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食堂》五. 回家

2013/04/27 02:22:24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嘴硬心軟的秋鑾不知經過多少心裡的掙扎,來到貴德與櫻花經營的居酒屋,踏出這一步對她來說應該有千斤重吧! 這三個人面對面,舊恨新愁全都翻了出來,最無所謂的就是貴德,原來此時的他竟然只記得櫻花是員工,不記得也就不用面對錯誤,不是嗎? 只見兩個女人你來我往,櫻花想解釋貴德的病況,而秋鑾憤恨依舊,強調自己不會再笨第二次。 從她的憤慨可以想見當年所受的傷害,然而,踏進了食堂,不就是選擇面對了? 再強悍的她面對低聲下氣的櫻花顯然心已經放軟,就只差一個台階了。

 

     天浩住進了食堂正式成為這裡的員工,在含笑的提點下他寫下了父親生日的賀卡,血脈相傳的硬脾氣缺的不就是一個溫柔的媒介? 就像其昌與含笑之間,明眼人都知道其昌的心意,缺的也就是一個點火器,於是今天出現了讓人流口水的糕渣…(看這部戲的唯一”風險”就是肚子會餓…惟恐破壞減重大計)沒想到竟然是其昌已逝妻子的拿手菜。 即使睹物不思人,入口的滋味卻挑起深藏腦海的記憶,其昌的真情流露真是讓人動容。

 

     為了安慰其昌,含笑也聊起了自己的過往,同病相憐的兩人看來似乎是再相配不過了,但陳永華一再出現是否將撩起幾多風浪? 我想會的,編劇為含笑安排這兩個算是極端的男人頗令人玩味,如果含笑曾經最愛的是陳永華,那現在的其昌又有多少勝算? 很有意思的對比,讓人十足好奇。

 

     原來年輕時的貴德是個風流人物,看到秋鑾燒起成疊的“悔過書”居然引起全家一陣笑(說導演很給貴德面子)。 終於了解秋鑾對櫻花的“心結”,浪子雖是浪子,但倦了總會回巢,櫻花正是那壓垮夫妻感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也難怪在婚姻關係中隱忍多年的秋鑾始終不願意原諒櫻花,但燒掉了悔過書,真的能既往不究了嗎? 心慧的直言相勸,或許可以起些作用,就缺臨門一腳了。

 

     沒想到含笑對食堂的期望居然很夢幻,還好有其昌在旁提醒她要務實,而陳永華再出現也終於逼的含笑必須要面對了。 原來含笑一直保留著陳永華的照片,這是否意味著餘情未了?這段往事講到目前還很模糊,總覺得許多真相尚未浮現,拼拼湊湊之餘,有了些猜測,就隨著劇情慢慢往下看吧。

 

     海瀚和家人終於來到含笑家中追問合約的事,這正給了秋鑾與含笑一個大大的台階。 一個對開食堂鬆口,一個必須撇下個人恩怨簽下合約,這母女倆終於可以“互相承擔”(藉秋鑾的話),薑是老的辣,連台階也可以自己找,貴德也終於可以回家了!

 

     秋鑾為了貴德終於要到闊別20年的家,親自動手準備他愛吃的食物,一切已在不言中。 就像她在電話中對櫻花說的話,“作為妻子要做的事有很多”。即使失去丈夫20年,她始終是正室,始終理直氣壯。 然而,站在愛人面前,她手腳亂了、心也慌了,原來,愛始終不曾遠離!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3,549
  • 今日瀏覽人數 : 129
  • 昨日瀏覽人數 : 605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