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光景Quelques Heures de Printemps》人生拼圖

2014/01/10 11:24:5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導  演:

史蒂芬‧布塞(Stephane Brize)【寂寞愛光臨】【夏日琴聲】

編  劇:

史蒂芬‧布塞(Stephane Brize)、佛蘿倫絲薇克儂(Florence Vignon)

演  出:

海倫‧文森(Helene Vincent)【藍色情挑】
文森‧林頓(Vincent Lindon)【愛的自由式】
艾曼紐‧塞尼耶(Emmanuelle Seigner)【登堂入室】【玫瑰人生】

 

 

上映日期: 1 月 10日

 

    這部影片有個嚴肅的主題,在看似平淡的劇情當中,強烈的衝擊人們既有對生命的慣性思考。「生、老、病、死」理所當然,一切再順其自然不過。 然而,生死的選擇權到底該屬於誰? 不具體存在的「老天爺」、「上帝」、「神佛」,或者可以握在自己手上?

 

    由老牌演員海倫文森所飾演的母親原本過著規律平靜的獨居生活,有潔癖的她對於家事總是一絲不茍,容不得一點塵埃。直到她的獨生子亞蘭出獄後返家暫住,平靜的生活開始起了變化。 母親表面上冷漠,實則為了不愛喝既溶咖啡的亞蘭,特別買了咖啡機,吃食簡單的她也為了兒子特別另外作飯。但是這一切對於亞蘭而言似乎視而不見,他比較在意的是母親的嘮叨,每每刺傷一事無成的他。 更甚者當母親要求他不要像父親一樣對她大聲講話,他更是火爆的對母親咆哮。 看到這裡相信觀眾們的反應會是心頭一緊,我們常說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鏡子,亞蘭的火爆性格得自父親,同時也遺傳了母親的固執,唯一的橋樑反而是隔壁的老鄰居,還有就是一條老黑狗。

 

 

 

    現實上亞蘭正掙扎於出獄後工作難找的現實,母親也正面臨癌症化療的折磨,兩個人都不好過,卻無法互相支持,整體的氣氛極為低迷。而兩人爭吵後也互不低頭,連老鄰居傳話都無法調解,最後還是得靠這隻老狗。 但過程讓人心驚,罹患絕症的母親有多麼希望兒子能夠陪她走這最後一程卻又不願開口? 兩人的固執如出一轍,都寧可倚著窗口探視外頭的親人而不願先低頭,結果呢?導演的手法確實驚人,也是全片最震撼觀眾的橋段。

 

    導演藉著本片探討人們對於生命末期的選擇權,尤其是罹患無法醫治的病。導演似乎打定主意不作太多的情緒處理(或者我們說的煽情)。沒有太多母親發病的描寫,也沒有病痛的哀嚎,容易讓觀眾有一種“何苦”選擇協助自殺的情緒,事實上,這正是導演所要表達的,病人是否可以選擇不受這些病痛的折磨而提前尊嚴的離開?否則,一但倒下了又如何能夠在事前作明確的決定?

 

    亞蘭母親與瑞士的醫療機構簽訂了「協助自殺」(Assist Sucide, 本地慣稱“安樂死”)的合約。本片對於瑞士安排安樂死的機構有簡要的介紹,甚至包括合約、會談、執行地點與方式,對於觀眾來說也是前所未見的。會談時醫生問了亞蘭母親一個問題「你是否有美好的人生?」母親的遲疑對照著正對面無言以對的亞蘭,「靜默」的震撼力讓觀眾也跟著遲疑,「怎麼能讓人生變成這樣?」,這也正是本片的後座力,如同母親一直在拼的那幅大型拼圖一般,到底缺了什麼?「把愛說出來」吧!這是個人思考了幾天的答案,不知道朋友們的答案會是什麼?!

 

   本片的力道正是母子之間的靜默,是實質上的距離也是親情上的斷句!為何至此? 如何打破? 相信每位觀眾都有自己的問號跟答案。 至於母親對生命終點的選擇在最後是否受到兒子亞蘭的支持,亞蘭是否能陪著母親走完最後一程,母子關係在最後是否得到解脫,值得到戲院裡慢慢咀嚼!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45,101
  • 今日瀏覽人數 : 447
  • 昨日瀏覽人數 : 683
  • 上週瀏覽人數 : 4,6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8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