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十三. 成也紅顏;敗也紅顏

2013/03/28 01:48:2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樂兒與蕭輝像極了難兄難弟,蕭輝還想約樂兒一起出走,好個天才! 還好樂兒隨便編排個理由就把他騙回營了。 整段海家兩個男人對質的橋段看的人想笑,一個小女人就把他們騙的團團轉。 這喜冰被恐嚇之餘轉向子書求救,既要人更要錢,這麼明顯的假情假意,她真是把子書看扁了,這人雖然心軟倒不至於色欲薰心,喜冰就這麼出局了吧!

 

     沒想到雲狂與樂兒的緣分尚未終結,出走也會半途遭遇。 可以想見雲大將軍朝思暮想的人居然出現在眼前,那個心情的激動啊! 只是羅縛有夫,雲狂即使看的出樂兒的狀況並不好,也只能止於禮,以朋友相稱。 「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肯定不是你說的那樣」面對如此理解自己,又曾經深愛的男人,呂樂可以想見的內熱外冷,順了雲狂的意隨他回宮。 此舉又引起了一場冷風暴,等在宮門口的妙戈會做何的應對?

 

    「雙喜臨門」這妙戈的第一句話頗為大器,重置她的房間,以便思念時可以睹物思人,這又是何等的情意? 接下來急轉直下,妙戈一陣怨懟,抱怨樂兒總是出現的不是時候,一年的努力仍無法改變雲狂。 一句「他愛你」說的哀怨不已,說的呂樂也於心不忍。 是吧! 不過是追求所愛,只有先來後到;沒有誰是誰非。 對於妙戈,呂樂的寬容態度並非她不愛雲狂了,而是真愛,真愛才會希望他幸福,希望他快樂。 勸開了妙戈,鼓勵她守著雲開見月明,因為他了解雲狂,知道他心軟(吃軟不吃硬),只要堅持必定能融化他的心。這兩人對彼此的了解與真情可見一般,緣盡情未了啊!

 

     聰明體貼的雲狂找來了呂父省去了樂兒的奔波,細節當中只見妙戈的不自在,之於雲狂,謂之多疑。 其實從那碟點心來看,戰王也不妨多讓,他的心也是疑著;也是關著。 受到樂兒與羅峰提點的妙戈或許真的想開了,帶走呂父讓兩人專心敘舊,此舉反而讓戰王為了自己的小心眼覺得不安,到底是樂兒了解雲狂,“不安”的他立刻思考彌補方法,善良如此的男人,想必呂樂心裡頭大概也悔不該放手吧。 這時呂樂講了很重要的一段話(這話我也常講,好像有點太”現代”了),「因為無法在一起;所以還在糾纏」,如果在一起了呢?原來呂樂從婚姻當中體會了如此之多,可見這段婚姻對她來說,冷暖自知。

 

     這雲狂與妙戈聽進了呂樂的話,終於打開彼此的心重新開始,「不要恨我、不要怕我、不要離開我」多麼卑微的心願,雲將軍能不心動嗎? 只是這依然留在宮內的樂兒也給了海天出兵的理由,養兵千日的他已今非昔比。 忠心耿耿的錢忠無法接受戰王的軟弱,謂之剛愎自用,感情用事,竟然以死相逼。 此刻的霸王終於心軟了(早知如此,錢忠這樓該早點跳才是)然而一切已遲,蕭輝劫走了妙戈,一場人質交換於焉展開。 真是成也紅顏;敗也紅顏啊!

 

     回到海天身邊的樂兒不放棄遊說海天放棄征戰,回歸故里。 誰知海天表面上修書停戰;均分天下,私下卻按兵不動,另有所謀。(看到預告了) 戰王為何戰敗,原因已呼之欲出。 兩軍談和時,戰王臉上寫著多年征戰的滄桑,句句肺腑,「當年我們為推翻暴君而打,這多打的這幾年,我覺得無聊至極,打到我不知道怎麼稱呼你」,一代戰王的胸襟與氣勢依舊在,只是他口中的「大哥」已非吳下阿蒙,是「戰王說了算」沒錯,所以只要消滅了戰王,也就該海天說了算了! 明天終點站,不見不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523
  • 今日瀏覽人數 : 453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