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在世界另一端 Toivon tuolla puolen》希望在那裡;愛就在那裡

2017/12/27 20:33:56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導演: 阿基郭利斯馬基

編劇: 阿基郭利斯馬基

演員: 薛文哈吉薩卡利郭斯曼寧

上映日期: 12 月 29日

 

     我們常勸人“活著就有希望”,但在世界的許多角落,有很多人連想“活著”都是困難重重。  這部芬蘭影片用芬蘭人的角度看歐洲難民問題,既寫實也很溫暖,也許沒有『歡迎來我家住』那麼輕鬆趣味,但也把芬蘭人民對難民問題的兩極態度做了一些對比,在筆者的角度看來真是“放諸四海皆準!”

 

     開場交代了男主角哈勒德(薛文哈吉 飾)如何逃到芬蘭,導演用一個他從煤堆裡醒來,探出滿臉灰炭的鏡頭,象徵這一群人在戰火中無辜淪落為難民的處境,既犀利也生動。老闆維克斯通(薩卡利郭斯曼寧 Sakari Kuosmanen 飾)則是典型芬蘭中產階級的中年人,正也面臨了婚姻與事業的交叉路口,被妻子掃地出門,事業只剩下一間囤貨倉庫,以及一台還過的去的車子,一點點嗜好,幾乎可以說接近一無所有。但這兩個原本不搭的人碰在一塊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火花? 不過本片不只兩個主角的火花四射,導演用了好幾個不同角度來呈現“難民問題在芬蘭”這個不好表現的題材,在現實當中屢現溫暖的情節,甚至讓人感動莫名。導演成功的激發觀眾的同情心與同理心,這或許是影片頻頻得獎的主因;觸及了人們心裡最柔軟的那一塊吧!

 

 

     那幾個角度呢? 一是難民彼此之間的相濡以沫,同樣遠離家園寄人籬下。片中敘利亞籍的哈勒德為了尋找失散的妹妹一直焦急不已而不果,即使移民官員承諾幫他尋找也只是大海撈針而已。 他還是得請同為難民又已經持有手機的鄰居(伊拉克籍)幫忙連絡,不管在家鄉是敵是友,到了難民營都是難兄難弟,也只有同為難民才能體會他尋找僅剩親人的心情。

 

 

     二是官員vs.難民。 本片的台詞極度的精簡,卻字字切中要害,其中移民署官員與哈德勒的面試更是幾句話寫盡中東難民的處境,相當懇切。 影片裡哈德勒很冷靜的向官員說明自己逃難的原因,家園如何在頃刻之間被砲彈夷為平地,至於轟炸的罪魁禍首是誰,哈德勒一一數來,讓人不免心驚,一方夾在各方勢力當中的小城鎮,與任一個國家都無冤無仇,卻成了兵戎肆虐之地。對於平民百姓來說是多麼的無奈與悲情。 你我即使無法感同身受,也應該可以體會哈德勒為何全片幾乎沒有任何笑容,誰笑的出來呢? 而芬蘭移民官員對於難民可說以禮相待,已經仁盡義至,算是體現歐洲文明的大度。但是多不勝數的難民數字讓這個國家負荷的辛苦,一座又一座的難民營也演出了當局管理的難處。 當地人難免也出現反難民的聲浪,甚至付諸行動。影片將各方面的現實同時呈現,堪稱誠懇之作。

 

     三是同為天涯淪落人。片中幫助過哈德勒的主要有兩幫人,一批是流落街頭的街友;或許有相類似的經歷才願意在別人受難時出手相救。另一批就是餐廳裡維克的員工,他們也都是移民人口,好不容易才在芬蘭站穩腳步,當然也能夠體會哈德勒的處境,處處維護他幫他忙。 雖然大家都有著移民特有的冷面,但不時出現溫暖的舉動,也讓影片充滿人性的光茫。 “希望”一直都在,但首先你得努力的活著,活的好好的,不是嗎?

 

 

     但本片倒也不是太過嚴肅,不同文化並列,還是營造了不少幽默效果。哈德勒即使成了沒有身分的難民但他依舊用盡力氣活著,還是鼓勵妹妹積極尋求政治庇護,沒有憤世嫉俗,更沒有報復,對於這片土地他還是抱著樂觀的希望,因為有那麼多人的幫助,妹妹也找到了,“愛”也不遠了!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614,106
  • 今日瀏覽人數 : 1,138
  • 昨日瀏覽人數 : 487
  • 上週瀏覽人數 : 4,082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6,43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