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幸福 二十三~二十五》放手是愛;堅持是默契

2017/07/17 23:22:31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安杰羅一跪總算救回了曉涵的命,說這兩集有了台灣八點檔的影子應該算不為過。上集的冗長與雜亂台詞到了這集算是達到了跳空平衡,台詞彷彿用完了一般的少,觀眾可以平衡一下不安的情緒。

 

     依雲的立場顯的多事,她可以以朋友立場陪伴奉恩,也可以用朋友立場關心曉涵,卻沒有立場要求杰羅多給奉恩時間與曉涵相處,或許這是依雲“放過自己”的方法之一,但安杰羅哪裡是她能夠撼動的?有些自不量力了。

 

     再次向曉涵要求複合的奉恩也再次遭到拒絕,於是他轉向杰羅攤牌,卻吃了杰羅的軟釘子,完全不予理會,理由應該很簡單,他何來立場質問杰羅?!在醫院門口向鄉親下跪的是安杰羅並不是他,他哪裡來的資格質問安醫生是不是真心的?奉恩算是個好人,但總是自私了點,自己做不到的(反抗母親,只重視自己的前途)就認定別人也做不到,也只好借酒澆愁了! 這一喝就把實話當真言吐了,董事長聽到了又當如何?

 

 

     這集終於對杰羅與父母之間的關係做了比較多的著墨,夫妻各自尊重彼此的職業與生活方式,但忽略了與孩子的溝通與相處,因此也讓孩子不樂意與父母做太多的連結,加上安杰羅是個自我很強很獨立的聰明人,父母的相處模式他不一定能接受但也不予置評。而這幾場戲也正好將這些關係理清楚,與母親見面這場戲更是有意思,他接受了母親每個月回家的要求卻不願意回答她任何問題,建立「默契」是要用心思的,至少這是個好的開始。從杰羅老是要家人少喝點酒,就知道關心都在,只是習慣了用冷漠來包裝。 這也就難怪他對李曉涵一家那麼容易上心,家的溫度能夠影響一個人對家人的熱情,這兩家正好形成很好的對照。

 

     曉涵在病床上對杰羅的表白完全說明了她的心境,有個人了解她,懂她,關心她,夫復何求?  只可惜她沒有看到醫院門口那一幕,要是我,誰也無法要我離開這樣一個願意爲我付出尊嚴的男人,但是「戲」就是得這麼演,不是嗎?但連阿旭都看的出來安醫生不是那麼輕易放棄的人,曉涵怎麼會不懂呢? 猜想曉涵不願面對安杰羅是因為她說不過他,只要面對他,先輸的先投降的一定是曉涵,他不是說了寧可換工作;把錢都捐出去也要配的上她(的自卑),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能說的贏他,只能逃避了。

 

 

     依雲在蘋果旅社所開的公益音樂會表面上很成功,但唯一的「功能」卻是讓安杰羅在所有人面前確定與曉涵的男女朋友關係,這可一下子嚇壞一干人,「承諾」也許私下很容易說出口,但要在公開場合做出承諾需要很大的決心,對安杰羅來說卻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因為他本來就是個堅定又有自信的人。只可惜一向先爲別人著想的曉涵總是太博愛,「愛情」原本就是自私的,拿愛情來交換公共利益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但你無法怪她,她不習慣爭取,習慣了逆來順受,習慣了委曲求全。但這次她犧牲掉了安杰羅的愛情卻是錯誤的,因為愛情是兩個人的,不應該片面被放棄,而且是相愛的兩個人。 「如果放手也是一種愛;那是我唯一能夠給你的」,這話本身沒有問題,問題是那並不是安杰羅同意的,安醫生再找到李家一家人應該很容易,何苦呢?

 

 

     安杰羅邀曉涵一起和父母吃飯幫母親做壽,原本是個很好的機會可以互相了解,誰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友人)隨便說人家背後話,安媽媽並沒有真的理會(她忙著談公事)但聽在曉涵耳朵裡卻十分的難受。這兩家人的背景的差距是不爭的事實,但安杰羅是什麼樣的人她應該很清楚,「想太多」成了她的致命傷,從小忍辱負重長大的人大概都這個樣子。 可惜安杰羅送曉涵回家時那個幸福的背影並沒有感動到曉涵(感動到我了),她安排了一場美麗的燭光晚餐送給杰羅一個最後的美好印象,這一段帶著些許遺憾,答案卻在安媽媽與奉恩說的那幾句話,「兩個真正相愛的人任何事情都無法把他們兩人分開」,這話不只說明了奉恩的心虛也說明了曉涵的自卑。對於「愛」,她不若杰羅的勇敢,也不像她自己想像的堅強。 至於結局只能往下看了!

 

 

     說到江奉恩,他總算與媽媽和解了,作為一個自私的男人其實他算挺正派的,至少基於良心願意替曉涵辯解,也替杰羅隱瞞行蹤,他也是善良孝順的,但人總有私心,他還是無法在董事長面前承認自己就是那個始亂終棄的”前夫”,反而江媽媽願意拉下面子試圖替兒子挽回曉涵母女,這部戲果然沒真正的反派,這點還真不容易!

 

     曉涵留給薇薇的一封信是這三集最有溫度的橋段,真希望曉涵能用同樣的熱度對待杰羅(這是編劇的問題與演員無關),只有這封信看到了女主角對這個生長的地方有所依戀,或許那不同於愛情,但依舊感人。如果;假設,在曉涵離開旅館之前那個清晨,她不是在門外偷偷看著熟睡的杰羅,而是坐在床沿近近的;靜靜的看著他的臉龐,流下不捨的淚水,也能感動我!

 

     倒是很喜歡安媽媽找兒子解釋那一段,安杰羅果不其然擔心的並不是曉涵,而是生病的一萍跟失智的爺爺。 難怪他要說這家人智商都不高,兩個大人只顧著做好人成全別人卻忘了爺爺的失智症經不起環境驟然的改變,一萍是個聰明體貼的孩子,她能體會大人的苦處,但爺爺怎麼辦呢?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469,000
  • 今日瀏覽人數 : 420
  • 昨日瀏覽人數 : 1,047
  • 上週瀏覽人數 : 7,894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6,677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