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三十三章   遊輪計

2011/11/29 00:48:2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阿飛的一幫好友為了幫助他早日脫離臥底的日子,居然設計了一場刺激萬分的遊輪計…)

 

經過照片事件之後,阿飛的後援團隊整個陷入緊張,因為袁爸爸推測,余家凱最可能的策略是犧牲掉這個專案,讓阿飛回不來也走不了。這樣的局勢對阿飛太不利了! 胖胖和大少除了加緊整理過程的留檔記錄,還把余家凱在美國參與過的案件一筆一筆調出來,根據余家凱曾使用過的化名一個一個蒐證銀行記錄,即使用掉大量時間,但他們真的很需要這些佐證,到時才能證明阿飛的清白,那余手上的照片怎麼辦?

 

泡泡居然想要“毀屍滅跡”,數位相機是吧,那簡單! 可惜查過了余家凱的相機,並沒有任何照片,那就是已經轉存到手提電腦裡了。  泡泡的膽子越來越大了,這次她居然想約余家凱出門渡假去。這可把死黨們嚇壞了!他們都答應阿飛要負責泡泡的安全,可是怎麼跟去渡假呢? 這可真是個餿主意,但是經過上次的經驗,泡泡主動找地方總比到余家凱家要安全的多,問題是要約在那裡才好呢?

 

大少突然靈機一動,「對了!小涵要出國念書了,我們想辦個訂婚party,前兩天還在選場地,不如就借這個機會,來個遊輪之旅,你們看行嗎?」

 

 「等等,大少,你弄這麼浪漫的旅遊然後找余家凱和泡泡一起去,你不怕阿飛回來知道了跟你沒完沒了?」

 

「可是這活動完全由我主導,至少安全多了。 上次泡泡和余家凱的浪漫晚餐,阿飛不是也看到了,他也沒說什麼啊!」

 

「還說呢,害他偷渡回來還被偷拍! 要不然我們幹嘛這麼緊張的搞這場把戲,我覺得不好。」

 

「好了啦! 這幾天我覺得余家凱好像很忙,我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他不讓別人幫忙,我想他是在打報告;整理文件,不讓我幫忙一定有鬼。我想就按大少的提議好了,把余家凱拉離開辦公室,他習慣帶著手提電腦,到時候就算找不到照片也要知道他在做什麼。」主角泡泡終於開了口!

 

「那你呢? 你有沒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大少還是擔心。

 

「有你們和小涵、婷婷陪我,有什麼好怕的?」

 

「我想跟你們說」胖胖突然吞吐了起來,

 

「到底是什麼事? 快說啦!」

 

「阿飛又遭暗殺了! 不過沒事,他沒事,是他女老闆替他挨了一槍擦傷,女殺手被擊斃了。 阿飛說那邊已經展開調查我就只知道這麼多了。」

 

「你怎麼不早說呢?」

 

「我怕泡泡擔心啊!」

 

「我決定了,就這麼做! 大少,一切都麻煩你安排了!」泡泡把擔心化成決心,大家都看的出來,背影的她交插著雙手,心情是多麼的忐忑不安,可是沒有時間擔心了

 

泡泡邀了余家凱一起共赴遊輪之旅,余家凱雖公務纏身還是勉為其難。 但也說好了有很多公事得帶在身邊要泡泡諒解。 泡泡得裝著很開心,出發的前一晚…

 

「泡泡,很久沒空陪妳吃飯了,都準備好了嗎?說真的我有點意外,這趟妳會邀我同行。」

 

「你是不是不太想去? 沒關係啦,不勉強,我可以一個人去的。」

 

「妳不要誤會,我求之不得。 說真的,從上次妳把戒指還給我到現在,我一直帶在身上,也許有一天妳會願意戴上它。」

 

「謝謝你願意給我時間。 我和阿飛的感情不是一天兩天了,(深吸呼了一口氣)如果沒有他親口跟我說他已經愛上別人了,我真的放不下。」

 

「我最欣賞你對感情的執著,希望阿飛也是,不然… 他就太對不起你了!」

 

「這我倒想的很開,男人嘛,你們不都喜歡說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嗎? 偶而出個軌沒那麼嚴重吧, 只要心還在就好了。」

 

「妳這個說法很奇怪喔,不像是妳說的話,妳應該是說,“這個死阿飛如果敢給我劈腿,看我不扒了他的皮才怪”!」

 

「余大哥,我的形像真的那麼潑辣嗎?」

 

「就是啊! 不然你問你同學、或問妳爸爸,要不,我跟妳賭一個月薪水!」兩個人都笑開了。

 

「也許吧!我跟阿飛連訂婚也沒有,我能要求他什麼?所以我們兩個都是自由的。」

 

「那就對了! 所以明天我們就開心的去玩,沒有負擔的去玩,慶祝一下還是單身的日子,乾杯!

    

看來泡泡的策略奏效了,一番話完全瓦解了余家凱的戒心,此計是只許成功了。

 

泰國這邊Rain一早側著身醒來,回頭看到Young向著她的傷口枕著自己的手臂,顯然是累到睡著了。 但左手依然握著她的手,難怪這一晚可以睡的這麼沉。 雖然傷口還隱隱作痛,這樣的陪伴可以起這麼大的作用,連疼痛都沒擾到她的睡眠。

 

Rain不想吵醒他,怕他枕痲了手,想挪開他的頭別再壓著手了,要輕一點左手撐起他的頭,右手輕輕的從脖子扳著… Rain 雖然個子不小但怕吵醒他喬了半天才成。  太近了! 看著他的濃眉、細細的睫毛、挺直的鼻、嘟起來居然很可愛的嘴,搭著輕又沉、細又穩的呼吸聲,安靜的像個孩子,跟平常的“MAN”很不一樣。

 

Rain忍不住輕輕的碰著他的睡臉,很想哭,不是傷口疼,也不是感動,是生氣吧!老天爺為什麼把一個不該是她的;一個天使般的男人帶到她身邊,讓她看著、挨著、想著、愛著、卻無法擁有,明知道他的心裡有別人,這點做為女人Rain再清楚不過了,好妒嫉喔! 是妒嫉的眼淚吧,滴醒了Young…

 

Young一下子清醒了,「妳醒來了? 我還是睡著了(揉揉惺忪的眼睛,躺平的他橫著頭看著Rain)妳哭了? 傷口痛吧,對不起,如果我不開槍就不會

 

「那有,不疼;一點也不!」Rain 刻意擠出了笑臉,單手撐著頭,證明她一點也不痛,落著一頭長髮,手還輕碰著Young的臉。

 

「你那來這麼特別的東西? 連我都沒見過。」言下之意當然指的是那支筆槍。

「在泰國老闆那邊工作時A的,看起來像玩具,我想殺傷力不大又好帶,可以防身,沒想到傷到妳…對不起!還是很腫,希望不要留下疤痕才好!」Young輕輕的撥開她的長髮,輕到似乎連手指都明顯帶著不捨。

 

「沒關係啦! 疤痕剛好可以紀念你;紀念你到此一遊。」Rain微笑著指著自己的心。心太軟的Young直視著她的眼睛,明明剛剛還含著淚水的雙眼此刻硬是撐著笑。 Young一時哽咽,吞吞口水不知該說些什麼,把頭挨向 Rain讓她順手環抱著他的頭,正好讓Rain 背著Young的眼,擦去了眼角的淚滴。

 

「好了啦,我又沒事,不用這麼自責,你那把槍收好,記得填子彈,它只有一發,必要時是可以救命的。 我們去找Alex看他查的怎樣,Tony的生意先簽下來,我擔心的是少了該付的佣金,收佣的人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

 

突然間,為了掩飾自己的濫情和軟弱,Rain反身站起又把自己武裝起來了。

 

泡泡、余家凱、大少和小涵、胖胖和婷婷一行人上了遊輪展開兩天一夜的半環島旅遊。 可是這氣氛就是不對,雖然是大少和小涵的訂婚party,親友來了不少。 可是少了阿飛,卻多了個余家凱。 而且大少和胖胖眼睛裡只有余家凱手上那台手提電腦,讓小涵和婷婷兩個人是臉色鐵青,恨不得把它扔到海裡去…不過,為了泡泡;為了阿飛,大家都得配合演出。

 

大少先開腔,「晚上三個男生三個女生,房間怎麼分配?我可不要跟余家凱同房,我要小涵,今天我們訂婚耶!」

 

「那我也不要,兩個大男生睡一間房… 我跟他又沒話說!」胖胖也不甘示弱。

 

小涵跟婷婷沒好氣,都看向泡泡, 小涵先開了口,

 

「要怎樣才能讓他離開那台電腦? 從他上船到現在都沒離過手,你們快想想辦法吧!」

 

「那還用說,除了泡泡誰有那個本事? 對了,你們有沒有覺得奇怪,他這兩天臉色特別的沉重,會不會跟阿飛遇刺沒死有關係?會不會都是他安排的? 這樣的話他會不會太可怕了!」大少提了壺了。

 

「大少,不要嚇我好不好? 你們不是說他是為錢嗎? 為錢有需要殺人嗎?」婷婷沒預料到情況有這麼嚴重。

 

胖胖提出了折衷的方法,「泡泡,妳看我的方法好不好? 我犧牲一下跟他排同一間房,然後妳想辦法把他困在外面,不要讓他回房,這樣我就有機會好好研究一下他的電腦了

 

小涵接著說,「那我跟大少住隔璧,我們負責把風。」

 

婷婷笑了,「你們兩玩偵探遊戲上癮了是吧,你們是今天訂婚的主角耶!我把風好不好?」

    

這下大少可開心了,「就這樣說定! 大家晚上謹慎點。 對了,胖胖你想好了要怎樣處理他的電腦嗎?又不能殺掉檔案,不然一下子就穿梆了…」

 

泡泡一時被提醒了,「對厚,我還要回他辦公室上班呢,檔不能殺,那能怎麼辦?」

 

「放心啦! 我早想好了,備份回家慢慢研究,另外再送他一個禮

 

「什麼禮?」

 

「病毒啊!最新的、定時的;一週以後才慢慢癱瘓他的電腦,吃掉裡面的檔案,慢到他發現也來不及了…」

 

     大少:「真有你的!」

 

泡泡:「可是這樣會不會太狠了?」

 

胖胖︰「放心啦!一個禮拜之內還有機會救,就希望這個禮拜我們能搞清楚所有的事了。」

 

大少拍拍手,「好了! 時間差不多了,party time!」

 

這少了阿飛的5個人為了他們的好友開始玩起冒險遊戲了

 

最感動的就屬泡泡了,大少和小涵為了阿飛,把訂婚宴當佈景,自己當成演員,婷婷和胖胖也放棄難得的假期,大家都為了幫助阿飛而努力,自己當然更要打起精神,用上所有的力氣了。

 

訂婚宴開始了終於看到余家凱放下他的工作和大家一起吃飯慶祝,大家不住的敬著美酒,這兒還有調酒服務呢!大少果然是大氣,泡泡借著甜甜的水果酒,多喝了些想助膽,餐後是舞會,余家凱也喝了不少(要歸功大夥輪番上陣的成果)。 泡泡看是時候了,邀了余家凱到甲板透透氣,給胖胖使了個眼色,大夥兒上工了!

 

余家凱很紳士的牽著泡泡,夜裡涼風襲人有那麼一點寒意,余家凱體貼的想回房間幫忙拿衣服,泡泡當然不肯…

 

「不用了! 我不冷,剛剛喝多了,吹點風醒酒

 

「妳們女孩子都以為調酒甜甜的好入口,都不知道後勁很強(趁勢抱住泡泡)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嗯, 謝謝!」

 

「為什麼一直這麼見外?老是謝啊謝的,我就沒見妳跟大少他們都這麼把謝謝掛在嘴上。」

 

「你是我上司,當然…」

 

「什麼時候你能把我當成“朋友”而不是上司而已?」余家凱更用力摟緊泡泡,卻感覺到她在發抖,「我看妳太冷了,我送妳回房間吧。」

 

「不要,我想看星星嘛,不急!」

 

「可是已經入夜了… 要不,我們到房間裡聊?」

 

「裡面還在跳舞呢,你不覺得今晚夜色真的很美嗎?而且我房裡有婷婷;你房裡有胖胖…」

 

「我說你們真的也很奇怪,為什麼這樣配房間?婷婷跟胖胖是一對,為什麼為了我們分開? 我可以另外住一間啊,又花不了多少錢…」

 

「是沒錯啦! 可是這次是大少招待,我們不想多花他的錢嘛.!」

 

「真是的,這樣換我過意不去,要不… 我們去跟他們調房間,除非妳信不過我!」

 

泡泡都快辭窮了,可是時間是能拖多久就多久了,「這樣好了,我們再看一下星星,晚點再去跟他們說。」

 

「泡泡、我想妳跟阿飛應該也同過房吧,不用那麼保守,只是同一個房間又不一定要做什麼。」

 

泡泡心想這是暗示還是明示? 還是要套我話? 突然想到被拍的照片,那他就知道阿飛在她家過了一晚。

 

「我跟阿飛不一樣啊,我們從小就常在一起睡了,每次我爸爸晚上值班,他都託阿飛帶我回家的,沒什麼。 後來我們談戀愛是比較容易親近一點

 

「那… 妳說如果阿飛現在看到我們這樣在一起,他會不會馬上飛奔回來找我算帳?」

「他不是跟那個有錢女人在一起嗎? 還會有時間理我嗎?對了,你不是說要幫我查嗎?為什麼就不了了之了?」 突然間余家凱一臉的嚴肅了起來,

 

「泡泡,妳聽好,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妳坦白,但是妳要答應我不能生氣,也要相信余大哥是完全為了妳的未來著想的。」

 

泡泡瞪大了眼心都快蹦出來了,難道余家凱要全盤托出? 挑白了說? 還是威脅她就範?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18,611
  • 今日瀏覽人數 : 522
  • 昨日瀏覽人數 : 804
  • 上週瀏覽人數 : 4,784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1,269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