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四. 愛難成全

2013/03/13 01:44:00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一個人,尤其是女人,為了愛可以做出什麼事,可以犧牲到什麼程度,這一集全演出了。 觀眾是否與我一樣為玉奴悲哀,為妙戈嘆氣,為沈雪如(呂母)惋惜。 那個年代的女人如果勇敢追求愛情往往落入不貞,不潔,不名譽,一回頭已無路可退,唉!

 

     眼看著樂兒與雲狂相知相許,心焦的妙戈一邊觀察著一邊計算著,天真的她居然利用了樂兒的愛打抱不平,央求她去放了被囚禁的玉奴。 同時居然假意要雲狂去阻止樂兒,(這妙戈會不會太了解雲狂了?就知道他不會贊同樂兒? 好啦!是編劇太了解雲狂)這一段看的人發傻,這呂府也就這麼大,她設的計再巧也不會沒有縫隙,只能說狗急跳牆,人急慌了張了! 愛情的力量就那麼讓人痴傻,所以後來她做的事(以上吊欺騙樂兒;一只玉珮污陷雲狂,雲將軍,你的玉佩也太容易掉了!)似乎也只能證明她寧為玉碎也不肯放棄愛情的決心,這等決心如果用在正途上,豈不力可斷金?

 

     樂兒與雲狂的愛情看似堅定,但為是否該救玉奴一事也顯露了兩人觀念上的差異,現在的樂兒或許有堅定非雲狂不嫁的決心,甚至願意為他走入三從四德。 但從她憑妙戈幾句話就取消婚禮,(不過呂父也是只憑樂兒一句話就相信她已孕,古時候的人還真好騙),就願意讓出雲狂,真讓人懷疑她對雲狂的堅定似乎不如她的正義感或者說對妙戈的義氣。 也可以說,她與妙戈的差別當下立見。 怪只怪命運捉弄,怪只怪妙戈的死心眼,當然,還有雲狂這個頭號罪魁禍首。 他說他已經防著妙戈了,卻與之在屋頂上喝酒談心沉沉睡去,難道不知道如此行徑,換了任何一個女孩都會癡心妄想嗎? (不然你問問一種叫“稻米”的人類)害人精如此害人,又怎麼怪妙戈捨不得放手呢?

 

     沈雪如果然是呂家最聰明的一個(上集妙戈說的),舊愛相逼,眼看著忠義難全,愛更難全,權衡之下還是以死明志,用生命來成全忠義,換取全家人的安全。 只是那平安符的設計顯得多餘了,張吉如果是個有情又守信之人,就不該下令處決呂家一家在先,見平安符又瞬間平反在後,君子與小人之差矣。 況且,個人深感呂夫人此舉雖說是同時成全名節與愛情,但她的選擇其實很簡單,是對丈夫與家人之愛,也只有摯愛才能讓人捨生相救,而舊愛仍在之說,只是權宜而已,否則,大可救人又可與舊愛廝守終身,不是嗎?

 

     這集最詭異的地方當屬妙戈出賣雲家叔姪,欲陷呂家於險這一段,實在不解這麼編的意義何在,為錢?為愛不得之恨? 之前的養育之恩呢? 之前的一片癡心呢?(如果我沒猜錯之後也是)難道她不知道戰場上對敵人是不會手軟的,難道情場也是? 愛難成;愛難全;就毀之不悔? 希望下集能找到答案!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447
  • 今日瀏覽人數 : 377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