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三十五章 愛遊說

2011/12/21 18:49:27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心地柔軟的阿飛眼看著工作將進入最後的階段,開始對小雨展開遊說…)

 

隔天午後大夥兒靠岸了,余家凱拿回他的寶貝電腦,說是有重要公事不能送泡泡,於是泡泡一行趁著回程,坐著大少租來的附司機的小巴討論昨天的狀況。

 

胖胖:「泡泡、到底昨晚余家凱跟妳說了些什麼?」

 

泡泡苦笑著說:「他把他手上的不利於阿飛的證據拿給我看,就那些照片吧,看過的沒看過的,都是阿飛跟他女老闆的“合照,他說想打報告上去終止這個專案,讓阿飛自生自滅。」

 

大少:「有沒有搞錯啊?他自己嫌疑重大想找阿飛替死!」

 

胖胖:「泡泡、妳千萬不要被他影響到,上次那個字條已經擺明了余家凱勾結毒梟裡的內應,不然他人在台灣哪來這些照片? 假設他有抽佣的話,這可是驚人的利潤,當然不能讓阿飛破壞啊!」

 

婷婷:「我不懂,如果這樣…他派阿飛去泰國做什麼?不是掀自己底嗎?」

 

大少:「這就是余家凱厲害的地方,他在特警隊的工作是最好的位置,可以幫他獲取資訊藉以謀取爆利,可是他又不能沒有作為。剛好找個阿飛當替死鬼,大不了任務失敗犧牲阿飛而已。」

 

胖胖:「我推測他沒料到阿飛會得到女老闆的信任,居然又救了那個香港客戶,要不然沒這個字條,我們又怎麼發現佣金的證據?又怎麼一路查到現在。」

 

小涵:「如果這樣推理的話,余家凱在泰國的內應一定不堪損失,想除去阿飛而後快,所以才會讓余家凱寫報告?」

 

大少:「不對,要除掉阿飛就直接殺人就好了,沒必要動用余家凱吧!」

 

胖胖 :「你忘了他派的殺手才剛失手而已? 如果硬幹,阿飛的女老闆也不會放過他,我想他是想借刀殺人好自己全身而退吧。」

 

泡泡:「怎麼說阿飛的處境都很危險。」

 

小涵:「還有、余家凱會不會想利用阿飛的生死逼妳就範? 像昨天

 

泡泡:「對了、大少,昨天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已經六神無主了,你的警鈴真是來的剛好。」

 

大少:「那還要謝謝小涵,要不是她犧牲睡眠,我怎麼能把時間抓的剛剛好。」

 

泡泡:「怎麼說?」

 

大少:「昨天我們看情況不對,小涵自告奮勇守在你們門外,情況一不對,她就用手機通知我拉警報。」小涵在一旁猛點頭,「我一看燈熄了就知道是時候了!」

 

泡泡感動的拉著小涵,「謝謝你們,沒有你們這樣幫著我,我不知道…」

 

大少:「不要這樣說,我們答應阿飛的,妳要是少根汗毛,我們倆個就完了」難得大家都笑了。

 

婷婷:「泡泡,現在怎麼辦? 要不要讓阿飛先逃離開泰國,保命要緊!」

 

胖胖:「他那個脾氣,不可能棄任務逃亡,要逃也要等我證據足夠讓余家凱認罪。」

 

大少:「講到證據,你要加把勁了,那些加密檔有沒有辦法破?」

 

胖胖:「我想先從郵件和報告開始,那你呢? 你的銀行帳戶有沒有消息?」

 

大少︰「你給我的時間和化名,我最多只能找到帳戶,至於交易內容你有辦法嗎?」

 

胖胖:「那就要動用“駭客任務了。」

 

婷婷:「泡泡,我看你今天心情穩一點了,說真的,那些照片妳真的要相信阿飛,好不好?」

 

泡泡:「其實昨天我一想再想,如果阿飛真的冷血無情,那他就不是我愛的那個阿飛。 他如果不是那麼多情,他的女老闆又怎麼會愛上他,他那個香港客戶也不會想幫他。世界上很多事就這麼奇妙,余家凱看他單純成不了事,所以派他去泰國,結果反而壞了他的大事。 我想開了,都是天意!」

 

泡泡拿出戒指套上轉了一轉再繼續說著,「緣份吧!也許,他跟那個白令雨真有一段情要了。 我已經擁有阿飛了,我相信他會把心和靈魂都留給我

 

眾人爭看那隻戒指…

 

大少:「心和靈魂,阿飛這招夠猛,胖胖、我們也去打一對吧!」

 

胖胖:「什麼意思啊? 我看不懂!」又被大少K了一下!

 

大少: 「不是說你是電腦高手嗎? 怎麼這麼笨呢! 看到沒? 一顆心和一只鞋跟;Heart and sole sole 等於 soul, 就是心和靈魂;這是定情戒,阿飛把心和靈魂都交給泡泡了,懂不懂?」

 

胖胖:「電腦高手又不是英文高手,什麼 sole soul,我那知啊?」

 

婷婷:「不管啦! 我也要一對,你去打就是了!」

 

小涵:「我也要! 我們六個人都有,就算是交心的信物,哇!這個訂婚典禮我真是一輩子都忘不了!」

 

大少:「這個主意不錯,還是我老婆聰明。」勾住小涵的脖子,吻了起來…

 

雖然6缺一,這5個人的笑聲稍稍彌補了泡泡的不安,也許吧!放輕鬆才是面對危機最好的方法。

 

泰國這邊,女殺手的身份確定是境外人士,找不到與 Brain涉案的關連性。 Rain 按約定與Tony簽署交易合約,Tony也依約定給了Rain一個電話號碼,說是掮客的電話,還希望將來能繼續合作。這個號碼在此刻當然是撥不通的,而這中間的利差是不是會為YoungRain 甚至 Alex帶來殺機?

 

自從那一槍誤傷了RainYoung每次看到Rain,總是會先看到她脖子上的傷口。 這個有形的傷痕更像是個無形的枷鎖時時提醒著Young,他欠她的情與義。某些時候,Young會起一種莫名的念頭,希望這個疤會突然消失掉,好像他的愧疚就會減輕似的。

 

Brain自從殺手事件之後就明顯孤僻了起來,美其名是趕著出這筆大貨;600 公斤的海洛英。 他總是躲在工廠裡監工,這樣一來,他的行動還真是在眾人的視線以外。 Young擔心的除了他可能的報復行動之外,還有就是對貨物動手腳。 當然,如果 Brain能報復性的將“貨乾脆銷毀,就算是幫了Young一個大忙,Young 可以隨時回台灣交差去。 但天下那有這麼好的事? 最可怕的就是不知道他在打什麼算盤…

 

另一方面,Young則展開他的下一階段目標 – 遊說。

 

每天夜裡就寢前 Young都會幫Rain上藥,這會兒正是,Rain側著頭說著,「你一定很希望這個疤會突然間消失,對不對?」

 

「難道你希望它一直在,那個女人不愛美?」

 

「怕傷好了,疤不見了,你也會消失了!」

 

「嗯、很有想像力,那我明天就打包行李走人,妳的疤就沒了。」

 

Rain一笑:「你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暗箭難防?」

 

「妳都說了,暗 箭 難 防,擔心有用嗎?」

 

Rain坐正了面對Young認真的說著,「我想過了,你還是回台灣好了,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

 

「那妳呢? 繼續過這樣的日子? 連Alex也為了妳甘願留在這裡,你不想過普通女人的日子?」

 

「想、當然想過,如果在我爸爸被刺殺之前遇見你的話,我根本不會進來這裡。」 Rain停頓了一下,面對她的直言,Young也愣住了。 而小雨則回首以往緩緩的說著,

 

「那個時候為了我,犧牲了幾個跟了爸爸很久的手下。 我對那些人有責任;對這整個事業裡的人還有他們的家庭有責任。 我不想待在這兒沒錯,可是這個擔子我不擔要誰來?至於 Alex,我讓他有乾淨的記錄,他隨時可以回到正常的社會過日子,你也一樣。」

 

「所以… 妳為的是這些手下的生計,不是為了錢?」

 

「在這個三不管的邊境裡討生活,對大部份的人來說根本是天荒夜譚。 可是鴉片的生產卻可以讓他們過像人一樣的生活,甚至把孩子送到好的環境,有不一樣的未來。這些對豐衣足食的人來說是想像不到的。」

 

「那妳又沒有想過把生意交給別人去做?」

 

「當然想過,他們可以生產但是沒有銷售的能力和管道。」

 

「所以,我怎麼說妳都不會放棄? 這麼固執?」Rain注視Young 很久,

 

「我是很固執,理智和感情都是!」Young 迴避了Rain 的眼神,

 

「那 Alex呢? 他對妳那麼死心踏地。」

 

「我是那種第一眼只能當朋友就一輩子只能當朋友的人,這是天生的,就固執!」

 

Young顯的有點急躁,「這樣你也耽誤了他,不厚道!」

 

「我跟他不一樣,我們認識5年,老早說好了,我當他一輩子的朋友;他當我的守護神,這樣不是很好?」

 

「那是妳一廂情願的想法,也許他一直在守護妳也等著妳。」

 

「說半天,你想把我推給Alex,你可以安心的離開?」

 

「不!我真的關心你,Brain為了錢跟在妳身邊,只有Alex 是真心對你,你不想把握?」

 

「感情能這樣說讓就讓;給就給;把握就把握? 那你為什麼不把握我? 我那麼愛你…」

 

Young無言了… 還是忍不住伸出了手擦去Rain臉上的淚跡,

 

「我想妳會了解的對於感情,我也很固執」轉過身去的Young其實已經忍不住淚水,「對不起!一開始我就錯了,我以為自己在遊戲,玩玩了就走,只要把握住分寸就好,我錯了!錯的徹底」坐在床沿的Young低著頭揉揉眼睛緩緩的說著但絕口不提工作兩個字,畢竟他的工作尚未完成,該保留的還是得保留。

 

Rain 從背後抱著Young,「好了、夠了,這樣就夠了,我懂!」

 

不知道是誰說服誰? 情感的角力,本來就難有輸贏,輸的往往都是想贏的人!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468,949
  • 今日瀏覽人數 : 369
  • 昨日瀏覽人數 : 1,047
  • 上週瀏覽人數 : 7,894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6,677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