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三十九章   火線倒數

2012/03/01 23:24:5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倒數讀秒, Young在火線上能不能全身而退?)

 

Young的手機斷續的響著,躺在他的抽屜裡。 而 Rain 正在他房裡,為什麼會在這裡發呆?是在練習灑脫? 是吧!想趁Young不在,在他房裡多待一會兒,也是,這裡充滿了他的味道、他的笑、他的形影、好像還聽的到他的聲音。明天晚上約了要去酒館聚餐,應該是他們最後的相聚了。 也不知為什麼,一切都安排好了 Rain還是覺得不踏實,總好像老天爺不會這麼乖巧似的!也所以了,她不自主踏入了Young的房間,也聽到了連響了很久的手機聲

 

好奇吧! Rain還是違反道德標準的看了一下手機,台灣的號碼,不知是誰? Rain很想接,可是憑什麼呢? 算了吧!只是…知道了他跟台灣聯絡,Rain又是失落又安心,五味雜陳。 失落的是Young終究還是要離開了,安心的是台灣的“朋友還記得他,還跟他聯絡,至少送他回去後,他還有朋友可以依靠。 至於是那個朋友,Rain終了還是不想知道,反正都已經決定了,就不要瞻前顧後了,灑脫一點吧!

 

Rain終究還是沒接電話,所以泡泡這邊當然不會知道阿飛到底怎麼了,倒是大少繼續在解謎,他突然想到…

 

「胖胖,你電腦裡是不是有阿飛之前剛進去時傳來的平面圖,那個白色的別墅? 這個white house 應該是主屋,快給我平面圖!」

 

大夥在電腦上看來看去,一致決定是主屋西北方85米處,居然是彈藥庫。 這個Brain果然夠狠, 先拿下彈藥庫,絕對讓白令雨無力抵抗。 這後面的兩項就不得而知了,也許是佈署的人數、或是有關付款,怎麼辦呢?這關鍵的兩小時會不會成為致命的兩小時? 如果再找不到Young的話

 

這晚到了深夜,Rain 又繞到了Young 房裡,還沒回來。 為什麼又走到這兒? 說不上來的煩燥,讓Rain忍不住又來看看,Young已經整理的差不多了,應該是對她的安排沒太大的異議。 所以才會安排聚會也同時踐別,既然這麼明確,為何自己心裡會如此不安?有時候第六感是會很擾人的,絕不只是貪戀Young 的溫存而已,Rain可以很肯定這種不安就像Young的影像越來越模糊一樣

 

又午夜過後了,還要不要再等? 明天還很多工作,要做最後收尾了,5點以前可以把工人遣回,6點跟Young 吃最後一頓晚餐,可以的話,再和Young共舞最後一回,一個美麗的ending,希望他能夠把這些記憶永遠存放在心裡的一個角落裡。  Rain笑了一笑,就這樣了,不要再多想了,回去吧!

 

Young趕在午夜回來,Rain前腳踏出他的房門,他正好在轉角出現,望著Rain 的背影,僅管心跳快了,手也伸了出去,Young還是沒有喊她。 既然早就想好了不跟她碰頭,Young咬了下嘴唇呼了一大口氣,沒想到她會在這裡等他,忍著吧,這時候不能再節外生枝了。

 

Young 小睡了一下子,隔天天一亮就出門去了。 Young的手機呢? 還是躺在抽屜裡,直到Young要出門才發現完全沒電力了,匆匆充上電後才出門的。今天要進城去拜訪泰國的特警隊,先打過照面,再確定下午的行動時間和路線,看看他們的警力、武力和人員,Young 放心的謝過。再轉往下一個地點,泰國的第一個住處做最後的巡禮。

 

泡泡這邊經過一夜狂call,大夥都累到睡倒了。 一大早決定先聯絡泰國警方,沒想到阿飛才剛走,又錯過了!這時間改是不改?  對了,如果Brain把傳真傳錯到胖胖辦公室,那豈不是沒聯絡到真正的游擊隊? 這是個大疑問,怎麼沒人發現呢?

 

阿飛到酒店的時候太陽還高掛著。 雖然酒店也還沒開始營業,不過有作些簡餐咖啡的生意服務往來客商,泰國妹看到Young 有點驚訝。 這會兒店裡的客人似乎比平常多個一倍左右,有那麼一批看來像是外地的人,又像當地人,總之有些個不尋常。泰國的大眼妹看四下人們都各說各的,一把把Young拉到後頭儲藏室 –

 

Someone is looking for you!」泰國妹緊張的說著,

 

Who?」Young問著,

 

I don’t knowI saw you saw you on paper。」泰國女生一直想要解釋,不斷的比手劃腳…

 

show me!」Young試著想去了解她“比和“說的意義。

 

Young 跟這個小女生的投緣起自她的大眼睛和陽光般的笑容,最讓Young感動的是她不因窮苦和身份低下而自憐,永遠帶著自信而不卑微,這等堅毅在這種邊境地方並不容易。 儘量避免和客人多攀談的小女生因為Young大方的小費,總是多給他很多的笑容。 而且Young從不多說或多要求,在這種額外要求其實很常見的小酒館,兩個人的默契就越來越好了,Young甚至還幫她擋過不少酒客的騷擾。

 

快滿16歲的她轉眼間很快就要成為很多惡客人找“樂子"的對象了。 Young 也不知為何,在這段當過客的時間內最最放不下的泰國人就是她了。 於是今天他帶著剩下大部分的美金,想拿給她讓她換個地方工作,不要再留在這個“危險"場所了。沒想到Young的一念之仁卻意外幫了自己一個大大的忙!

 

泰國女生拿著Young給的錢,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因為她急著想說清楚想說的話,於是先收下了錢,顯的緊張的她東張西望的,確定沒別人看到,拖著Young到樓上的客房去了

 

這會兒是她拉著他的也不知她的意圖,Young只好跟著上樓這麼偷偷摸摸的,女孩子拉著Young到了角落再轉角的一個小房間,躡手躡腳的拿工作的鑰匙偷偷的開了門…

 

拉著Young的手到房裡的一個角落,小小的床頭櫃下頭有個小置物櫃。女孩子拉開小門,裡頭擺了一台小小的機器;是台傳真機器,再裡頭推了一些紙頭。 女孩子有點手抖的拿了出幾張,一張居然是Young的大頭照,手機偷拍的又再傳真過,雖然模糊但一眼就可以看出是Young。 那還是在去接林太太的那天,當眾吻了Rain的同時拍的

 

Young大吃一驚,把裡頭的其他紙也拿出來,有一張去文、兩張回文,去文是–

D TO B

Where & when

Why so late

 

另一張是就著原文寫回文再傳的,在上張紙頭上的下方空白處亂寫著–

FAXEDLAST MIDNIGHT

又下面一點又寫了兩個大大的

NOSEND AGAIN

又成了一張去文

 

還有一張在機器上還沒“切"下來呢,Young還沒看過這麼古老的傳真機,一把掀起來一看,正是–

 

B TO D

L-White House, west-north 85m

T-11201800

P-12

G-UN

 

Brain 重傳給游擊隊的,Young看了一眼已經知道怎麼回事,尤其在上面的第三行,用粗筆劃掉1800這四個字,重新寫上1700。 這時腳步聲響了,還不止一個人。 泰國女生緊張的拉著Young從另一邊的樓梯快歩跑了出去。 事出緊急,Young還來不及撕下傳真紙就得跑了,再不快,這幾個人哪會放過他們。  oung示意要女孩快躲進廚房去,自己則從廚房旁的後門溜走。

 

邊跑邊回想紙上的內容,一個字也不能漏掉,最恐怖的是那排數字– 11201700Young心想1120是今天,那為什麼要用手寫著1700? 這時Young手一抬手錶上正show1615…

 

阿飛全身一麻一冷,麻的是Brain 居然拿彈藥庫當首要目標;冷的是時間,居然改成今晚的五點,那他原來安排好的六點聚餐,到酒館的車程才約莫十來分鐘,豈不是救不了他們了?難怪剛剛下來店裡的人幾乎都走的差不多了! Young 想到小雨和Alex 要面對強大的火力,毫無防備下,恐怕難以脫身。 Young沒能多想,立刻決定回白屋馳援,於是Young就著山路狂飆……太陽快下山了

 

台北的袁警官看找不到阿飛,電腦又顯示他人正移動於市郊的某的點上。 看情況不對,已經將突襲的時間改為1800了。 誰知Brain又提前到1700,這一小時的時間差到底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呢?

 

阿飛駕著重機狂飆於婉延的山區公路上,午後了,山嵐漸起還飄著細雨。 專注的Young無法不讓思緒也跟翻轉,辛苦顧店的媽媽、像姐姐般待他的阿姨、愛黏著婷婷的胖胖、郎才女貌的大少和小涵、一直與爸爸同等地位的袁爸爸、摯愛的泡泡每個人的臉和笑容就像底片似的在眼前一張一張帶過;一個循環又一個循環。

 

在這個將擺脫Young身份的時刻,阿飛試圖為Young作一個定位,是一個身份、一段歷史、一場戲、還是一個分身? 以下的一個小時是他抽離的最後時刻嗎? 這個早上他才了結了Young的一些人情, 就是不想有太多遺憾,但這個附帶“贈品卻眼看著要改變他所有的計劃了。 Young想到答應過媽媽說什麼也要保住這條命,絕不輕言犧牲,更想到留給泡泡的心和靈魂是一個多大的承諾,可不能少了這條命,否則這個承諾要叫誰來實現

 

使人堅強也叫人怯弱

 

1635–再幾分鐘就要去入“白屋的範圍了肅殺之氣在心裡升起。這個時候也許Rain 正在謝過辛苦加班工作的工人,所以應該在工廠裡,或動作快一點已經準備要梳洗換裝了,那就在她房裡。 Alex應該在車庫裡準備出門的車子,彈藥庫正好在工廠和車庫中間,所以他很希望Rain 是在她房裡但是如果這樣,Alex要支援 Rain,甚至帶走她就很困難了。

 

1645–黃昏了,光線越來越暗…Young已經顧不得泰國警方幾點才會來了,等不到支援也得進去。 至少貨可以再追,人命則刻不容緩該死的手機居然不在身邊,否則至少可以通知裡面的人。 到了門口剛好看到運飲用水的卡車正要進去。 Young則先到別墅外圍非常小心的繞了一圈,看到Devil了!一群人十來個左右,車子呢?仔細一看,一整排越野車藏在樹林裡頭,最重要的載貨的車卻不見蹤影。 想不通,這貨一定得運走才行,少說也得一輛3.5噸的小卡車才行,不可能沒車,也不可能用重機分開載

 

糟了! 剛剛那台載飲水車的小卡車…Young終於懂了!Brain 利用了固定載水來的小卡車進去裡頭,不會有任何人懷疑。 裡面可能是人也可能有武器,現在呢? 衝進去? 還是先撂倒這批等著接應的人

 

就在這時候Young 一個抬頭,看到Rain 的房間燈亮了表示她的人在這邊,沒在工廠。 Young一則以喜,如果Brain開動 Rain 不在火線上; 一則以憂,YoungRain之間夾著這一批火力,要怎麼通知她、警告她呢? Alex的支援太遠了,Young做了一個決定

 

1655Young必須先警告Rain,讓她不致於坐以待斃。 也沒時間多想了,Young溜到機車後頭,把其中一台車的油蓋打開,車子扳倒,讓油料漏出來。 他自己走到逆風處,點了打火機往機車一扔,瞬間轟然一響,樹林一大片火海,煞是壯觀只見那一票正準備翻牆而入的DEVIL為了保住其他的代步工具一時手忙腳亂起來…

 

1657 Young提前開戰了!他一向不喜歡站在暗處,不過這次可太亮了,所有游擊隊的人員全數曝了光, 當然Young也把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成為鏢靶。 不過Young靠的可不是莽撞,爆炸為自己爭取了一點間,他早想好了,Rain一發現歹徒的蹤跡一定會警戒。 他在點火的同時已翻牆入內,直奔樓下與Rain 會合,Rain非常驚訝在這裡看到他,但仍面露了笑容,扔了一把 90Young的手機給他,找好了掩護。

 

「充好電了,怎麼回事?你要怎麼做?他們有多少人?」

 

「十個左右,可是剛剛進來一台卡車,不能確定有多少人。」

 

「送水的? 難怪Brain會改我的班表,現在怎麼辦?」

 

「他們勢在必得,可不會手軟,你小心點!很認真的看著Rain,他們第一個目標是彈藥庫,走吧!」

 

「你怎麼知道的? 你要正面衝突? 不行,我們沒幾發子彈啊!」

 

「所以才要到彈藥庫。」兩人邊跑邊討論,

 

「你走好不好?不要淌這場渾水!」

 

「我是始作俑者,我來解決,好不好?」

 

「為什麼這麼說?」

 

Young知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只好罷口。 前面載水的車子正停在工廠旁邊,看來Brain已經制伏工廠裡的人了,說不定馬上要搬貨了。 Young 遠遠看到後面的追兵,他的策略應用正確延誤了他們的時間,所以他料的沒錯,彈藥庫是安全的。好個兵分兩路,這個 Brain 果真想要速戰速決!

 

Young直接拉著Rain衝了進去。 Rain差了警衛守住出入口備戰,自己則守住窗口,Young拿起手機打給 AlexAlex正在準備車子,

 

「你在那兒? 不是約好六點?」

 

Brain找人來劫貨,你那邊看不清楚,車子呢?」

 

「在車庫,怎麼辦現在?」電話還沒掛Young就發現了工廠外頭有狀況了…

 

「他們開始搬貨了,Rain,這裡有長槍嗎?」

 

「有!」Rain拿了一把給Young,他瞄準車輪連給了兩槍,命中!

 

「你這樣不是打草驚蛇?」

 

「不能讓貨出去,那會害了很多人!」

 

「你

 

Young 還沒發現自己已經說錯話,可是Rain 的臉色已經變了!

 

Alex在電話裡狂喊,「到底怎麼辦?」

 

「把車開到彈藥庫後面,小心點!」 

 

對了, 那群游擊隊呢? 正準備包抄彈藥庫

 

Rain發現了什麼了嗎? Alex 能幫的上忙嗎?這內外的火力一開,又會發生什麼狀況?Brain會輕易放過Young嗎?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71,786
  • 今日瀏覽人數 : 168
  • 昨日瀏覽人數 : 961
  • 上週瀏覽人數 : 4,839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59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