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三十四章  情人的另一張臉

2011/12/15 01:15:2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關鍵時刻似乎已經到了,遊輪上余家凱終於露出了真面目…)

 

胖胖這邊還好電腦沒鎖碼,大部份是公文。 但是很多檔案都加密,胖胖用攜帶式硬碟直接對拷,想回去再慢慢研究,可是這為數不少的加密檔,硬是得用上不少時間。沒做過偷機摸狗的事,胖胖在深秋夜裡依然滿頭大汗,婷婷在大廳跟船艙之中來來回回的“閒逛,為免對講機的惹眼,她直接和胖胖用手機熱線,耳機藏在長髮裡不容易被發現。

 

余家凱幾次要回船艙都被泡泡制止,甚至不惜讓余家凱摟抱著在耳邊廝磨,說些星星月亮的無聊情話,是余家凱藉點酒意想放肆一下?還是他根本是老謀深算,不把泡泡放在眼裡? 不管如何,在泡泡的眼裡,他最多只是個貪心的警界梟雄而已,不會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更不像是色膽包天的鼠輩,會不會這樣的心態使得她失去戒心?還是余家凱真的對泡泡動了真情?利益跟“感情孰輕孰重,對Rain來說再清楚不過了,但是對余家凱來說則尚是個疑問。

 

「你身體好冰喔,我們回去吧,弄杯咖啡,我們可以聊天聊到天亮,阿飛的事我再慢慢告訴你。」

以阿飛為藉口,泡泡根本沒辦法說不,只好先點頭再做打算。

 

與余家凱的這個距離對泡泡來說是太近了,習慣了阿飛的擁抱,阿飛肩膀的寬度,他的體溫,一轉頭正好抵著他下巴的高度。 泡泡太習慣這個戒不掉的距離,甚至阿飛胸膛的味道,在此刻都佔滿她的味覺,又怎麼去敷衍另一個男人的擁抱?太難了! 走一歨算一歨吧! 不知道胖胖好了沒,只好採慢字訣,能拖著就拖著了。

 

在咖啡廳裡等咖啡的時間,泡泡閃爍著眼神不斷的望著大廳尋找婷婷的身影。 都午夜了,拉拉雜雜的跟櫃檯小弟閒扯也拖不了幾分鐘,就是不見婷婷也沒看到大少,怎麼辦呢?

 

「余大哥,要不…我們在這裡聊好了,這兒又不冷。」

 

「不好,阿飛的事情很敏感,不宜在公開場合講,這你應該也同意吧。」

 

「嗯,好吧!」泡泡心裡頭直嘟囔“好個不接受拒絕的男人”

 

「走吧!」

 

「我們先到舞池去一下,看大少他們在不在。」

 

「我跟你打賭,他們現在一定艙房裡你儂我儂,怎麼可能還在外面跳舞!」.

 

「去看看嘛!」

 

「好吧,你開心就好!」

 

泡泡心想能多抝幾分鐘就幾分鐘,可惜舞廳已經熄燈了,只剩彩帶和氣球還隱約透露著剛剛的喜氣,余家凱拉著泡泡往艙房裡走

 

泡泡著急了起來心想“怎麼一個人都沒有,婷婷呢?”

 

其實這時候的婷婷就在房裡陪著胖胖,了一晚腿正酸著,拿著飲料給胖胖順便歇會兒。 沒想到就在這節骨眼,泡泡跟余家凱要回來了…

 

別急,還有大少呢!他啊,把小涵晾在一旁,坐在船艙裡船長室裡盯著監視器呢! 一個人看著所有人的動靜,發現泡泡沒辦法把余家凱留在咖啡廳時,打了手機給婷婷,誰知婷婷正在跟胖胖通話問他要喝什麼。這艘船不大,直徑約莫五分鐘走程而已,只好再 call小涵求救,誰知小涵沒接,可能正在洗澡,看來只好跨著他的超長腿,直奔艙房。

 

趕到門口時,余家凱正拿著鑰匙要開房門看到喘呼呼地大少,「你怎麼來了?」

 

「等等,現在不能開門剛剛… 胖胖有交待!」大少結結實實的喘著。

 

「怎麼回事啊?」

 

大少拉大嗓門回應著,「他說啊…他說今晚不想當你們的電燈泡,要要你和婷婷換房間」大少還用長手檔著門。 

 

沒想到泡泡一急居然亂開口,「亂講!他那有這麼說,大少、你想捉弄我嗎?」泡泡搶過余家凱的鑰匙強要開門。

 

     大少心裡頭叨念著 “妳怎麼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伸手去擋也來不及了!

 

「泡泡

 

泡泡一開了門,原來胖胖和婷婷正在床上(當然是為掩護正在做的“工作臨時偽裝的)

泡泡一時驚醒發現自己因不願跟余家凱同房而急得亂了章法,還好胖胖機警,真是難為了他們。

 

「對不起!」泡泡掩著嘴回頭退到門後。

 

「妳看妳、那麼急性子,問也不問一下。」余家凱忙著緩頰。

 

大少一副狀似無奈的說著: 「現在你高興了吧! 人家“正在忙!」

 

胖胖假裝整了整襯衫拉起門走到門外,「泡泡、商量一下吧,反正我們也信的過余家凱…」婷婷則躲在被子裡護著電腦偷笑著,演戲的感覺還不賴嘛,誰叫余家凱的電腦東西太多,胖胖只差一點點就要完工了。

 

泡泡給了大少一個為難的眼色,轉頭到隔壁去了,更好笑的是胖胖居然追了一句,「等我弄完再跟妳換回來啦,別生氣喔!」 被大少狠狠敲了一下腦袋,「你在說什麼啦!」

 

余家凱被這一陣混亂弄的啼笑皆非,只當是年輕人氣盛的熱鬧場面,沒多說話去追泡泡去了…

泡泡拿了自己的鑰匙開了門,只好大方的請余家凱進來坐。 咖啡都快冷了,心也冷冷的,看來今天諜對諜的主角還是要泡泡親自上場了… 同時精明的余家凱居然也忘了他留在房裡的手提電腦…

 

爭取時間也不知道要多久,連個PASS 也不打。 泡泡簡直是想還來不及想,就被余家凱抱個滿懷,泡泡有點嚇到,推開他但還勉強帶著笑容…

 

「余大哥,你不是有是要跟我說嗎?」

 

「是啊,就知道你一心一意只想知道阿飛的狀況,所以才想先安慰你一下。」

 

「安慰? 你到底發現了什麼?」

「不是發現,坐下吧!」余家凱讓泡泡座到床上,一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態勢繼續說著,

 

「阿飛現在並不是在當兵,其實也算是啦!他接下這個工作可以抵兵役,確實是跟當兵一樣意思。」

 

「可以講清楚一點嗎?」泡泡一邊裝傻一邊提醒自己要開始演戲了!

 

「泡泡,阿飛現在在泰國,他為特警隊在泰國當臥底。 余大哥很對不起妳,是我錄取他的。 他是個人才也剛好符合我們要找的條件,所以…妳不要怪我,我是為了妳的將來,只要阿飛完成任務,一回來升等加加給,以後妳的生活就有保障了。」

 

泡泡裝的很驚訝的樣子,「所以你是告訴我上次我收到那個DVD都是真的,他真的跟那個女毒梟在一起?」

 

「我怕… 他是動了真情了。 其實我有很多資料要給妳看,有好幾天了,一直不想拿出來,今天趁這個機會讓妳明白現況也好,總比最後一個知道要好吧。」

 

泡泡這次真的有點怕了,「好、你要給我看什麼?」深呼吸是真的,這個倒不用演。 余家凱從口袋裡拿出一小疊照片一張一張秀給泡泡看,粒子很模糊像是從錄影帶裡截下來的或者是手機拍攝的。這一小疊的照片排起來,包括 –

 

Young Rain在酒吧裡擁舞 – 上面的日期顯示是剛到泰國沒多久

Young Rain 步入酒店房間 – 才同一天就泡泡有點不是滋味

Young Rain DVD裡的截圖 - Young 很“用力的吻著Rain,雖然看過了,此刻這麼定格, 泡泡顯的有點吃不消;頭開始低下。

Young Rain 隔天早上同時步出Young房門,Rain 還勾著Young的手…

Young Rain出勤前當眾擁吻,這是泡泡不知道的,當眾耶,那私下呢?

 

最後一張是Rain雪白著一張臉躺在病床上,Young十指緊扣著她的手貼著自己的臉,雖然是背影卻最是震撼著泡泡… 從他傾斜的身子,緊摳著Rain的手指,泡泡幾乎可以感受到阿飛的眼淚和不捨這該死的照片!

 

泡泡哭了,很堅強的哭了! 撥撥眼淚很想釐清現在是在演戲還是真實的心情反應;或許都有,演、也得演;難過也真的是難過;絕對是余家凱分不清楚的

 

女人喔就是女人;理性與感性之間能有多少距離?

 

余家凱靠過來溫柔的搭住她的肩,「就知道妳會難過,所以才猶豫著要不要給妳看。」余家凱拍拍泡泡的肩膀,親住泡泡的額頭。

「看妳這樣我也好難過,可是總比看著妳一路被矇在鼓裡好。 本來我也想,為了工作,適度的“犧牲是有必要的。 可是後來的消息越來越不對。 看來… 阿飛是真的愛上那個女人了。 也或許那個女人真的很愛阿飛,阿飛被她感動了。何況那個女的少說也有十億美金的身價,也或許阿飛發現跟她在一起,這邊再優沃的待遇也比不上。 總之,換了任何人都會做一樣的選擇吧!」

 

隨著泡泡難抑的哭泣,余家凱明顯的趁人之危越發把泡泡摟進懷裡。

 

「別難過了! 這件事…余大哥要負責,這些照片加上我的報告,我想向上級報告這個專案失敗,那阿飛的工作就中止了,到時候他要回來或留在泰國都由他自己決定。」

 

「那不就表示他要自生自滅?」

 

「妳還擔心他? 他有那個女人,我只是放他自由罷了!」泡泡心想,這根本是威脅嘛,說穿了就是明講他握有阿飛的生死權,她該怎麼辦呢?

 

余家凱甚至關了燈六神全無的泡泡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擁攬著往床上靠下,泡泡正想掙脫他的手跟已經搭上頰的唇,約莫關燈的十來秒鐘而已,突然警鈴大作,兩個人都跳了起來。開燈、開門、只見許多人都穿著睡衣衝了出來,包括大少等一行人。 胖胖衝過來邊喊著說,

 

「好像那裡失火了,快點!叫泡泡!」胖胖還探頭進去看泡泡有沒有“完好如初

 

就這麼的混亂之前,胖胖早把電腦搞定了,這個警鈴只是大少利用“財大氣粗弄的救人把戲罷了。 這後半夜大家都在大廳著睡衣純聊天了,後來證實虛驚一場。 泡泡趁機把婷婷拉回來房裡,要余家凱跟胖胖同房去了。

 

這後頭的大半夜,泡泡的心情翻擾不已,抱著婷婷又是痛哭;一會兒又說沒事的,這個遠在他鄉的阿飛或Young到底懂不懂啊!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95,852
  • 今日瀏覽人數 : 382
  • 昨日瀏覽人數 : 608
  • 上週瀏覽人數 : 4,633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27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