四處張望著,或許想了解環境吧。一進房門, Young就把房門給反鎖了。 而這位小姐先在窗戶旁往外望了一下,這兒是二樓,等Young走近,她一個反身就往Young身上摸索,動手想脫Young身上的衣物,Young抓住了他的手…

 

Wait a minute Go get a shower Ill be with you soon!」

 

洋小姐果真在Young 臉上親了一下以後走進了浴室,還順手帶進了她的皮包,跟Young 心裡想的一樣。 不過這第一次跟Alex合作,也不知他到底行或不行,難免心裡還是有些七上八下。而且長那麼大,除了在西街耍耍狠以外,阿飛不曾真的對一個女人動過手,想想手還有點軟。 就在浴室門口確定聽到水聲之後,再檢查下身上的鋼筆槍,開始敲門了

 

May I come in?」

 

Wait a minute!」然後就是門鎖開了的卡拉聲,Young深呼吸了一口氣

 

不對,在開門之前Young突然想到一層,裡面空間那麼小,萬一對方是殺手級的人物,憑Young這三腳貓的功夫能佔的了便宜嗎? 再說Alex信不信的過? 不能做沒把握的事,這是Young一直以來的信條,沒有什麼事值得逞英雄的。

 

Young脫了外套放在一旁,把“筆”抽出來,插在西褲後方口袋上,拆了袖扣;抽出了襯衫,一付輕鬆悠哉的樣子,就站在離門口兩米遠的地方“等”… 洋美女出聲了…

 

Aren’t you coming in?」Young依舊不出聲,門開了美女拿著她的點38直直的瞄準著Young!「Put your hands in the air!」(把手舉高)

 

What a pity I thought we can hang around for a while。」(可惜了!我還以為可以跟你玩一會兒)Young雙手一攤,美女走出了浴室,槍口正對著Young腦門,Young真的看到槍還是有點不爽,不知道這Alex到底在搞啥,怎麼槍還在?這下子只好走著瞧了。

 

Look I’m un-armed (我沒有武器)。 What are you here for?」(妳來的目的?)

 

You!」

 

Me Who is your boss?」(誰請你來的?)

 

I’m paid to hit and go Im truly sorry…」美女前進了一步,Young則退後一步;槍上了膛還做了個手勢要Young轉過身去,「Kneel down!」(跪下! )

 

Young 又生氣了還是一樣的念頭,“除了我媽,誰敢要我跪下!”,一把無名火上了膛,正想反身擒拿,管他槍處理了沒

 

正當此時, 有人撞門進來了……

 

居然是Tony,只見他持槍跟Silvana 對恃,Rain則尾隨在後。 說時遲,那時快,洋美女展現了一下她的身手,右手舉槍對著Young腦袋,左手扣住Young的脖子!

 

「妳來幹嘛? 還帶Tony,妳有沒有搞錯啊?」阿飛一急衝著Rain就喊。

 

Shut up!」只見Young被扣著連退了兩步。

 

「我本來想跟 Tony條件交換,結果他不知道殺手的事,以為她來監督交易的,結果你看到的。」

 

Back off!」(退後)洋美女整個職業殺手的架式全出,以一對三毫無懼色。

 

Tony Rain往後退了一步。看來Silvana想挾持Young逃生,這時Young一直跟Rain使眼色,也不知這默契是夠或不夠。 其實以Silvana 要架走Young並不是簡單的事,問題在她手上的槍。 一個侍槍而重;一個沒把握槍到底還能不能用

 

「妳跟他談什麼條件? 我不是說我可以應付嗎?」

 

「應付什麼? 錢能處理的事有需要拿命來換嗎?」

 

「這裡有兩把槍,真動起手來,妳就沒有危險嗎?」

 

給了Young一個“你的命更重要的眼神”並且轉向洋美女,「Who sent you here?」

 

Tony也開口了,「Yesbusiness is all I care“killing” is not you’d better tell the truth..」洋美女把槍上了膛,目光轉向TonyYoung則正在等待時機瞄向他的右後方

 

Come onjust leavedo not ruin my business…」(說他只想做生意要她別攪局)

My job is “killing”sorry!」 並扣住Young走向門口。

 

「妳信的過Tony嗎?」 

 

「他只想賺錢,你要是有個意外,他生意也做不成了。」

 

「好! 那妳躲到他身後去,我要動手了!」 Young用手做了個方向指示。

 

「等等,不要急好不好?」

 

這時方向已經反了,Young已經到門口了,而Rain還不肯退後,Tony則仍是拿著槍指著兩人。 Young用左手扳住Silvana持槍的右手,右手拿出筆槍。 此時Silvana強力抵抗並把Young一起拖拉出門外走廊,Tony一急鳴空一槍,Rain 被槍聲一驚,往Young撲過去,連兩聲槍響

 

Brain 和安全警衛們趕到了,一槍擊斃Silvana… 但另外一槍呢? Young發射了筆槍Rain 撲上來時給衝上了,子彈劃過了Rain的頸部,傷的不深卻留下了一道明顯的傷痕。

 

Young大喊,「妳跑來幹嘛?」

 

Rain摀住脖子回說,「我沒事!」

 

Brain 趕緊進了房間拿了冰箱裡的冰塊用毛巾捲起來幫Rain蓋住傷口。 Young本能的出手去擋,Rain給了個手勢,「這樣可以降低槍傷造成的表面溫度,也許疤會比較小。 我聽到槍聲,以為她開了槍…所以是我自己不小心。」

 

Young拿起了女殺手的槍,礙於Brain在身邊不方便多看多說。

 

Rain 轉身向Tony致謝,「Thank you anyway!」

 

What a mess!」 Tony一臉的無奈!

 

此刻Brain 突然開口,「Youngyou share the room with me tonightyou are their target now!」

 

Nothanks!」Young心想“我還羊入虎口呢!”,這個Brain是不是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

 

I need to stay with Rain…Young摟住Rain,輕易的找了個上好的藉口。

 

Rain 交待人處理後事,要Brain 招待Tony,並私下差人要Alex到她房裡。

 

Rain房裡Young正在幫她處理傷口。這件事不能外傳,當然不能讓外面的醫生進來,公司裡死了一個殺手可是件大事。 傷並不嚴重,但Young顯的很不安,因為在Rain的耳後到脖子會有一到明顯的傷疤,Rain可能連禮服都不太能穿了

 

Young 嘆了一口氣,「怎麼弄成這樣?妳不該多事的,找Tony做什麼?」

 

「你就不能說你心疼我嗎?」

 

「我生氣好不好? 妳太信不過我了!(把那把槍拿過來,打開子彈夾,果然)你看空的!」

 

「你怎麼知道的?」其實Young不太有把握,可是還是得裝的很自信。

 

「妳喔! 我跟Alex套好了,我請她跳舞;他幫我搞定的,如果妳信的過我就好了,那會變這樣。」

 

「你事先不跟我商量我哪會知道。」Rain皺起了眉頭,因為Young正在幫她上藥。

 

Young很自然的吹幾口氣,瞄著她說,「這樣有沒有好一點?從小媽媽都是這樣哈,好像很有效的樣子。」兩個人都笑了,因為都想起了那次刮鬍子受傷的事。

 

「對不起啦!我好像太過自信了,我老是這樣,不管怎樣,這樣受傷太不值得了,以後還是冷靜一點。」

 

「是啊! 我一向都很冷靜的,最近也不知怎麼的」兩人對看了一眼都知道原因吧!只是都不知該如何接話,尤其是Young,心軟的他一直在迴避這個問題。

 

Alex進來了一臉焦急,「聽說妳受傷了,(轉向Young)你不是讓我幫你?我也幫了,你怎麼會讓Rain 受傷了?」

 

「沒事,我只是太急了點,被子彈擦傷而已。」 Rain搶著幫Young回答。

 

「這樣還沒事? 要是妳爸爸還在,Young就死定了!」又提起往事,Rain的臉色馬上沉了。

 

「幫我查一下這個女殺手的身份,是不是本地游擊隊的人;是誰手下,就算不是也要查出她的來處。 我怕還會有下一次。」

 

「那你要問Young比較清楚了,他招誰惹誰了? 他沒來之前那有這些事。」

 

「好了!我沒事,你幫我看著Brain,不要讓他知道你在查殺手的背景。」

 

「你懷疑他?」

 

「記得不要讓他發現,我怕你也會有危險。」

 

「對了,這槍你留著防身,謝謝你幫忙!」

 

Alex離開前邊走邊說,「好好照顧Rain,記得,不管她傷在那裡,我都會算在你頭上!」

 

關上了房門Young又嘆了一口氣,用拳頭敲了門一下,他完全聽懂了Alex 的話,卻又無可奈何。

這一刻,Rain從背後抱住了Young,當做是安慰吧。 一整個夜Rain睡的很好,因為抓著Young的手。 而Young呢? 除了帶給Rain不斷的驚嚇和刺激以外?他還能給什麼? 真相? 躺在Young的身邊,她是再尋常不過的女人了,突然間Young有了一個想法…雖然危險,卻是個可行性很高的做法,不管怎樣一定要儘可能的保全她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76,667
  • 今日瀏覽人數 : 128
  • 昨日瀏覽人數 : 662
  • 上週瀏覽人數 : 5,8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59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