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夢死 THANATOS, DRUNK》玩火柴的男孩

2015/07/31 23:32:1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導演:

張作驥 

演員:

李鴻其,張寗,黃尚禾,鄭人碩,呂雪鳳 

 

上映日期: 8 月 7日

   

     記得小時候看到童話故事『賣火柴的女孩』時,第一個念頭是“女孩的媽媽呢?” 看了這一部也是,「母親」兩個字在片中是嗜醉的靈魂,更是沉重的錨,牽引著兩個孩子的生命,一個不停的衝撞;滿身傷痕,一個鎮日玩著火柴 ,終致自焚。 這無疑是今年最讓人心痛的電影!

 

     本片精采的攝影媲美「鳥人」,如果鳥人的攝影拍出了男主角的困境,本片的攝影則拍出了劇中人找不到出口的局促。影片的拍攝場景主要在主角群的家以及男主角工作的市場,“陰暗”是兩地的共同點。 鏡頭隨著每個主角在巷弄裡穿梭來去,遠遠的總有一道光源,像個出口,在眼前卻搆不到。主角的家也是,屋裡屋外有多少故事在一窗之外,一門之內進行著,浪漫的,悲傷的,暴衝的,終於失控。 鏡頭巧妙的閃過了不堪與尷尬;同時也捕捉了主角的掙扎與孤獨(不管是垂死掙扎的小老鼠還是那隻永遠落單的螞蟻);卻又狠狠的呈現殘酷的真實,這一切只能表現在很有限的空間裡,個人非常推崇本片攝影的表現。

 

     說到演員,首推呂雪鳳小姐飾演母親的角色,戲份雖不多卻是本片的靈魂,看懂她的“怨”,理解她的“偏執”,大致就可以理解她為何終日行屍走肉。這個角色原本像隻堅強的老鷹展開羽翼養大兩個孩子,但她的偏執讓她頓時失去了翅膀,羽翼未豐的小鷹失去依靠只能自己摸索著飛翔卻跌跌撞撞… 那樣社會底層的環境原本可以靠著會唸書的孩子讓她揚眉吐氣,於是所有希望都落在功課很好的大兒子“上禾”(黃尚禾飾演)身上,偏偏上禾讓她驕傲也讓她失望。 但這又是誰的錯?母親並沒有向命運低頭才能獨力扶養兩個孩子長大,難道一個想法的偏差就讓她失去兩個兒子? 我想這是個難解的題目,而電影就是真實呈現,「思考」就留給觀眾了!

 

 

     弟弟(李鴻其 飾演)有個很不稱頭的外號叫「老鼠」,從外號就可以理解旁人對他的感覺,好玩,不可靠,但刁鑽到處混飯吃。至少他願意留在酗酒的母親身邊,即使她整天嘮叨不停,開口閉口哥哥如何,似乎無視他這個小兒子… 於是缺少母愛的老鼠愛上了一個不會說話的女孩,因為只有她會永遠凝視他的臉,聽他說話,從不回嘴,從不打斷,更不會告訴他「你拿什麼跟你哥哥比?!」。(請記得準備面紙!)

 

 

 

 

     老鼠是本片的主角,導演用他單純的眼光來看這個光怪陸離的社會,看母親的無奈與自我放棄,儘管他一路的哭喊,要求,母親依然不為所動。對一個孩子來說,他似乎盡力了,卻也無力回天,大人的世界就是那麼奇怪,口口聲聲喊「愛」卻總是口出「傷害」。 也許母親不懂得如何愛孩子,老鼠依然一直在學習愛人,卻一直走岔。除了心痛,女性觀眾也許會跟我一樣有一種想「拉他一把」的衝動。

 

 

     老鼠的哥哥上禾(由黃尚禾 飾演),他跟另一個主角碩哥(鄭人碩 飾演)可以合併討論,兩個角色的人生都有一樣的缺口–母親,一個選擇逃離;逃的很遠卻折翼回歸,一個選擇欺騙,騙自己也騙全世界的人。兩個殘缺的人生碰撞出來的火花卻燒傷了身邊所有的人… 如果愛情沒有性別之分,這兩人會不會成就一段戀情? 兩個受傷的人能否治癒對方的傷口? 猜想首先要先誠實面對自己的人生吧!

 

 

 

     上禾是個勇敢的孩子,他離開母親羽翼之前聲嘶力竭的吶喊,依舊無法改變母親的心。個人的想法是母親病了,她在此之前就已經病了,感情的失敗,讓她潛意識裡把自己的失敗人生歸咎在孩子身上,於是期望孩子回報。 因此當孩子出現狀況時,她的人生也崩塌了,壓垮了母愛,也失去了包容的能力。一個身心健康的母親是孩子最大的幸福,反之呢?

 

     母親的戲份在片中相對的少卻控制了整部戲的張力,而張力則來自強悍的剪接,不按時序,不擔心觀眾能否看懂,導演在緩慢的節奏中編織出強勁的爆發力,也打開觀眾對同志族群的部分視野,希望也能打開觀眾的心!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29,355
  • 今日瀏覽人數 : 139
  • 昨日瀏覽人數 : 684
  • 上週瀏覽人數 : 5,077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7,122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