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捎來的問候Greetings from Fukushima》一種逃避;兩種救贖

2016/07/15 01:16:4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  導演: 多莉絲朵利(Doris Dorrie)

  編劇: 多莉絲朵利(Doris Dorrie)

      演員: 桃井薰,羅莎莉托馬斯(RosalieThomass),入月彩,Moshe Cohen , Thomas Lettow

    

    上映日期:7 月 22 日

 

     單單看到福島的現況,不禁想像劇組及演員們如何克服心理障礙才能完成拍攝,這部影片應該被列為“偉大”等級!導演除了藉故事內涵展現對日本的情感更是將“悲天憫人”發揮的不落俗套,作為電影人,用作品來傳達人道關懷,捨棄憐憫的角度,溫柔的呈現災區的現況,導演的真摯與手法十足令人感動!

 

     故事以女主角瑪莉(德國人;羅莎莉托馬斯 飾演)的視野展開,看似陷入深層憂鬱的她來到日本福島擔任志工,目的倒是蠻清楚的,希望藉著別人的痛苦來稀釋自己一無所有的悲情。看來邏輯好像是通的,然而實行起來真是窒礙難行,問題就在失去笑容的她居然要扮演「小丑」來逗受災戶的老人們開心。 皮笑肉不笑的小丑雖然蠻容易掩飾她的心情困境,但一個笑不出來的人演不出歡笑的劇本,她的志工工作既不順遂也無法達到她預期的目的。但福島倖存的老人家們倒是給了她些許的溫暖,尤其那位夜裡陪她喝酒的老先生… 「語言」在此刻顯的多餘,想必導演應該有不少類似的經驗吧!

 

 

     瑪莉在本片中幾次想離開福島,一如她的人生,逃避再逃避,直到一位氣質優雅的孤獨老婦人里美(桃井薰飾演)使了個小手段半逼半騙的把她騙進了輻射區的一間已如廢墟的木屋,原來那是她海嘯前的住所。 看著行動不甚方便的里美堅持要留在屋裡打掃,瑪莉既不願留下又不忍心看她一個人清除那些永遠清不完的海砂,何況那些淹沒在海砂下的豈只是家具而已,或許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也或許瑪莉的好奇心也在作祟,為何老太太要冒著生命危險回到這苦難之地? 而每每到了夜裡,海風加上屋外不時傳來的怪聲,這一次瑪莉能堅持下來嗎?

 

 

     導演對日本這塊受災地的用心隱藏在許多的細節上,她不像一般西方國家的導演走馬看花似的在城鄕裡到處逛個幾圈,或者弄幾個驚人的特效與後製然後放上城鄕的背景,就算作到城市行銷,領到當地人的門票。導演多莉絲朵利除了將海嘯當年的實境影帶穿插在影片當中,提供觀眾視覺的震撼(也是提醒)以及與現狀的對比。更是鑽研了日本文化,巧妙的將日本藝妓的歌與舞以及對已逝者的信仰風俗穿插在劇本裡,不僅不生澀,不突兀,甚至引人熱淚。當然兩位老少女主角的演出更是自然投入,東西文化藉著兩個陌生人的衝突而融合,超越語言膚色的隔閡,像溫水煮青蛙似的,只是煮的是觀眾的情緒。

 

 

     也許老少雙女主的組合使這部電影沒有愛情,沒有特效,甚至沒有美景,連白亮的沙灘都沒有,卻讓人心靈悸動,回味無窮。算起來導演(也是編劇)是個說故事高手,一個簡單的故事卻在她對日本文化的細膩描寫(從泡茶舉杯到跪地洗榻榻米等),日本風俗的深入描繪中,一點點堆疊出兩位女主角之間的理解與友情。讓觀眾完全陷入情緒被綁架的而不自知,而最後的結局更是出人意表的好看,讓人又笑又淚。

 

 

 

    到底瑪莉遭遇了什麼,讓她用遠赴重洋當志工來逃避? 而里美又在堅持什麼? 除了「回家」以外,她又有什麼未了的心願? 瑪莉除了幫她清除屋裡外的砂塵破瓦,同時也搬走了壓在她心上的大石頭,瑪莉又何嘗不是呢?儘管雙腳遠走天涯海角,還是放不過心裡的自己,又怎能真的走出去? 這個故事證明了一個事實,人是群體動物,往往為了拉別人一把,自己得更用力站穩,支持住別人才能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瑪莉的逃避,在福島這個被老天爺遺忘的荒地上,救贖了兩顆失落的心靈!

 

上面是剛到日本的瑪莉, 下邊是即將離開的瑪莉, 看出差別了嗎?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975,757
  • 今日瀏覽人數 : 674
  • 昨日瀏覽人數 : 793
  • 上週瀏覽人數 : 4,839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3,59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