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食堂》二十三. 遺忘愛

2013/08/31 02:53:1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櫻子離開了以後,貴德的病情似乎惡化了,“忘”的時候變多了,一道海苔壽司原本是他的拿手活(看官還記得他開的居酒屋吧)卻只見他恍神的難以為繼(龍哥演的太好就不說了)。看到這兒筆者就有了心理準備,果然…

 

     該來的時候總是會來,一通半夜電話驚醒了這一家人,更點出了貴德的狀況又惡化了(導演高明!)然後每況愈下… 這一集對於「失智症」的進程有了比較寫實的描述,除了「忘記」許多人事物,對身邊的每個人好像都記得但隨時會混淆。常常回到「過去」的某個時段,想到某些人物,然後一件件「遺失」,一點點遺失掉的卻再也找不回來。這就是醫生說的「不可逆」。

 

     很不想說櫻子帶走了貴德一大部分的記憶(因為秋鑾才是我心目中的女主角),隨著她的生命終止,整段的遺失了,於是貴德瓦解了,身心都是!可悲的是接下來的照顧與陪伴還是落到了秋鑾與含笑跟春雄的身上,難怪台灣有句俗語;「有路找路,沒路再回來找老主顧」說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也難怪國人喜歡用「因果」(台語說“相欠債”)來為自己的命運或選擇下註解,這真是善良人安慰自己最好的說法。

 

     離家工作的心慧似乎把“心”遺落在家裡了,惦記著阿嬤跟媽媽舅舅,辛苦的練舞過程裡加上了沉重的思念,唉,難怪人家說生女兒比較好,如果是兒子會不會早早樂不思蜀?(開開玩笑)早餐桌上春雄拿自己為例鼓勵心慧離家追求自己的理想,其實他的心裡早有打算不是嗎?只是懶散的外表讓家人對他不放心而已,「釀酒」應該就是他計畫中的志業吧,趕快加油吧,別讓宜君等太久了!

 

     土地徵收的部分似乎不是很明朗,因為含笑收到的公文說是徵收,但建設公司來的信是要收購土地,這是“官商”利益掛勾的意思嗎?(這是僅就筆者的經驗來論述)這兩者跟「都更」又有差別(這又是經驗談),我想還是看戲就好,別再提我的經驗了,否則下集萬一演到抗爭,陳情,上街頭,那豈不是要寫一大篇經驗談了!

 

     沒想到一下子永華與玉婷就走到了終點線,為什麼一心一意深愛永華的玉婷會突然狠心絕情?真的只是為了報復嗎? 她心裡在打算什麼? 是針對含笑嗎? 還是急於擺脫永華,在事業上再站起來?希望下集能有答案!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82,606
  • 今日瀏覽人數 : 581
  • 昨日瀏覽人數 : 685
  • 上週瀏覽人數 : 6,517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830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