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告別的方法 The Farewell Party》愛;告別

2016/04/28 16:39:57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導演: 黛兒葛蘭妮, 夏朗梅蒙

  編劇: 黛兒葛蘭妮, 夏朗梅蒙

  演員: 澤夫雷瓦奇, Levana Finkelstein, Aliza Rosen

    上映日期:4 月 29日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部影片說的是遲暮人生的選擇權,當法律不允許人們做主自己的大限時,一群在養老院開心過活的老朋友們如何「自救」。

 

 

請別用悲劇電影的心情來看本片,從開場到結束其實笑聲不斷,當然如果悲痛與爆笑連結的天衣無縫,那就是編導的功力了。除了少年夫妻老來伴的深情繫絆,這裡還多了一種互相扶持的深刻友誼,也只有一起走到老的朋友才能體會彼此的心境。 於是本片真的很適合夫妻及好友一起觀賞,除了體會如何活的快樂,活的有愛,更重要的是如何珍惜身邊所擁有的並且未雨綢繆,預先思考計畫自己的老年生活。當然也是可以期待等到我們老來,能有屬於自己的選擇權,那就更理想了。

 

全片幾乎都是在環境優美的耶路撒冷養老院裡拍攝,那是家提供身體還算健康,生活能夠自理的年長民眾的安養中心(北台灣已經有幾個頗有規模條件相當的老人村)。只見影片中的幾位主要主角每日過著規律舒適的老年生活,一切自由自在尚稱愜意。 而男女主角梅斯可與蕾瓦娜更是一對感情很好,人人稱羨的模範夫妻,即使年邁依舊是郎才女貌感情甚篤。這大概是一般人對老年生活所能做最好的期待了。 尤其梅斯可更是個熱血老先生,居然為了幫院裡罹癌的老朋友打氣,「冒充」上帝打電話給她… 這種老頑童行徑看似搞笑但也可理解為院中的老人家並非每個人都像梅斯可夫妻般有愛人相伴,缺少抗癌的意志力也就更需要朋友的鼓勵了。不只如此,擅長發明的梅斯可還開始了一項驚人的發明!

 

 

一切都源自病重的好友麥斯,他與妻子也像梅斯可夫妻一般一同在養老院安養天年,並成為好友。只是麥斯的病已到後期,只能靠著呼吸器維生,那麼生命的意義是否就只剩下看著年老的妻子在一旁哭泣卻無能為力? 掙扎許久的梅斯可還是決定要幫忙,甚至招兵買馬的組成一個團隊姑且叫他們;「安樂死俱樂部」,這個故事就像是這隻俱樂部的進行曲一般,告訴人們,我的生命我自己決定!

 

 

生老病死果真是每一個人都避免不了的人生課題,在蕾瓦娜強烈反對之下,梅斯可與獸醫朋友,警察先生組成的團隊還是進行了他們第一個「案子」結束好友麥斯的生命。但是他們也有萬全準備,獸醫的藥物加上梅斯可研發的機器,當事人的自白錄影,一切看來進行順利,但事件並非天衣無縫。 他們還是要面對的問題並非道德或可能的法律問題,而是… 想藉他們的機器結束生命的人越來越多,所有的問題一個接一個出現,而最難解決的竟是蕾瓦娜!

 

 

原來蕾瓦娜罹患阿茲海默症,記憶一日一日的消失當中,眼看著養老院已經準備請她轉院到專門院所,她勢必要離開自己的丈夫到一個很快的連她自己也不會記憶的地方,她能夠接受現實嗎?梅斯可會如何面對妻子的病況? 他能像處理其他個案那樣也接受蕾瓦娜的委託嗎? 請準備好你的手帕跟著劇中人一起哭;一起笑吧!

 

 

嚴格來說本片是以黑色喜劇的模式來拍一個很嚴肅的課題,於是片中的主角們大都很樂觀,面對絕症也能侃侃而談說明自己是自願使用安樂死機器。但現實生活裡頭,有多少人能夠在意識還很清楚之前充分表達自己的訴求? 這大概就是這部影片最大的作用力吧,提醒觀眾在健康尚存的當下做好所有的安排,說完想說的話,以免措手不及!更嚴肅的問題則是法令問題,每個國家的法律不同,片中也曾提到要一起到「瑞士」安樂死,在法律尚未周全之前,人們還是可以有所選擇的,首先,就是先看完這部影片吧!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817,298
  • 今日瀏覽人數 : 38
  • 昨日瀏覽人數 : 800
  • 上週瀏覽人數 : 5,035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7,31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