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阿飛的故事   第四十二章 火焰之死

2012/04/18 20:45:30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眾人急著追蹤阿飛的生死,而他也正自導自演著一場駭人的死亡戲碼…)

 

自阿飛上了Brain挾持的防彈車,胖胖在台北就差不多讀不到晶片的位置了,那是因為防彈車的關係。所以一票人忙著聯絡可以派出的救援,但是泰國實在不小,大少連最可能的碼頭,車站都挑出來了,高速公路也設了路障只能求神保佑了!

 

泡泡不懂的是為什麼要關掉手機,讓幾顆心這樣懸著,她不知道阿飛正進行著一項重要的行動,一點差錯都不能出,更不能分神。唯一的一件事就是阿飛代替Rain 成為人質,這讓泡泡在一群忙祿的人中間,心情無端的復雜,每次當她信心漸失,她總是轉著左手的戒指,就像現在

 

「女兒啊! 不要再跺了! 妳走來走去連我都心煩了!」

 

「爸,阿飛被劫持走都半個小時了,怎會一點消息都沒有。」

 

「我還是覺得你不用太過擔心,因為這個狀況是阿飛自己設計的,他一定計畫好了,不會平白犧牲。」

 

胖胖:「等下,你怎麼知道是他設計的?」

 

袁爸:「就直覺吧!阿飛越是衝突的場面越冷靜。 我不相信他會沒有準備就自己上場玩這種犧牲戲碼,一定是這樣的!」

 

胖胖:「那為什麼不跟我們先說好?」

 

袁爸:「這兩天事情太多,也許他真的不方便跟我們聯絡,說不定根本是突發狀況。」

 

泡泡:「有沒有可能他只是為了救白令雨才不得不?」

 

大少:「泡泡,就算為了救她,他也不會輕言犧牲,他答應過我的,會好好活著回來的,他對妳有責任,對任媽媽更有責任。」

 

泡泡:「對! 我要對阿飛有信心相信他不會輕易離開我,他不會的…」.

 

大少:「泡泡,妳先放下心吧,我們能做的都在做了

 

這個晚上除非阿飛傳回平安的消息,大家應該是很難能安心回家的。

 

Young這邊,Rain僅管再怎麼不想放手也不成,Young 極溫柔的掙脫拍拍Rain的頭,這個只屬於他們倆的暗號,Rain 始終停不下淚水,Young額頂著Rain的額,鼻尖頂著鼻尖…

 

「小雨,記得我現在的樣子吧! (Young對著Rain 含淚的笑著) 這一段日子,你曾經那麼快樂, 不管是對的、錯的、我們都曾經擁有過。」

 

「這一段日子? 那你快樂嗎? 最後給我一個答案吧!」

 

「妳答應乖乖跟Alex走?」

 

「嗯!」

YoungRain的耳旁很輕聲的說了一句話,兩個人微笑著互撥去眼角的淚。

 

Young轉向Alex 揮了揮手, Alex走了過來,來不及跟Alex說再見,只見Young轉身快步的跑了出去,向著Brain所在的車子…

 

Alex也拉著Rain快步離開。

 

Brain看著Young進了車子很滿意的煽笑著,

So touching…I almost shed my tears…」(很感人!我都差點掉眼淚了)

 

Drive!」(開車!)Young一臉的冰冷。

 

Brain又把Young的雙手綑綁起來, Sorryjust for precautionwhere to?」 (抱歉,為了保險起見,上那兒去?)

 

Young 指著酒館後頭一條小小的岔路勉強可以過一台車子,事實上也算不上是條路,祇是雜草中的一條小徑而已。

 

Can’t we take a real road?」(怎不走條像樣的路?)

 

You must be kiddingthe whole city is hunting for you!」(你開玩笑嗎?整個城市都在追拿你)

 

OK OK then where?」  Brain 都開到無路可往前了。

 

Turn right!」(右轉)

 

轉過了彎以後就看到岩石群後頭的海了,現在正在退潮。

 

Where is your boat?」(你的船呢?)

 

Young看了看手錶也差不多了,「in one minute!」(再一分鐘!)

 

果然,是艘小型遊艇,幾乎無聲的靠近岸邊。 Young還環視周圍,好似在找什麼東西或人…

YoungBrain推著上了艇,

 

after you!」這Brain果然不相信任何人,非要Young走在他前頭上船。

 

Young上了遊艇之後就開始注意四周似乎在檢查什麼。 而Brain則神情嚴肅的檢查車子的油料,一樣一樣的好像一切都在他的如意算盤的範圍。 一切都ok了,Brain鬆了口氣同時把玩著掌心雷,萬萬沒想到有一天他會在這種狀況下逃離泰國,越想越不甘心,但是在這船上,Brain有點弄不清方向,Young還教他怎麼看羅盤,看星宿位置,如何掌舵。  終於,船開始開動了…

 

Young:「This is easy…

 

Brain:「Perfect  I’m finally out of Thailand  So… it is time to say good byeI know I made promise and break it now  So whatYou made to this scenario, it is even, isn’t it?」

(很好! 我終於離開泰國了。 所以…現在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我知道我承諾過又失信,那又怎樣?是你讓我落到這個境地的,我們算扯平了,不是嗎?」

 

Brain把手上的掌心雷握了起來,意圖很清楚。 但是Young 反而往後頭瞄,終於,Young看到了另一艘船,比這艘還大一些,方向是差不多的,Young打開了手機開口說,  

 

Brainlet me call my girl to say good byethat’s all I ask。」

      (讓我打電話跟女朋友告別吧,這是我最後的要求了!)

 

okI can’t see why not。」 手槍一直指著Young… 雖然有點不耐,但也大方的答應。

 

Young第一通打給Rain,頭向著後面的船原來壓根就有兩艘船。 後面那艘就是AlexRain所用來偷渡用的,電話接通了… Young使著略略沙啞又輕柔的聲音對著手機說著…

 

RainI call to say good-byeno regretno sorrowno tears Just remember what I said to you。」(Rain, 我打來告別的,不要後悔;不要難過;也不要流淚!就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

 

Rain毫無反應的餘地,目瞪口呆的看著站在船尾的Young…雖然距離很遠,可是Rain一眼就看的出那是YoungRain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能雙手掩臉,直盯著Young,心跳爆快,Alex就站在她的身後…

 

Young又再打另一支號碼,不過Brain已經不耐煩了,揮手要他掛電話,電話接通了,泡泡只聽到有人在“大聲說話。

 

We are off shore nowYoungat the endI must sayglad to know you!」Brain拿著槍正對著Young的腦袋,此時豪不遲疑的Young 從袖子裡抽出了筆槍,直接向著手銬開了一槍。 Brain被突如其來的槍響嚇了一跳,Young則反身躲到了預先計劃好的掩蔽,點燃了安排好的引信這遊艇就像過年的鞭炮一樣,從船頭、船身、船尾Rain 的面前連環爆炸

 

這兩個Young生命中的女人,一個親眼看著他站著的船艙就這樣化為一團火球,另一個在手機的那端聽著吵鬧聲、槍聲、爆炸聲,大聲哭喊著,「怎麼回事?阿飛、阿飛、發生什麼事了?」

 

台北所有在場的人全亂成一團

 

「爸、是阿飛,他出事了! 我聽到槍聲,聽到那個老外的聲音,阿飛會不會被殺了… 爸,怎麼會這樣?」泡泡邊說邊發抖,這事來的太突然了!

 

「泡泡,別哭,先冷靜一下,胖胖,找的到阿飛的位置嗎?」

 

「不行,剛剛還看的到,現在沒有了!」胖胖皺著眉頭說著。

 

「怎麼可能? 剛剛呢? 最後的位置?」

 

泡泡一聽已經看不到阿飛的位置,一時愣住了,趕緊到螢幕前。「你告訴我? 什麼情況會接收不到晶片的位置。」

 

「干擾太強,像那台防彈車就是,它有抗幅射、X光的功能會導致干擾,要不… 晶片受損!」

 

「受損?」

 

「比如說阿飛受傷什麼的。」 幾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好像都沒人告訴我阿飛的晶片植入那裡,到底在那裡?」

 

「泡泡,妳先不用急,阿飛的晶片植在右手小指上,是最精密的科技,但也因為精密蠻容易受損的,妳不用因為這樣太著急…」

 

「怎麼會放在小指頭上?」

 

「喔、那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原因,因為他的小指本來就受過傷,這樣跟本不會引起任何懷疑,將來要取出也比較不傷。」

 

「你剛剛說最後出現位置在那兒?」

 

「很奇怪,我如果沒記錯比照座標是在海上可是阿飛怎麼跑到海上了。」

 

「對!我好像有聽到什麼 off shore的。」

 

「快!通知泰國派海上搜查隊出海,給他們座標,快!」

 

     「好! 我馬上聯絡!」

 

 

目睹遊艇爆炸的Rain 手裡還拿著手機,一分鐘之前才說完話,“I call to say good-bye no regret! No sorrow! No tears! Just remember what I said to you”竟成了他的遺言, Rain 是不能接受的。

 

要她不傷心,Young怎麼能說的這麼輕鬆? Rain還記得他的聲音很沉,有些啞;甚至有一點抖,是他設計的爆炸? 還是Brain?抱著滿腦子的疑問,Rain跪在地上,不停的掉淚但沒有痛哭,她一直回想著Young說的記著我現在的樣子, 是的,那才幾分鐘前,Young 的含淚眼神,溫柔的笑容,如果這是他要Rain記的他的樣子,就這樣吧

 

Alex一直站在她身後。 「Rain,我們該走了,這麼大的爆炸,警方一定馬上就到,這邊也一定會加強巡邏,到時候會離開不了。」Rain 點點頭。

 

Alex,這是Young在酒館裡交代你的嗎?」

「嗯,他告訴我遊艇位置、時間,還有寸步不離開妳、還有,看到煙火立刻離開,絕不多留,我想這就是他的意思。」Alex看著那一團團火球似乎也沒預料到會是這樣的場景。

 

Rain一時陷入深思,看到煙火?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Young事先計畫好的。 他說過 –“他是個瘋子,留著他,絕對是個禍害。” Rain 一一回想,Young 的意圖很清楚,只是自己沒有發現而已。 突然間 Rain 釋懷了,Young一心為工作卻又幫她留好了後路,幫她想好了脫身的方法,這麼的用心良苦,她不該辜負他了。 Rain 決定了就此遠離毒品交易,離開這個美麗又難忘的傷心地,往前走吧!一如Young所期待的。

 

「好吧!我們全速離開。」

 

 

台北這邊經過密集的聯繫,終於有了消息,大少鐵青著一張臉開了口:「泰國的消息來了…」

 

所有人異口同聲:「什麼消息?」

 

大少口譯:「發現一遊艇爆炸,火勢猛烈,船上疑有兩人罹難,一個是通緝中美籍毒販,一位是台灣特派警務人員,目前警方人員正在等待火勢稍滅,以便上船找尋生還者。這上面還註明“船上遇害人員側寫由船東提供,由警方推測尚未經證實。」

 

泡泡一聽馬上癱坐在椅上雙手摀住了嘴,事實上是每個人都臉色難看大少雙肘頂著大腿;雙手摀著臉,胖胖整個攤在椅背上面色凝重,只有泡泡的爸爸

 

「你們都不要這麼著急好不好?  憑這條消息跟本不能斷定阿飛已經犧牲了,他之所以會撥那通電話一定是想說什麼,只是來不及而已。泡泡、你們兩個應該對他有點信心,我不認為他會這麼容易就死了,不會的!」

 

大少:「對! 袁爸爸說的很有道理,問題是我們現在怎麼辦?」

 

胖胖:「等泰國警方搜索結果,那要等多久?」

 

袁爸爸:「這是重點案子應該會很快,大家耐心點!」

 

泡泡:「可是我不想等了,爸,我想去泰國,明天一早,就算真的死了也要看到人」泡泡一臉的蒼白,六魂無主的說著。

 

袁爸爸:「妳去又不能改變事實,在這邊等就好了!」

 

泡泡:「讓我去吧!我要第一時間知道結果。」

 

袁爸爸:「爸爸保證,阿飛不會有事的,而且這個時候阿飛需要我們做後援。我想… 說不定今天夜裡就會有消息了

 

泡泡:「夜裡」泡泡失神的說著,「好! 就等今晚」

 

 

Alex:「在酒館裡,Young到底跟妳說什麼?妳會毫不遲疑的跟我走。」

 

Rain:「那是我跟他的約定。」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754,803
  • 今日瀏覽人數 : 62
  • 昨日瀏覽人數 : 773
  • 上週瀏覽人數 : 4,438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8,535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