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十一.  聚散兩依依

2013/03/26 01:16:29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天台一別,雲大將軍眼看辛苦打下的江山竟無人可分享,自此心不在朝,當然也不在溫香軟玉。 只是故人已遠,縱使笛音渺渺,哀樂遠揚,竟只得佳人一回眸,既已緣盡,何苦頻頻回首? 罷了,戰王! 罷了,伊人!

 

     匈奴來犯,霸王對於抗敵竟意興闌珊,只因為樂兒勸言? 我想不是,他只是一時不知為何而戰,長久以來奮力征戰的目的消失了,遺失了信念也就失了鬥志。 而激起他鬥志的居然是一心一意想在沙場上揚名立萬的蕭輝。 蘇哲雖作客臨陽,表面得雲狂禮遇私下卻幫海天招兵買馬,他說過幾次“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良禽擇木而棲”,甚至還說要不是自己是曾國之人也想過去投靠海天。 這位老先生似乎比諸葛亮還要通天達地,可以預知天下。 只是這種檯面台下兩種情的人,怎樣也難得人尊敬(例外的應該就是海天吧,因為他一路暗示明示鼓勵他。)換到現代,這人洩軍情,又假借身分行離間之計,簡直是“臥底”的先驅。

 

     樂兒牽掛雲狂這一段其實顯的牽強了些,既然已是人妻卻又隨身配戴雲狂的玉珮,要說海天不在意,那真是誇張了點。 這樂兒到了現代是不是可以用“白目”來形容? 曾幾何時,身邊的妙戈換成了喜冰,她依舊毫無知覺,任憑她設計離間夫妻感情。 這海天就更妙了,明知喜冰對他有情意,還刻意引誘,居然也絲毫不在意更沒有向樂兒提及。 這…難道是尋常男人都會犯的錯? 說著說著,就又想起霸王的耿直跟癡情了 (不好意思,偷看到預告了)

 

     宮中的妙戈為博得君王寵幸,文的(獻策召回錢忠)武的(學做羹湯想留住霸王的胃)都用上了,還是不得君王歡心,如今才發現羅豐的好及自己的無情? 真被我言中,羅豐真成了躲在地窖中的魅影(歌劇魅影中的主角),他跟妙戈還會有後續嗎?

 

     海天入蜀中之後斷了棧道以視決心(蘇哲真是善心計),不知蕭輝是怎麼進蜀中的? 原先稻穀不生的貧地怎麼突然之間成了富庶之地? (或許是剪接的問題?)蕭輝不滿千夫長的職位而辭,投入海天揮下卻在糧官這個職位上頻頻受挫。 他當面質疑霸王不擅用人,不識能人,到了蜀中又怎會甘心屈居糧官這個位置? 咱們明天繼續!

<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553
  • 今日瀏覽人數 : 483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