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女人心;風中一把刀

2017/12/13 16:44:1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棠門三個女人, 那位最心機? 那位最聰明? 又哪個最無辜?都算也都不是!這部“女人電影”算是近幾年寫女人心機“玩”的最開的一部。 除了劇情很放的開,演員也演的很開(應該也算是很過癮吧),雖然整條線下來離不開棠門三個女人,但視野卻很有野心的擴及政商名流,省籍,權貴,階級與歧視,全都繞著名與利兜圈子。你想的到的大約都總攬了,就是不知道最後那把刀會插在誰背上。 當然,我們最愛的「善惡終有報」是一定要的,你說,能不好看嗎?

 

可不是這三個, 這是棠門外受盡棠夫人算計的院長夫人及縣長夫人

 

     棠夫人(惠英紅 飾)無疑是本片的中心點,她身邊的兩個女兒,棠寧叛逆異常,太刻意的突顯自己的,像無時無刻藉菸酒在麻醉自己的煙毒犯一般,在棠府的古董店當中顯的格格不入。棠真又太過乖巧,除了眼神之外,她比較像個被一條隱形線拎著的木偶,一個命令一個動作,不敢造次又似乎時刻在思考些什麼。 她們的“母親”看似八面玲瓏的商場女子,用盡心思討好一干人等,雙手俐落潔淨卻是進進出出的白手套專戶(俗稱洗錢),至於如何洗法就不在討論範圍了。

 

     至於棠夫人為何以此為業應該與她的身分有關,將軍已過世,她一個弱女子如何撐住一個家,還要扶養兩個孩子,一家都是女人的她選擇她的本業吧,或者說本錢。以她說話的口吻,打點大小宴,招呼往來的手法應該不難看出她出身紅塵,抓住了依靠卻抓不住老爺子的壽命,只好藉著舊業的本事走政商後門,投大家之所好,從中獲利。看似八面玲瓏的交際,溫娩的笑容,永遠柔聲似水…從棠夫人的外表來看,真是水做的女子,也難怪笑面之下,刀子藏的一把罩。

 

一塊料子一家三人穿上身是同心一志; 還是親情勒索, 至少這個笑容非常一致, 選角選的真好!

 

     但她的女兒們呢? 棠夫人或許只能操自己最擅長的在名流縫中求生存,但太難了,於是女兒成了她的本錢之一,棠寧的叛逆為何沒能為自己走出一條路?這是故事裡的疑問,答案應該就是片中的棠真。 棠寧果然是個十足悲劇的角色,為了爭取母親的認同與一丁點愛,把自己當成武器;也是禮物。 然後又為了守在自己女兒身邊成了親情的俘虜,甘願被利用卻也眼看著自己的女兒成了自己的接替者,好可悲的一個身分!但至少她得到了解脫,然而接替者是否也接手了她的悲情?(請參考結局)對於本片的結局有許多不同的看法,個人看到青出於藍,甚至勝於藍,甚至都讓人懷疑棠真到底是共犯還是從犯?至少最後她成了唯一主謀了!

 

台上男人當官, 台下女人喬事, 戲的表達是這樣, 當官太太原來沒那麼簡單

 

 

     本片得到的兩個演技獎項屬於老與少(棠夫人惠英紅與棠真文淇)竟然符合片中的角色設定,棠寧夾在棠夫人與棠真之間可以說束手無策,無法自外於棠府的門面,抽不開腿,連母愛都要與女兒相爭,又無法得到棠真的一點尊重(更別提愛了)。從演技的角度,吳可熙自然演的出色,但她的外放演出卻活生生被兩個內斂的狠角色給夾殺了,只能說時不我予。 棠夫人陰柔的狠勁(那場爲女兒誦往生咒經文的戲真是令人頭皮發麻),年輕輕的文淇竟然也能將心計藏在無辜的純淨眼神當中,令人不寒而慄。

 

 

     簡而言之,這部戲除了劇情有看頭,眉角多,明嘲暗諷隱喻更多,讓觀眾有的看也有的猜想思考之外。這棠府三個女人的演出佔了決定性的勝敗關鍵,選角真的是導演最重要的工作之一,選對了就事半功倍了。 話轉個彎,剛出爐的金球獎提名名單就出現了一個類似的有趣現象,「金錢世界」臨門換角一事鬧的沸沸騰騰,但導演雷利史考特的精準果決(換人演出男配角),竟然也讓臨時上架趕工9天的Christopher Orme Plummer 得到最佳男配角提名。可見導演果然是一部戲的靈魂所在。

 

女人之間, 或者女孩之間...母親的教育注定了女孩子追求幸福的方式嗎?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734,191
  • 今日瀏覽人數 : 254
  • 昨日瀏覽人數 : 678
  • 上週瀏覽人數 : 3,254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9,516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