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之墓 Cemetery of Spendour》別在夢中叫醒我

2016/04/22 00:31:13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對於「夢」,有太多種不同的解釋,是白天的壓力,是淺意識的浮現,對現實的不滿,甚至是前世的殘存記憶,前情舊夢的延續… 這部影片遊走在夢境與真實之間,用影像交織著虛幻與實境,看著看著會睡著的觀眾,真是可喜可賀,那表示你不易受困於夢境當中,好睡好夢。 如果跟筆者一般瞪大眼睛看完全片,那不好意思,你一定也是每天作夢,常受困當中,多年走不出相同夢境的多夢人!

 

故事裡只有一個醒著的主角,阿珍,和一個總在睡夢當中的阿兵哥,阿義。阿珍甚至告訴旁人阿義是她剛認的兒子,從照顧沉睡的他,看著他突然醒來又猛然睡去,趁他醒來問東問西,隨時怕他突然又睡著,阿珍原本枯燥的志工生活突然多了許多「意外」與「期待」。當地沒有親人的阿義更是將貼身照顧他的阿珍當成唯一親人般的吐露心事,只要醒著就陪著她過日子,逛街看電影像尋常親人一般,這兩人的交情好極了,卻又如履薄冰,因為不知道阿義何時會突然睡倒何時會醒。好似每次醒來就有很多話要說,免的隨時又睡著。 一睡著阿珍就期待他隨時會醒。

 

 

這種高度反差的情節在片中處處可見,阿珍工作的醫院原來是所小學,應該非常安靜的卻天天有大型機具在附近不停的工作著,形成強烈的對比。片中睡著不醒的官兵很多,集中在醫院內受到妥善的照顧,刻意裝上了窗簾以免陽光影響他們的睡眠卻裝上了一種霓虹燈管用來治療並減少士兵們的惡夢,當夜悄悄來臨,霓虹燈就上場以一種詭異的光線轉換籠罩整個空間,反而像擔心他們在夢中找不到方向而給予指引?加上民間流傳醫院地下是古代帝王陵寢的傳言,沉睡的士兵們是被徵召到陰間幫忙作戰才會長時間不醒。傳說加上阿珍自己本身的奇幻經歷,居然碰到了誠心參拜的女神就坐在身旁與之閒話家常。 整部片子在睡夢與現實;迷信與反應民眾心態當中徘徊,為何如此迷信? 為何對於傳言大家都深信不疑?如果宗教的崇拜是爲了寄託生活上的空虛,那神秘的傳說又是要傳達什麼訊息?

 

 

 

阿珍因為意外而跛腳,阿義因為怪病而昏睡,兩人算是同病相憐而互相依賴關懷,但是導演卻安排他們之間似乎有著更深的情愫。片中更有一位通靈的女子原本是服務沉睡士兵的家人,幫忙傳達士兵與家人之間的信息,而她卻在阿珍與阿義當中做了不一樣的工作,她讓阿義附身,帶著阿珍尋訪阿義夢中古代皇宮的輝煌盛景,這一段情節讓人匪夷所思,究竟她只是導演想傳達夢迴泰國古王朝聖世以表達對現在國家的不滿,還是只是連結阿珍與阿義之間不符合社會規範的曖昧?猜想古代宮廷的壯麗對比當今的廢墟一片才是導演想暗諷的,至於阿珍與阿義則代表了當下的泰國年輕人空有能力與抱負卻困坐愁城的處境吧!

 

 

影片中的阿義對於完全甦醒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期待,甚至醒時也不忙著求醫,其他的官兵情況也差不多,這點讓人不太能理解,難道沉睡比完全康復甦醒來的好過?還是導演下意識裡也在逃避? 逃避大環境也逃避對自己的期望? 所以標題就送給導演了!

 

 

對於電影門外漢來說,這部電影歸類藝術等級,有不少呈現方式(approach)是看慣娛樂電影的觀眾們比較難消化的,但影片的宗旨其實還算清晰,如果看著看著覺得「悶」那是正常的,想吶喊那也沒錯,那應該就是導演拍出了當代泰國民眾的心聲吧!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77,363
  • 今日瀏覽人數 : 716
  • 昨日瀏覽人數 : 859
  • 上週瀏覽人數 : 5,551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830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