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愛你』第十六章(EP.31-32)

2014/07/15 21:03:3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EP.31 親子鑑定

     盲飲大賽勝利之後,面對珊珊的關心亞當為什麼顯的心虛? 他在想什麼? 珊珊又在擔心什麼?

 

     盲飲大賽塵埃落定之後,眾人皆在一片榮耀與歡樂當中,只有一個人例外,偏偏竟是奪魁的殷皇總經理許世英。對於外人來說,許世英所作所為是不可思議的,他用盡力氣要阻止亞當成為奔富的代言人,像極了「困獸之鬥」。 不管對奔富的態度或對珊珊的施壓。 可以得知,許世英這個「商人」已經(或說「早已」)將個人私情恩怨高高擱在公司利益之上,這個代言人的工作已經成為他報復亞當的最後一隻籌碼,殊不知用力越多,反彈越重。不管亞當或者珊珊,越來越不是他所能一手掌控的了。

 

     亞當在許家幾句做足功課的閒聊讓兩個老人家又點燃尋子的希望,甚至還動用了DNA親子鑑定,竟然發現亞當就是失蹤20幾年的許世杰。 這裡劇情有點避重就輕,究竟亞當用什麼方法可以說服檢驗人員(或者是收買,基本上是不太可能,很好奇後頭會怎麼做解釋)?總之,戲到這裡成了烏鴉變鳳凰的戲碼,當然,亞當本來就不是烏鴉,反而許世英倒是有可能從枝頭摔下,會嗎? 我想沒這麼簡單,他不是個笨人,壓抑這麼久怎能崩潰在最後的剎那?所以等著看囉!

 

 

     東一句世杰,西一句世杰,許家宣佈找到世杰這一餐對世英來說似乎有些殘忍。但這一切也扭轉了這檔戲的軸心,從許世英一路的隱藏性情轉變到亞當貝爾,該他演了,世英會暫時休息一下還是繼續「演」? 我想是繼續吧,現在多了一個「對手」,當然更要演下去囉!怎能輕易認輸呢? 至於誰的「演技」會比較強? 嗯,好奇!

 

 

     面對安寧,認親後的亞當有點心虛,因為心裡有事不能說出來。 從另一個層面講他也違背了彼此的誓言。於是趁著這一夜,兩人臥在床上把心裡話都掏了出來,從「愛你的全部」到「一見鐘情」,從陪同思念到分享童年,這兩人訴盡情意也立下永遠相愛、永遠一起幸福的誓言。 這場戲純情到太過偶像了,唯一的解釋是亞當的心思已經不若在義大利時那般的奔放與單純,他收斂的舉止反應著他的心境(可參考酒莊游泳池畔那場戲),甚至預告自己即將改變。但他會不會太過自以為是,以為自己的計畫不會影響到週邊的人? 執意要一個人展開復仇計畫表面上是將衝擊控制到最小,但現實上反而會引起更大的作用力。 這也是戲將衝突的預告。

 

 

     受到亞當突然成為世杰的衝擊,許世英幾乎要沉不住氣,一再的質疑亞當的真實性。要不是許父口口聲聲「要不是你是我兒子」,他能吞的下去嗎? 要不是許父拿錢替他遮掩做過的不良壞事,他會接受「亞當就是世杰」這個事實嗎? 原來劇本的安排是如此,難怪許父在發現真相時會按捺的住。這樣的安排一方面可以壓制住世英的不滿,一方面可以表現許父對世英的公平對待許信任,算是一石兩鳥。 但世英領不領情也就成為後戲的主線之一了。

 

 

     亞當就要搬離珊珊家了,在門口駐足回眸,是懷念這裡開心安心的日子,還是最後一次對裡頭的人在心裡說再見,用亞當的身份?

 

     奶奶終究還是得面對自己的「有眼不識泰山」,表面上跟安寧說清楚,也算第一次反省自己犯下的錯誤。而實際上呢,過了這個尷尬階段,再催促兩人早點訂婚,她的太平日子就要到來了。 唉! 我不是不了解安奶奶的心境跟立場,問題是人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的「迅速現實」? 這樣連安寧都覺得不妥也不安了。

 

 

     拎著行李走進許家對亞當來說是個全新的開始,如同他先到病榻上的養母身邊將自己的計畫說一遍,他是須要一個依靠的,不能跟所有人說,也只能說給母親聽。即使她完全無法回應,她還是亞當精神上唯一的支柱。 是因為這樣他才對婉容媽媽維持些距離嗎? 還是許父比較理性,看穿亞當心中的猶豫,而亞當也趁勢把他計劃中的第一步,奔富的代理權向許父明說,得到了許父的背書,整個也就如探囊取物了。至於安寧的部份,總覺得不管他的計劃如何,都應該事先得到安寧的認同,現在的做法是不是跟世英沒有兩樣了嗎?

 

 

 

EP.32 風水轉了

     蘇偉終於盼到了與珊珊共處一室的機會,只可惜珊珊成了無情的流水了,但蘇偉至少還有努力的空間,要打開那道門是要花點功夫的。

 

 

     亞當在許家的一頓飯,其實隱約的透露出他留在心底深處對五歲以前的記憶,只是他自己不自知而已。從煙草味、紅酒、到糖醋魚,還要多少線索他才能將壓箱底的記憶翻出來呢? 倒是經驗豐富的許父,兩三句話就把奔富的代理權搞定了,只是表面客氣虛應的世英沒想到正好踩入許父的話尾,只好同意父親的安排,他的表情看來不得不… 不知道他的虛應還能撐多久? 加上安寧奶奶的牆頭草宣告,世英真的灰頭土臉了,感覺上就快爆炸了!

 

 

     珊珊在夜裡打開亞當的房門,睹物思人,她的思念輕易引起我的共鳴。 愛不得還要笑著放手,甚至帶著祝福。總覺得珊珊對亞當的感情比友情更堅定,也比愛情更沒有負累。 這條線應該還有戲,否則導演不會剪入這個空鏡,猜猜無妨啦!

 

     亞當探安寧班這檔戲好像是回應上一篇個人的想法,亞當還是了解安寧的,知道自己的善意必須得到她的了解,而且不能成為對方的壓力。愛情與麵包能夠同時到位是每個人的夢想,這兩個人此時此刻的相擁算是最貼近對方心情的時候。 的確,在愛情裡面,麵包更是甜美。 如果一切停在這個時候該有多美好!(P.S.最後亞當電話鈴響時,他的眼神飄向何方? 鐵定是釋放鈴聲的傢伙… 不會晚點放嗎?)

 

 

     亞當媽媽醒來了,許世英的惡夢再添一樁,我都開始同情他了。 秀雲阿姨的記憶已經成為馬帝德酒莊案件的破案關鍵,想當然爾編劇會讓她慢慢想起,而這也為接下來故事增添緊張與懸疑。第一階段就是不記得亞當蘇偉兩兄弟卻認得許世英是酒莊的恩人,這點就高明了,似乎是在提省亞當「曾經」許世英是貝爾家的好友,有恩於酒莊,這樣能拉亞當一把嗎?可是秀雲媽媽口口聲聲「我想回家」應該是會加重他復仇的決心吧。

 

 

     奔富這長達5年的合約簡直是綁死亞當在殷皇的地位,對於許世英來說真的很難笑的開懷。何況在簽約典禮上亞當又是所有鎂光燈的聚焦,更別提回到家裡又是兩老所有談話的重心,甚至馬上要升上副總,還把公關部也劃到他的勢力範圍。覺得許世英極度不甘心之下應該會有新的「作為」了。很明顯的,成為他特助的蘇偉應該會是他佈在亞當身邊的第一條線。 而珊珊則成了亞當與世英之間的角力,心偏向亞當的珊珊勢必成為許世英下一個要對付的對像,但亞當兄弟又不能缺少她的幫助。看來好戲就要上場了!

 

 

 

 

 

 

回應

2014/07/17 21:28:59 #

微風經過
謝謝分享

微風經過 台灣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32,024
  • 今日瀏覽人數 : 651
  • 昨日瀏覽人數 : 751
  • 上週瀏覽人數 : 5,077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7,122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