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三十七章  再見激情

2012/01/30 19:21:35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Young臥底任務的最後一件事情, Rain說清楚講明白? 他做得到嗎?)

 

天很黑了,Young不想開燈,背靠著枕望著窗外,想著該怎麼跟Rain開口,他甚至連她會不會一槍殺了自己都沒把握。 還有,該說多少實話,該求之以理還是訴之以情? 然後自己苦笑,憑什麼跟人家訴之以情啊?

 

坐在這張床上,不免這三個月來相處的一幕幕席捲上來,Young發現曾幾何時這枕頭上的髮香已經如此的熟悉;指尖的觸感居然徘徊不去… Young弓起手頂著床頭,輕咬著自己的手指背,試著穩定自己不斷翻騰的情緒,想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卻更加重這屋裡的味道…

 

有人開鎖了RainYoung猜想應該過了午夜了

 

Rain先頓了一會兒也沒開燈,脫了外套和帽子,飄下一頭長髮,在窗口一絲絲月光下閃耀著。她顯然很累了,有氣無力的拖著身子,如果加上點想像力,你會以為她還嘆著氣! 她往著浴室的方向走著,Young想拉住她又遲疑了一下,連呼吸都暫停了,她該有一點喘息的時間的再等會兒吧!

 

Rain 怎會沒看到Young呢?因為從外頭進來黑暗的空間,很短的時間內視力幾乎等於零。 人的眼睛總要個一到兩分鐘才能慢慢適應黑暗的環境,漸漸有些模糊的影像。 像不像剛跳入激情的那一剎那? 人的大腦總要花一點時間才能開始分辨激情能不能幻化成永恆

 

Rain在浴室裡的幾分鐘,不知為何嘩啦的沖水聲竟會讓Young心跳加速著。 Young刻意的轉換情緒,盤算著如何接應泰國警力、如何把火力衝突的傷害性降到最低、如何安排Alex帶著Rain先離開、如何做的夠絕又不至於互相殘殺。 浴室門開了…

 

Rain走了沒幾步就被Young一手攔住,居然沒有驚嚇到,Young 好奇的問著,

 

「妳…沒被我嚇到?」

 

「一進來就知道你在了。」

 

「怎麼會?」

 

「我習慣了一個人的空間,你在,空氣裡的味道都不一樣了,怎麼會不知道?」Young 笑了一笑,搖了搖頭,心想“這就是女人跟男人的差別嗎?”

 

「等我有事嗎?」

 

「你不開燈嗎?」

 

「不了,這樣就好,我不確定我會想記住你現在的樣子。」

 

Young拉著Rain的手挨近自己,Rain靠著他坐了下來, Young將手繞過Rain的頸撥開她頭髮,

「妳的疤好一點了沒?」

 

「醫生說這個疤可能會一直跟著我了,也好,總是留下一點紀念。」回頭看著Young

 

Young極其溫柔的出了聲,「對不起!」

 

「講幾遍了,不累嗎?」Rain笑了,用著與黑夜一樣低沉的的音色輕柔的說著。

 

“黑暗”似乎是最好的凝結劑,凝結眼神、凝結笑容,還是最佳的鬆弛劑、鬆弛緊張、解放壓力,Rain還是放下了武裝側過身去緊緊抱住了Young

 

「為什麼不讓我跟著妳?妳不知道會有危險嗎?」或許是最後一夜了,Young說的無比的溫柔。

 

「知道!你在我總是會分心,怕你被我們的武力嚇到、怕你看到那麼多毒品會不舒服,這不是你的世界

 

「也不應該是妳的,毒品的世界太沒人性,根本不適合你,為什麼不離開?」

 

「這是你的終極目標嗎?」Rain放鬆雙手坐正了面對著 Young,等待著一個最終的答案

 

 

泡泡和大家忙了一整天,看著那些一輩子也沒看過的海外帳戶和天文數字,嚇然發現原來余家凱幫自己準備的“退休金”還真不少,雖然沒有阿飛那女老闆的有錢,一輩子開跑車住豪宅也少不了了。想想自己和阿飛還真是同命鴛鴦,居然都有這等“好康,只是這請了一天假也引起了余家凱注意,余家凱邀她共進晚餐

 

一邊準備著要舉發他的證據,一邊要去赴燭光晚餐之約,泡泡的心情很是矛盾。 袁警官還找來一位已退休的調查局前幹員,幫忙釐清許多問題,大家一致認為余家凱沉寂了一陣子還是捨不下這個金雞蛋,想在泰國重起爐灶。只是他沒想到大夥兒會為了幫阿飛而掀出他過去的底,至於這些證據夠不夠讓他停職,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泡泡對於余家凱談不上仇恨,甚至還體會的到他對自己的用心用情,明天以後可能就要反目了,泡泡要用那張臉來面對余家凱呢?站在巷口望著余家凱的敞篷跑車駛近,好像是第一次這麼專注的看著他的臉龐,寂寞又孤傲的臉…

 

「怎麼在這兒等? 上來吧!」

 

「我們不要坐這部車好不好? 用走的,我帶你去一家很棒的餐館吃飯!」

 

「為什麼有車不坐?」

 

「我一直就不太喜歡坐敞篷車!」

 

OK,我先去停車,等我!」

 

「今天為什麼請假?」余家凱一上來就牽住了泡泡,泡泡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收回了手。泡泡陪著余家凱邊走邊聊,泡泡試著用自己的方式提點他,算是最後的努力吧。

 

「今天我爸爸的一個老朋友因為貪汙被起訴,爸爸心情不好,我在家陪他。」

 

「喔、怎麼會? 都要退休的人了還貪污?」

 

「好像很久了,只是最近才被發現,他好像累積起來汙了不少錢吧,馬上就要被起訴了,眼看著就要退休了!」

 

「辛苦了一輩子很不值得。」

 

「所以我才不想坐你的敞蓬車,我們都是公務員耶,你住這麼好的房子開這麼好的車子,從來不怕被調查嗎?」

 

「我從美國回來的,這車跟著我幾年了,用貨櫃帶回來的沒問題,美國的車子很便宜的,只是在台灣比較少見而已,怎麼? 妳替我擔心?」

 

「我和爸爸一直很關心你,就像他關心他的老朋友一樣!」

 

「可能我在美國待久了吧,比較洋化,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的。 不過還是謝謝你,你放心好了, 我一向光明正大的,不怕查的。」

 

「真的嗎? 你好自信喔! 我想爸爸那個老朋友應該也很自信不會被查到吧!不然啊,也不會一時大意出了破綻。」

 

余家凱神情一時緊了起來,看往馬路對面一對手牽著手要過馬路的老夫妻,應該是行動太緩慢被卡在馬路中間了。 余家凱就這麼直直的走過去,舉高左手擋住來車,把老人家接了過來,泡泡在路旁等著…

 

「台灣的駕駛好像沒有禮讓行人的習慣。」

 

「是啊! 很少人像你這麼見義勇為,這也是在美國養成的習慣?」

 

余家凱一笑,「在美國學到的壞習慣也不少,那是一個太自由的國度,只要有本事有膽識,什麼事都難不倒人

 

「膽識? 包括做壞事?」泡泡裝傻的問著,換來余家凱的定眼注視,

 

「對! 包括做壞事,而且在美國」余家凱突然笑容一收,「應該說不管在那裡,我就是一個人,無牽無掛的,膽子自然也變大了追求成就感吧!」

 

「所以你做過壞事嗎?」余家凱停了下來,看著泡泡,「泡泡我有沒有做過壞事,對妳很重要嗎?」

 

「當然! 余大哥,到現在我看到你還是當年的那個余大哥,聰明、有點孤僻但是善良,我沒辦法想像你會做什麼大不了的壞事。」泡泡講話有點急,都快露出馬腳了。

 

「什麼叫“大不了的壞事?」余詭異的笑著。

 

「比如說比如說,殺人啦,對!就是殺人!不管親自動手或借刀殺人,跟我說,你不會,對不對?」

 

「泡泡,妳今天是怎麼了?」

 

「反正,反正我就是不相信你會…唉!你要我怎麼說啦!」

 

「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 至少我不會殺妳,哈哈!」

 

「因為你之前一直說要終止阿飛的案子,讓他自生自滅,我好怕他會不會

 

「原來如此啊!我還沒送出去啊

 

「可是你說他一個禮拜以後就會跟他的女老闆雙宿雙飛了,那又是什麼意思呢?」

 

「泡泡,余大哥問妳一個問題,如果今天沒有阿飛,而我就在妳身邊,妳會選擇余大哥嗎?」

 

泡泡愣了一會兒,「沒有阿飛? 如果一開始就沒有阿飛,我會;可是如果阿飛出了意外而回不來了,我不會!」

 

余家凱認真的注視了泡泡好一會兒,「我懂了…余大哥知道該怎麼做了!」

 

 

泰國這邊仍然在一片漆黑當中,Rain仍在等待 Young 的終極答案,只是答案還沒出現,Young那黑暗中依舊如水般閃爍的眼神卻已令她難以招架

 

Young就著深夜,聲音也跟著低沉且輕柔,「再幾天這批貨就要完工了這兩天我發現了不少游擊隊在這附近出入,我怕會有事要發生了,這貨妳打算什麼時後出掉?」

 

「快了,有人洩露消息?」

 

「應該是!Alex說我們的火力不小,我怕傷亡難免,想辦法預防吧!」

 

「你好像很多心事…」Rain趁著黑;趁著輕柔差不多快碰到Young了,臉是;手也是… 這個距離連受過訓練的Young都控制不了心跳的加速度。

 

Young一手搭著Rain 的肩,不自覺又撩起她頭髮看著那傷疤,這會兒 Young 早就習慣這房裡的光線了,很陰暗,但窗戶透進來的月光下 Rain 的輪廓是明顯的,Young只能用指尖碰觸記憶中的疤痕

 

「我的心事? 這麼明顯嗎?」

 

「有什麼事可以明天再說嗎? 明天再想吧!」Rain越說越靠近Young,用著只有寸間的距離才聽的到的聲音貼著Young的耳朵說著… 「三天後,西角漁港,我們說再見!」

 

Young閉著眼仔細的把Rain的話聽了進去,是“再見兩個字嗎?  Rain的呼吸在耳際持續溫熱著這個女人被自己幾次的從身邊推開,也只有Young自己知道必需推開她的原因。 黑暗中右手觸摸著那道被自己槍傷的疤,指間居然有了痛楚,是心連上的嗎?

 

Young反射般的傾下頭用唇輕碰上Rain的疤痕… 這再見兩字發酵了,Young感覺的到Rain的熱淚沾上了他的臉頰;落在他臉上的吻傾瀉著濃烈的愛還有不捨濕了Young的鬢,卻燙了他的心和身子。 Young試著深呼吸穩住自己的心跳,誰知越用力呼吸越喘的厲害…這疤一路從耳後劃到鎖骨,Young 從輕觸、到含、到吻好似再用點力氣,這疤痕就會消失一般

 

是擋不住內心的火吧還是感情燜燒了太久,爆發出來的力道連Young也始料未及,Rain身上的薄紗滑落以後,一切已不在兩人理智的控制範圍了! Rain應該是把全身的氣力全放移至指尖了,Young的黑髮交錯在她細白的指間,這個力道不多不少正好讓Young 清楚她說再見的決心。而Young呢? 從被動的接受這份滾燙的愛到身體逐漸的回應又能有多少的距離?

 

然而…愛得太遲卻是完全不必說出口的事實。 Young或許掙扎的太久,累了!或許愧疚於始終無法用真實身份面對Rain。 而此刻,也只剩這最後的一個機會還給Rain一個真實存在的Young;即使只是一個再短不能的夜,再即使這個Young很快就得消失於她的生命。 

 

怕自己太軟弱,該冷酷的時候下不了手,該絕的時候心太軟這就是Young必需推開 Rain的理由。可是Rain的大器讓自己很難受,好像一切她都心裡有數,時間地點都給他了,如果沒錯,應該也把Young的後路想好了。 Young難受的是自己就沒有一點勇氣把真相告訴她?還是她連真相都已了然?

 

再見好像是最有魔力的兩個字為什麼Rain會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一切的一切,又能像她想的,安排的一樣按章演出嗎?

 

Young的版本呢? 又有什麼事件會在他的版本以外意外上演?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29,158
  • 今日瀏覽人數 : 626
  • 昨日瀏覽人數 : 816
  • 上週瀏覽人數 : 5,077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7,122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