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食堂》十七. 兩個銅板

2013/07/20 09:22:0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戲越接近尾聲衝擊越多,喜歡邊看戲邊講戲的我,這一集明顯安靜許多。也許天浩父子的戲太過逼真,也許感慨大多數的朋友沒有機會像戲裡的天浩一樣終於能理解自己的爸爸,也許呢,就是想起年輕時的自己吧! (叛逆沒有性別,遺傳老爸的硬脾氣也是!)

 

     櫻子的現況令人同情,但秋鑾的同理心更讓人佩服。 我們常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秋鑾的做法跟想法很多人(包括我)都懂,但不一定做得到的。居酒屋接到的許多通電話到底是誰打的? 這點恐怕連觀眾都得用猜的,「會是秋鑾嗎?」,果然是細心的她,你能不感動嗎? 當櫻子認為自己罹癌是一種上天的懲罰時,秋鑾說「錢沒有兩個不會響」,這話對旁觀者來說輕而易舉,對當事人秋鑾來說,我只能說她熬過去了,真正的釋懷了!

 

     也只有想開了,放下了,才能張開雙手擁抱曾經的敵人,這點,戲一路到這裡,秋鑾真的讓人豎起大拇指。她的面惡(應該說嘴硬)心軟,你可以說是“認命”;更可以說是「有量有福」。 問題是她面對的是生病的櫻子跟貴德,一個癌症,一個逐漸失智,這樣一肩扛下來,對她公平嗎?或者說,她能扛的動嗎? 看著她離開居酒屋時疲累的背影,我想這個擔子是太重了!

 

     而含笑更是遺傳了母親的寬容大度,不但沒把天浩爸爸的流動攤販當成競爭者,還幫忙起生意了。表面上看似笨,其實是一石二鳥。 天浩做不到的溝通,含笑母女輕易的做到了,既化解了父子倆的歧見,更是與心慧連手收服了蔡天浩這個浪子。 難道人真的是對待越親近的人越打不開心扉?還是因為女孩子就是比男人貼心?不管是外人或者是女人,蔡家父子最大的溝通途徑還是得回到「吃」(料理)本身。 「打肉」的過程是為了「除筋」,才能讓肉品順口好嚼。 原來這父子關係也需要「打」,用心用時間的「打」到除筋,用這道菜當作父子的破冰之菜,真是巧妙!

一聲「謝謝」,亦師亦父,雙重意義,觀眾能不跟著掉眼淚嗎?

 

     經過這次含笑食堂的PK賽,結果總算圓滿了。 但是少了「含笑食堂」,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 沒有貴德師傅的明示暗示「去看你爸爸的手」、沒有心慧的杯酒突破蔡爸爸心防、沒有含笑在談笑中挖出蔡爸爸不為人所知的舊事,天浩永遠也無法理解。要等到將來他自己當了父親,可能一切都為時已晚。 這父子之間不也正像是兩個銅板,只要一方冷靜點,或者另一方少說兩句,很多衝突就不會發生了。

 

     末了時,蔡爸爸留下手寫的信回鄉,相信很多人都哭慘了,但其實這部分算是喜劇了結,這大概也是喜劇的最高境界吧!「含笑食堂」我們下週見!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7,618
  • 今日瀏覽人數 : 548
  • 昨日瀏覽人數 : 5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30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