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響人生 tap the last show》靈魂與舞鞋的共鳴

2017/11/30 23:59:01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導演: 水谷豐

演員: 岸部一德,  水谷豐,  清水夏生

編劇:兩澤和幸 KAZUYUKI MOROSAWA

上映日期: 12月 01日 

 

    對於專業舞蹈搬上電影這不是第一部,但應該是構思最久的一部(導演同時也是主角的谷豐先生構思40年),什麼樣的熱情可以持續悶燒40年,又會噴發出什麼樣的火花,光是想像就讓人熱血沸騰。

 

     從開場的爵士樂就感受到這不是一般的日本音樂劇,導演要帶給觀眾什麼樣的踢踏舞饗宴,讓人滿心期待。果然片尾24分鐘的舞劇,一氣喝成,飽滿多樣的音樂類型,舞者全體賣力演出,踢踏聲整齊劃一響徹全室的共鳴,一點不輸傳統的踢踏舞劇,幾乎是瞠目結舌看完全劇。

 

 

 

    當然,舞蹈片除非是紀錄片還是以劇情片的形式拍攝,「故事」還是最重要的因素。 本片的故事簡潔但暗藏玄機,劇本很直白的說著男主角的落寞與毀恨,但低調的挖掘他的夢想與未來,細心的觀眾應該不難跟著劇情的線索看見男主角的希望,並且享受這種「發現」的樂趣。而既然說的是踢踏舞的故事,幕後的編舞團隊就成了最重要的製作群了。 當然影片請來了時下日本最頂尖的踢踏舞者中川三郎的女兒/接班人中川裕季子在本片擔任舞蹈監督,還請了踢踏舞界代表人物HIDEBOH火口秀幸擔任舞蹈編排,導演的野心與必勝的決心可見一斑。

 

老少兩個男主角, 一個負責跳舞, 一個負責演戲, 各司其職

 

     水谷豐先生自導自演也詮釋了全片的主角;渡真二郎,一個曾經叱吒風雲的頂尖踢踏舞者因為一次表演失誤而摔斷了腿,從此遠離舞台,意志消沉,甚至酗酒度日。酗酒有許多原因,失志是其一;疼痛是其二,酒能麻痺心靈也能治療疼痛,卻治不了悔恨。 對失誤重傷的恨,對錯失愛人的悔,在在讓渡真先生退至遠離眾人的角落獨自療傷。 只是他的落寞無法掩藏他對踢踏舞的熱情,他靠製作踢踏舞鞋維生,每一雙鞋子都注入了他對踢踏舞深刻的情感,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他絲毫無法忘情於音樂與舞蹈,只有他不斷的用酒麻醉自己。

 

 

     自從自我決絕於舞蹈界,渡真二郎漸漸的成為一種都市傳說,唯一常來看他的朋友毛利喜一郎(岸部一德 飾)正是當年曾經紅極一時的頂尖劇場的老闆,目的是遊說他復出執導頂尖劇場的告別演出。 對於垂垂老矣的兩人來說,那似乎是人生最後一個夢想;恐怕也是最艱難的一個,渡真二郎接受挑戰了嗎?他用什麼方法海選年輕舞者? 如何一步步找回當年的熱情?或者說他的熱情從未被澆滅,只是萎縮成一顆深藏在內心的種子,直到他碰到一個跟他當年一樣,年輕又充滿天份的踢踏舞者用他的熱情與才華感動了渡真二郎,他深埋的種子總算重新發芽,那種死灰復燃的過程才是這部影片最動人的地方。

 

 

     正如前述,本片並非教學片,片中的每一個舞者都非泛泛,除了熱忱,各個藝高人膽大,最令人驚喜的是影片中竟然曩括各種曲風,從開場的爵士樂,傳統的踢踏舞曲,拉丁舞風,還融合了芭蕾舞劇的風格,快版慢版皆有看頭,導演與編者融入的心血與熱情十足令人感動。導演水谷豐先生身兼男主角與編劇投入甚多,雖然他並不會跳踢踏舞,但以個人的演技補足,光是摔斷腿之後變形的腳與行走障礙的演出就非常逼真,舞台上指導者的氣勢與節拍的掌握也非常震懾人,說服力十足。你完全可以信服於他對踢踏舞以及音樂是涉入極深的。

 

     以一部舞蹈電影來說,全片除了對舞者的專注與熱情、體力的付出有全面的介紹,精選的團隊與編舞者也展出高層次的成果,這部「踏響人生」不只是部好看的電影,最後24分鐘的踢踏舞劇堪稱職業水準演出,不只物超所値而且保證觀眾深受震撼,似乎舞者的靈魂與踏響聲已結合成一種共鳴,至於劇情就保留驚喜吧!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496,719
  • 今日瀏覽人數 : 374
  • 昨日瀏覽人數 : 1,559
  • 上週瀏覽人數 : 10,328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35,71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