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華 Angels Wear White》純白的啟示

2018/01/25 20:45:34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導演: 文晏

編劇: 文晏

演員: 文淇, 周美君

上映日期: 1 月 26 日

 

     當觀眾離開電影院時通常會有幾種情緒,一是茫然不知所云(看與腦袋層級不同的藝術片);二是嗨完以後的空虛(爽片的作用力);三是腦袋繼續打轉、情緒持續翻騰。『嘉年華』就是第三種,節奏像文藝片,劇情像懸疑片,務實點的說法像優雅版的社會寫實片;揪心的那種!

 

     觀眾看完影片的感受往往決定了這部影片在觀眾心目中的份量,對個人來說,『嘉年華』是勇敢的,寫實的,它沒有文藝片的美麗糖衣,更沒有社會片的暴力美學或嗆辣台詞,純粹的像一張白紙,白的讓所有汙點無所遁形!官場如何以權勢逼人?低端人口的骨氣能否議價?這部影片都攤開來看。 即使是非如此分明卻又為何可以賤價出賣,身為父母的為難不是幾句台詞可以分出你對我錯的,在這點上頭個人特別欣賞導演沒有預設立場的開放視野。 甚至連影片中的受害者都有兩極的反應,一個無知的天真,一個早熟的承擔,而她們的背後又是什麼樣的家庭背景,簡單一句「保護」為何對兩個受害者有天差地別的結果?

 

 

     從片頭瑪麗蓮夢露純白衣裙的巨型雕塑,鮮紅開始褪色的指甲,許許多多年輕少女必拍的景點;雕像就是青春美麗的象徵。對比片尾穿著一身純白洋裝卻半途落跑的小米,兩者的純白並非巧合,而是小米這個角色對於命運的妥協--選擇的未來一種安慰式的妥協,反之,「落跑」卻是衝向另一個人生起點,對照的是已經被拆除的雕像被一卡車載走,毫無留情與眷戀,是現實也是啟示。人總要長大,總要面對現實,片中的小文與小米代表著兩種青春生命,一種投降,一種迎戰;故事揭示受盡保護的生命不一定比較堅強,掙扎求生的低端人口也許更堅韌。 但誰不希望盡力保護我們的孩子?不管是小文的父母或者根本沒有人保護的小米,都只是在現實當中幫孩子或自己找一條往下走的路,外人又如何能輕易註解。

 

 

     或許觀眾會發現其實不需要太厲害的台詞,也不需多大的場面調度,一部影片的「大」只需要陳述事實,只要這個「事實」夠重,似乎也就夠了!於是當你離開戲院時,開始思考,對錯與是非,端看你站在誰的角度。 至於它的結局… 嘿嘿,我不告訴你,因為我也不知道,你得自己思考,當然啦,個人心裡自有定數,這世上本來就沒有所謂的「結局」,看眼前,看多久的未來,看表面或者看每個角色能夠承受的良心比重,無法定言。 這應該是我看過最隱諱也最開放的結局,精采!這部影片的最佳導演獎實至名歸!

 

  

     這應該是我最簡言的電影心得吧! 有許多人說這部影片說出了中國的社會現況,但個人認為放諸四海皆準,只要有權勢與階級的存在,就會有壓迫與妥協的現實。也因為影片太俐落,我也就不囉唆了,請大家進戲院給導演一份支持與鼓勵!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556,038
  • 今日瀏覽人數 : 197
  • 昨日瀏覽人數 : 150
  • 上週瀏覽人數 : 2,760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6,658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