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戰警The Robocop》全面失控

2014/02/11 00:59:57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原以為是舊故事換上新裝(更強的動畫後製)重新詮釋,結果是個頗有深度與幅寬的新故事(雖然故事基底是一樣的)。也因為探討層面多元,反而顯的溫情的部分單薄了些,也深沉了些!  但也蠻佩服編導願意在這個動作氾濫卻言之無物的市場上走一條多角度探討問題的路線,批判的同時也讓每個立場的角色充分發表看法,猶如一場精采的申論比賽,輸贏不是重點,重點是正反方都有義正詞嚴的空間,觀眾也有了思考的機會。

 

     故事以媒體開場也以媒體結束,既是編導以未來諷今的表態更是一種批判。不論媒體與那個單位掛勾(影片裡很顯然是“資本方”–一家專門製造機器人的跨國企業Omni),而這家企業用盡了力氣想將機器軍人市場從海外擴大到美國本土。 媒體就是他們應用的手段,可惜在國會法案上一再受挫。於是在商言商的管理階層面對反方的主要論點(機器人沒有人性)準備研發出人與機器合而為一的機器「人」。 想從民意下手另一方面又以「醫學研究」之名再加一頂「維護警察生命」的高帽子吸引神經醫學博士參與整個研究。最後只缺一“實驗實體”;可供實驗的警察;而且必須是形象良好又瀕臨死亡的現役警察。 因為追查貪污而被迫害重傷瀕死的男主角墨非就雀屏中選了。 

 

 

 

 

     為何說『全面失控』? 先說媒體好了,缺乏中立立場的媒體(片中是個談話節目)就已經失格,何況極盡煽動的言語,落的只像個遊說節目(由老牌黑人演員山謬傑克森演出獨角戲,剛又看了他之前的「決殺令」,真是演什麼像什麼,就是演好人不像),但從開場的節目主持人的看似言之有理到結尾戲的幾近謾罵,媒體的失控也惹的觀眾一陣煽笑。  

 

就是這張嘴臉...

 

    

     再說警察的妻子,因為一念之差使自己的丈夫淪為實驗品,說真的這也是一種情感上的失控。 劇情省略掉醫療團隊方面是否給予過多的保證使的女主角有著錯誤的期待,看著自己的丈夫只剩下臉孔和心跳,外掛一副冰冷的軀體,而且幾近百分百受別人掌控,任誰都不願意接受,而這個結果卻是出自自己的決定。即使編劇在後段給了她向媒體控訴的橋段依舊不能抵銷她的濫情,(筆者偏向理性)只能說這是編劇爭取觀眾情感認同必用的手法,可惜女主角在劇中的情緒掙扎戲份還不如丹尼諾頓博士來的多。

 

 

私心的說, 女主角也蠻像機器人的....

 

 

     說到改造墨非的丹尼諾頓博士,又是另一個失控的例子。 但全片除了墨非妻子以外,每個角色都以「利益」為首要目標,甚至俗氣到只想大賺一票。 只有博士是為了研究經費而勉為其難,其中也包含了救人的理想。當他發現自己落入了Omni公司的圈套成了殘害墨非的最大幫兇,還是不顧一切的想辦法救他,但救回一個沒有機器無法存活的人又有多少意義?對於一個醫師背景的專業人士來說,以醫師為天職卻又不人道的將有意識的人腦連結到機器,進而完全受控於機器,只能說博士也失控了。 想接手上帝的工作(決定別人的生死模式)終究還是敵不過心中的良知。就算最後墨非的殘存理性戰勝了軟體的設定(overwrite),他還是一個必須靠機器供給藥物才能繼續心跳的人腦機器人。不管誰控制了誰,都無法改變他的身體已經死亡的事實。 這大概也是令人感覺「深沉」的理由吧!

 

怎麼看都覺得這段很不忍心, 只剩下腦子(還是受重傷以後的殘存腦)跟心肺的人到底還算不算個"人"?

 

 

     本片最精采的地方應屬墨非機器人的機械設計以及兩場槍戰場面。 尤其那場黑暗當中的決戰槍戰居然帶著詩意般的節奏,原來血腥也可以用光影來取代,相較之「決殺令」著名「爆血」決戰,Robocop 這場槍戰也是一種經典。 或許很多觀眾會覺得根本就像遊戲機裡的場面,反正結局都是一樣反派角色全軍覆沒,個人還比較喜歡這樣的畫面設計。

 

男性觀眾可能會對片中的武器感到興奮, 較之舊版本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對了,最後還有一個「失控」的單位,就是片中的警局(墨非的上司跟同事們)。 這也是故事留到最後的一個「雷」,太專注於墨非的裝備的觀眾也許會忽略掉一路舖的結局梗,所以,我當然也不能說了!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2,018,575
  • 今日瀏覽人數 : 486
  • 昨日瀏覽人數 : 804
  • 上週瀏覽人數 : 4,784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1,269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