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十. 遲遲遲;錯錯錯

2013/03/22 01:04:1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呂樂含淚鑄刀;「雲大哥,我把你的心弄丟了」

 

樂兒聽聞雲狂的大婚日子定了,心慌了、也碎了,海天一旁不捨的叨叨絮絮著也安慰著。 可這兩人怎麼沒發現他們兩個婚配在先,是誰欠誰一個解釋呢? 又是誰先把自己的心給弄丟了呢?這把刀是呂樂先欠雲狂已久,這會兒是誰欠了誰,怎麼就這兩個人不清楚呢? 即使海天終於鬆口承認雲狂曾到呂家莊尋人不得,也承認了他誤導了雲狂,這會的呂樂不是應該立刻奔往將軍府說個明白,挽救兩人的愛嗎? 是誰遲了? 又誰錯了? 只是再一次大方的把愛拱手讓人而已。 呂樂啊呂樂! 愛情這兩個字怎麼寫,你學過嗎?

 

             十里亭外你等我一夜;我守妳一宿,別了,緣份!

 

呂樂說雲狂大婚之夜,她在十里亭癡等雲狂,這女子到底在想些什麼?我應該說戲怎麼演的,我只看到大雨,並沒有看到夜,我只看到海天來送傘,並沒有錯過新婚之夜的雲狂,難道他們的十里亭不在同一個方向?這原本應該賺我許多熱淚的一場戲… 倒是大婚的雲將軍一襲深紅禮服,許久不見的笑容,他是誠心誠意的娶進妙戈的,坦蕩蕩的一個大男人怎麼就栽在一個連愛都說不清楚的呂樂呢? 我承認我偏心,我也承認熟睡在大堂上的雲大將軍讓人一心憐惜,我更懂妙戈了,婚轎裡的她第一次有了幸福的笑容,過去的妙戈已死,將來的也只為霸王而生。

 

            鴻門宴外宴;還珠雙淚垂

 

這鴻門宴內,內舞劍外鬥心。 錢忠一心輔佐雲狂稱王,一再告誡不能心軟,可是霸王生就心寬大量,加上呂樂假扮宮人送還定情玉珮。 內外攻心的雲狂怎還能守的住鎮定? 一場樓閣會面,「別來無恙」? 霸王的心幾度翻騰,那呂樂呢? 她來遲了,她也知道錯了,但她依舊為妙戈著想;擔心海天的安危,心裡為妙戈隱瞞,表面為夫君求情。 看她聲淚俱下,霸王怎能不依? 多情的霸王想過用江山換樂兒,即使她已是海天的妻子,「我不在乎!」這等癡情又豈是尋常人能夠做到? 樂兒不是不懂,就是因為懂,更不能讓已經是戰王的雲狂為她放棄天下。 此刻的呂樂已經無路可退,只能接受一切,只見霸王的淚水始終鎖在眼框裡,大丈夫君臨天下,懷抱四方,又怎能放手為紅顏? 「我們不無辜嗎?」是宿命還是輪迴?只是淚雙垂!

 

屢勸不聽之後,錢忠是否就此離開? 霸王為何不曾怪罪蘇哲? 賜地蜀中的海家軍就從此安分守己嗎? 下週分曉!

 

後記:

整本鴻門宴被呂樂切斷成幾個場次,前場看霸王霸氣十足,中場與呂樂化解多年相思,既悲亦怒亦無奈,到霸王沉住所有的氣回到鴻門宴上向海天敬酒,依舊氣宇軒昂,悲亦或憤無人能解。 “慟”與“痛”全都和酒吞下,這幾場戲 (劇中一氣喝成,但看官必須了解這是分幾個場次拍的,也許不同時間甚至不同日子)明道先生的“氣勢”連貫的毫無差池,情緒掌握的很精準,沒有淚水卻飽含情緒,真的進步了!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604
  • 今日瀏覽人數 : 534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