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收成時Tangerines》人間有情;戰爭無義

2015/03/21 01:31:21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導演:

扎扎烏魯沙哲

編劇:

扎扎烏魯沙哲

演員:

連比特沃爾夫薩克
喬治納卡希哲
米沙梅斯希

    「你為什麼不回愛沙尼亞?」這句話在影片中出現了許多次,因為戰火已至;也因為親友都已經離開,而老木匠伊沃(連比特沃爾夫薩克Lembit Ulfsak 飾)始終沒有回答。 編劇硬是到最後一刻才揭曉答案,使本片的後勁又沉又強。 編導(同一人)用人性至善的光輝來對比戰爭的荒謬與無情,這是個人看過最好看的反戰電影!

 

     看這部影片請從三個點來切入,時間,地點與人事。 1991年蘇聯解體,東歐小國阿布哈茲(Abkhazia)欲脫離喬治亞爭取獨立而引發戰爭。 地點在位於阿布哈茲戰爭前線一個盛產柑橘的小村落(但影片實際上是在喬治亞拍攝的),歷史上稱為「柑橘戰爭」,設想應為交通要塞或者地理位置成為兵家相爭之地。當時許多來自愛沙尼亞的農人在此耕種,原為蘇聯成員的兄弟國家翻臉成為敵人。

 

     本片的人物非常的簡單,一個守著橘園準備收成的農人馬可斯、木匠伊沃,和一個住附近的醫生尤漢。 伊沃整日趕工製作木箱好讓馬可斯收成橘子,這木箱跟戰爭裡裝手榴彈的箱子相同,但柑橘香甜解渴;手榴彈卻可殺人無數,任何人都寧願拿來裝橘子吧!但現實並非如此。 看著滿山盛產的橘子,馬可斯卻沒有人手可幫忙,只能情商附近的軍隊幫忙出人手,可惜支援卻一直遲遲不到。 馬克斯等待收成完就要離開,伊沃則堅持要留下。

 

 

     故事起自伊沃和馬可斯無意間救治了兩個傷兵,盡心的照顧兩個互屬敵對部隊的死對頭阿赫麥德(車臣傭兵)和尼卡(喬治亞人,原是個劇場演員)。當兩個戰場上的敵人鄰房而居時,會發生什麼場面? 形成了本片第一個衝突;同時也是趣味所在(這一定要看了才知道!)。 片中的伊沃喊他們倆叫「敵人」,可見導演的黑色幽默,加上超強的說故事能力,讓這部全片沒有一個女性角色的影片充滿曲折與吸引力。唯一的軟素材是一張年輕女性的照片,那是伊沃美麗的孫女。 這張照片也是導演的巧思,「敵人們」對於照片的反應居然相當一致,「人性」顯然不會因為戰爭而有所變化。 也是導演幽了所有男性一默。

  

 

     全片雖然只在一個小山村裡拍攝,但故事一點也不「簡單」。 編導最大的成功在於「以小說大」;用一個小故事講一個天大的題材-「戰爭」。男主角伊沃的角色宛如救世主,他救人不問國籍更不管身份。還冷眼看兩人互鬥互嗆要殺掉對方,既不多話也不說教,只要求兩人「不要在我家裡殺人」! 兩個人也對他承諾一定會做到。因此每一次這幾個人同桌吃飯或喝茶都是一次挑戰。劇本的強處在隨著每一場相處一室的橋段,他們彼此的了解就更多一些,傷勢也逐漸復原,從想殺對方卻還舉不動刀子(槍被藏起來了),到互嗆要殺對方,到為自己相信的主義辯論,到坦誠尊重對方的宗教,甚至開始聊起自己的生活背景。

 

     慢慢的,傷好了,他們也逐漸忘了自己為何而戰。 眼前的人不再是敵人,而是跟自己一樣重傷復原的年輕人,你如何能對一個像朋友般相處一段時間的人開槍?當然不行!伊沃的家簡直就像是一個遺世的城堡,照顧傷者也讓重傷者免於敵人的决殺。 一個窄小的陋室,卻有著無限大的熱能;是博愛也是包容。個人非常的欣賞導演在這方面所呈現的對比能量。

 

  

     接下來是我見過最犀利的批判。 導演用兩組突然造訪的軍人(屬於不同的部隊但同一陣線)來告訴所有觀眾戰爭的可笑(相信也是導演心中對於戰爭所感受的「痛」)。第一批軍人造訪時伊沃要求阿赫麥德掩護尼卡,原來只要不開口說話,聽不到口音的差別,從外表與穿著,軍人們根本分不出誰是敵誰是友。 於是敵人相視而不知,甚至互相握手談笑。但馬上導演又將問題拉回到口音上頭,片中的阿赫麥德是來自車臣的傭兵,第二批造訪的軍人質疑他的口音進而懷疑他的身份,便不知青紅皂白的開槍掃射,這次換到尼卡掩護他…

 

     戰爭是無情的,但持槍之手卻是一個一個有血有肉的年輕生命,這是影片讓我流淚的原因。在導演的手筆之下,黃澄澄的柑橘象徵生命的欣欣向榮,讓馬可斯願意用生命來守護,但軍人們卻用無情的炮火將之燒盡,更別提一條條為戰爭犧牲的年輕生命.  人類與萬獸不同之處在於有「理智」,卻將理智用於發展武器自相殘殺,也難怪伊沃要說「愚蠢」了!

 

   

     伊沃在片中是個遲暮老人,守著一間工作室鎮日裁切木頭,木屑噴飛在他佈滿風霜的臉上,使他必須戴著護目鏡才能工作,機器的聲音刺耳尖銳,他必須很鎮靜才能專心。他無疑是本片的靈魂,熱血救治年輕軍人,冷眼看待他們的對峙,沒事就補兩句提點,是年長的氣度還是個人慘痛的經歷使然?而且結局完全在預料之外,導演的才華與用心不只讓人佩服感動,簡直是令人崇拜!  (左)

 

 

回應

2015/04/09 14:09:16 #

http://blog.udn.com/davincijourney/article
除了以敵對士兵探討異文化間的衝突,鄉愁更是本片的精髓。

劇中果農馬可斯與工匠伊沃,一個頻頻遙望原鄉;另一個選擇活在當下,竟也左右逢緣。原來,高加索的黑海跟波羅的海一樣溫暖,處處澆灌善良人心的伊沃,也得到善意的回報。

Frank 台灣

2015/04/09 14:10:12 #

Frank
除了以敵對士兵探討異文化間的衝突,鄉愁更是本片的精髓。

劇中果農馬可斯與工匠伊沃,都是祖父時從愛沙尼亞遷來的移民。前者自認客居異地,頻頻遙望原鄉;後者活在當下,竟也左右逢緣,戰爭時還能向某軍團借調人手摘橘子!

Frank 台灣

2015/04/15 01:34:30 #

http://blog.ttv.com.tw/blogv2/venlee/
感謝FRANK的補充, 確實, 邊看片邊想起我們這塊土地似乎也有很多類似的情結...同時也感受到一些障礙,因為在我們讀歷史的年代,還是"蘇聯"..這段歷史對我們來說是陌生的,還好電影非常好看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32,029
  • 今日瀏覽人數 : 656
  • 昨日瀏覽人數 : 751
  • 上週瀏覽人數 : 5,077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7,122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