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我自己 Still Alice》面對消失的自己

2015/02/08 01:57:10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排片場次真的太少了,週五中午的場次全滿,沒太多選擇,片商也幫幫忙!

    這次是為了阿茲海默症而來,相信女主角茱莉安摩爾也是,猜想她拿到劇本時應該會有一種「捨我其誰」的心情。 這讓我想起一件事情,有人說演技奬這件事情除非讓所有演員演同一個角色,否則競賽是沒有意義的。於是乎看完電影也聯想到如果這個角色由別的演員來演出會有什麼樣的呈現。

  

在能夠大笑的時候請不要吝嗇你的笑容

 

 

     首先,Alice在發現疾病時是50歲,她當時已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教授,還是當代語言學的權威。 年齡與名師的氣質就已經打掉大半的女星,再扣掉太注意螢幕形象的美女幫,剩下的能撐的起這部戲的還真是不多。不考慮這類角色容易得獎的因素,其實它並不一定比較難「演」,難的是兼顧市場接受度的劇本和導演採取的手法。 茱莉安摩爾在表演上走的一向是自然系,屬於不誇張的演法,角色說服力相對的強。

 

 

     舉例來說,第一場演講戲跟後段對阿茲海默協會的小型演講,對比層次雖不算高但演講稿太高段完全把戲烘托出來(眼淚是被演講稿逼出來的,讓人直想找劇本來看),聰明的Alice頑強的對抗自己的病,拿螢光筆把講過的講稿一行一行畫過確保自己不會重複或漏掉。 對比她之前的口若懸河,光是這個舉動、和她忐忑的表情加上努力三天的演講稿就已經感人不已!另一段Alice利用電腦錄影存檔和未來的自己對話的戲則是高度反差。演員的能量在同一個鏡頭下完全表露無遺,可以算是劇本導演跟演員三者合作無間的精采演出。當然,這段戲也成了本片最具戲劇效果的高潮。

 

 

     電影院裡放眼望去好多髮滄滄的男士女士,當真事不關己年輕族群就對這個題材不感興趣嗎?來簡單提一下劇情, 劇中的Alice除了知性美麗,擁有美好的婚姻,愛她的丈夫及三個孩子,兩個遺傳了父母的高學歷基因,各是醫生及律師。 最小的女兒則是比較叛逆的一個連大學都不肯讀,表面上她是家裡的異數,其實片中經常與母親視訊談話的卻是她,最讓Alice放不下的也是她。 Alice每每堅持要她上大學,母女兩也經常為此而爭執不下。 但基本上這個家庭是幸福且關係緊密的。 直到有一天Alice一如往常的在校園裡慢跑,跑著跑著突然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劇情很清楚的告訴觀眾,碰到什麼樣的狀況時,你該看醫生了!

 

 

 

     只是老天爺大大捉弄了Alice, 她不但得了阿茲海默症還是罕見的遺傳型,也就是孩子們有百分之50的機會罹病。 這部戲不但教育了觀眾關於這個病的病程,也演出罹病患者的家庭可能面臨的問題。 而且越是高知識水平的患者惡化的程度更快(原因不明)。一個原本完美的家庭因為一種疾病而面臨重大的變化以及嚴厲的挑戰。 患者的照顧隨著病程演進要做不同的安排,家人能夠負擔的程度有多少,這些Alice都趁著清醒的時候做了安排,雖然再聰明的人也無法擊敗這種病,但能做的她都做了。 也在可以選擇的時候尋找了自己最終的安養處所。這一段雖然看來心痛但也是最理智的做法,Alice除了努力的活著也用力的去愛身邊的人,「活在當下」是她給病友的忠告,何嘗不也是老天爺給她的最後一項任務?!

 

 

     同時本片也介紹了基因篩選的技術,可以確保Alice的大女兒生下健康的孩子。 所以這部片子也很值得年輕的朋友們觀看,除了更加認識阿茲海默症,除了多關心身邊的長者,「知識」永遠是對抗未知的最佳武器。

 

    

     最後想對編導及演員表達敬意, 電影雖是娛樂事業, 依舊有許多從業人員願意冒著票房風險投入較冷門的題材, 寓教於樂確實比較容易讓民眾了解特定疾病或者事件, 好萊塢也並非全然只會向錢靠攏.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98,714
  • 今日瀏覽人數 : 570
  • 昨日瀏覽人數 : 654
  • 上週瀏覽人數 : 4,633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27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