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 My Brother Simple》救贖之旅

2018/06/21 11:43:48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導演: 馬庫斯高勒

編劇: 馬庫斯高勒

演員: 大衛克羅斯,  費德烈克勞

 上映日期:6 月 22日

 

      男主角是班恩與簡單兄弟倆,從小一起長大,簡單是個腦麻兒只有三歲左右的智商,班恩從小就成為簡單的照顧者,做什麼都在一起,班恩一直甘之如飴,直到母親病逝才發現他無法繼續照顧弟弟了。由三大影帝連手說故事,除了看演員的精采演出,一邊省思如果我們也是片中的那些過客,卡車司機,護理師,或者班恩的鄰居,我們會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這對兄弟倆?

 

     本片並非嚴肅的說教作品,許多部份相當輕鬆有趣,從警察在海邊等簡單玩沙到簡單的瑞比兔接受手術,許多創意又風趣的橋段讓全片不時出現笑聲。這部影片讓人感動的不只是兄弟情,同時也演出德國這個國家對於特殊障礙的孩子大部分國民所採取的態度。 或許影片難免美化,但也可能是一種期許。 感動是全方位的,不得不說這是部寓教於樂,很有深意的一個作品。可說本片提供從多角度看一個社會的福利制度,可以反應整個國家的人文素養。這點德國的表現令人又羨慕又忌妒。

 

     人文關懷是大目標,這個故事裡頭從小家庭為起點。 究竟家有腦麻兒所面臨的困境有哪些。首先班恩和“簡單”的父親離開了,把兩個孩子都留給母親獨力照顧。 這種情況絕非僅有,世界各地多的是類似的例子,既無奈又現實。 但本片並沒有讓“父親”這個角色成為隱形人,他代表了一般以自我為中心,較自私的一類人,對於親情與責任採取選擇性的接受。一方面自我安慰並非枉顧情義之人,另一方面卻自始至終不願意接受“簡單”這個特殊的孩子。 於是全片中唯一對“簡單”最為無情,最歧視的竟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歧視自己親生的孩子”成了本片最嚴厲的控訴,「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並非鐵律。

 

     而孩子的母親雖然只有短短兩場戲兩個鏡頭,導演似乎也藉她提醒了觀眾,母親將“簡單”的照顧責任完全交付給班恩,即使目前的班恩還能夠應付的來,病重的母親卻沒能提早爲“簡單”安排好後續,也沒有對外求助。以致班恩只能眼睜睜看著簡單被強行帶走。 基於十幾年深厚的感情,班恩最後決定帶著簡單淨身逃離,沒錢沒車,展開一場沒有目的地的大逃脫。 當然,對於簡單,那是一場冒險之旅,班恩告訴簡單他要帶他到美國、加勒比海、再到阿根廷… 但他無法跟親弟弟說明他違法帶走他並且一路犯法冒著入獄的危險。 對已經爲人父母的觀眾來說,這段看的人超級揪心的!

 

     班恩的角色像是個父親,還得照顧生病的母親,在簡單的面前他是照顧者更是玩伴,但反過來說他也只有弟弟這個親人,弟弟等於是他全部的世界。表面上他是簡單唯一的親人及照顧者,反過來又何嘗不是呢? 可以想像當弟弟被帶走,也帶走他人生的一大部分了。  所以當兩兄弟展開公路旅行之後,班恩也才開始接觸形形色色的外人,對於兩兄弟來說,外面的世界才開始鮮明,外面的人物才開始立體。簡單鎮日抱著他的瑞比兔不就代表他除了哥哥之外,其實也需要其他「朋友」可以陪他講話遊戲?

 

     而一路上碰到的人其實也不像班恩想像的那麼壞。 甚至他看到許多陌生人對簡單的容忍,照顧,而單純的簡單似乎也很容易交到朋友。尤其兩位醫護人員也讓他看到了所謂的「專業」。 那就像上帝開的一扇窗,讓班恩看到或許簡單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顧,甚至得到除了他之外的友誼,他不應該是“簡單”的唯一,而他的世界也應該可以更寬更廣。於是這趟旅程並非尋親之旅,也不是逃難,反而成了救贖之旅。 觀眾的心靈也同時被洗滌,相信我!

 

      在影片裡跟著兩兄弟來趟德國之旅其實很美好,尤其是漢堡港,多年來筆者工作上的貨品都在這個港口下貨轉運到客戶手上,在大螢幕上看到漢堡港的風光還真是莫名的感動!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627,758
  • 今日瀏覽人數 : 173
  • 昨日瀏覽人數 : 530
  • 上週瀏覽人數 : 2,837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22,021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