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九. 末路狂沙

2013/03/21 01:03:2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陳王的最後一著;利用蕭輝藉投降之名;行行刺之實,蕭輝卻借機投靠,若非一枝“妾如籠中鳥”的不明竹簡,蕭輝豈能苟活? 雖言不殺來使,但叛軍之將往往難受重用,可見這雲狂雖然是戰王,還是有細膩之處。 先進城的寇家軍識時務的退兵30里禮讓雲狂的大軍,又要求進城安頓兵馬,是否將激起陣陣狂沙與戰事風雲,有待觀察。

 

    「成王敗寇」;若王即是寇呢? 陳王領眾臣降於海天的寇家軍,同時也引進海天的一批雜牌軍大肆殺虐宮裡的人,看的人心驚膽顫。 與隨後呂樂說“聽聞寇公軍紀嚴明;善待百姓”,難道寇家軍可以在一夕之間重整軍紀改良名聲? 于編的效率簡直無人可及,好了,是我太挑剔了。 這是劇情編排的順序問題,一因一果,少了足夠的時差而已。 羅豐的末路原本有妙戈相陪,只是這妙戈自從聽到雲狂的大軍將至,心就已經不在了。 沒想到她母女同命,或說自古女人只有隨夫生;伴夫亡,從不是個獨立的個體,真是悲哀!

 

     這妙戈逃過了寇軍的污辱卻逃不了海天的魔掌,原因呢﹖ 當然又是云大將軍惹的禍!誰叫妙戈口口聲聲“我是雲狂的女人”,殊不知這海天誰都不恨,最恨的就是奪他所愛的“雲狂”兩個字嗎? 即使剛剛才下令不得濫殺宮內的人,海天自己就犯了自己的軍紀對妙戈下手,這爭愛之恨有多深,不言可喻。 (不可謂“奪”,對雲狂來說才是奪,對海天來說,只是一個“爭”字都算多了) 沒想到此舉反而讓妙戈得了機會與雲狂重逢,烽火當中只見雲狂不斷的追問著樂兒的下落,癡情如伊,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心動,何況是自己曾經深愛過的他。 妙戈的心情應該每個人都會懂,尤其經過幾番風雨,命也認了,也曾放手一博,甚至也嘗試去愛一個至少深愛自己的男人羅豐,當一切都已徒然…

 

     到這裡我發現我懂了妙戈了,如果一個女人幾經掙扎,只求一個能夠依靠的臂彎,不惜付出一切代價只求一雙扶持的手,幾經風雨之後,老天爺卻又把最初的最愛帶回到她的眼前,換作任何人都會將生命最後的機會全部賭上! 於是她毫不猶豫的喝下那杯毒酒;卻也因此換來霸王的真心相待。 不管誰先愛誰,愛有幾多憐憫,眼跟前的,抓的住的才是真的。 對霸王如此,對妙戈也是。

 

     只是命運對霸王來說真的太殘酷了,呂樂別嫁的消息來的如此紮實,簡直無可懷疑。 背信之恨發生在最愛之人,全然摧毀了他對愛情的信念與希望。 霸王的怒氣非關他是匹脫疆之馬,而在於他對感情的信任被毀於一旦。 而此時妙戈的細膩對待,捨身相救,不取不求,任誰都不忍棄之不顧。 這也是劇本微妙之處,當初的妙戈曾經如此的驕縱,處心積慮的要爭奪愛情而不得。 如今的她千帆過盡皆不是;回首還能得霸王垂青,也難怪她願生死相隨了!

 

     這集裡頭故事的進展相當快,鐵面無私的錢忠為保雲狂的王位,居然派親信刺殺妙戈。 這整段戲其實不甚合理卻又促成了霸王與妙戈的姻緣,其實緣與份都到位了,還沒到的就是那位還心在天下蒼生的呂樂了。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568
  • 今日瀏覽人數 : 498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