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故事 A Taiwanese Tale of two cities》五. 回首

2018/10/01 12:03:02Venlee

分享facebookplurktwittersina


 

 

 

     這一集是屬於上一代的,每一個過去總是牽引著許多個現在,於是故事帶我們來到2008那年,鏡頭拉回當年的台北。曾經天明與念念還是兩小無猜,一個彈琴一個聆聽的一對青梅竹馬。 天明真是讓人訝異,原來他曾經是個媒體追捧的投資金童。 早上賣南北貨;晚上玩 band,這是天明家的背景也是他人生態度的養成,會生活比什麼都重要!這點我絕對贊成。

 

 

 

     相對於天明的年輕氣盛,念念活潑且無憂無慮的像朵盛開的花朵,看她連郵差的信都敢搶…(好吧!郵差先生很帥也很會演,但搶郵差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看來念念的青春年代在爸爸跟小媽的照顧之下,與一般少女無異,,唯一的就是想到舊金山找媽媽。對,今天我們就跟著劇情回到念念與JO的父母,他們當年怎麼了?

 

     鏡頭轉到2008的舊金山,Jo媽對Jo的期許其實也像其他華人媽媽一樣,讀書會,同鄉會,甚至 double major,一樣的“我都是為你好!”,將東方的思維加諸在西方長大的孩子身上在華人世界應該不算特殊。只是Jo竟然需要偷偷摸摸的打電話與台灣的阿嬤聯絡,幾句話大概觀眾也知道Jo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必須遠走他鄉,但孩子們的疑問一直沒有得到解答。

 

 

     念念的親生媽媽來了一封信,是怎樣的心情會讓人將舊金山的夏天過成此生最冷的冬天?看著舊金山灣想著遙遠的淡水河絆,因為兩邊都是最愛的回憶吧,但目標都是同一個人,念念的父親。 這封信讓人陷入沉思,這,代表悔恨嗎? 高飛之後的回眸依舊是眼中與心中的最愛與對離開孩子的追悔。人生有多少次選擇的機會,沒有飛過又怎麼知道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只是一切都已無法回頭了。

 

     屬於念念父母親與小文媽媽的三角關係在片中並沒有詳述,觀眾只能從三人舞當中看出端倪。明顯的,父執輩的感情糾葛並非編導想刻意描繪的部分,就像兒女無法去評斷長輩的感情抉擇。 即使念念所失去的母愛能夠從小文媽媽身上得到補償,依舊無法完全取代。 這也是為何她一定要一闖舊金山,看看那個將母親從她身邊帶走的城市,爲的就是填補這個缺口,說服自己,那裡一定有母親的最愛?

 

     台北太擁擠,於是一身苦澀的逃到舊金山,這樣的離婚婦與失去孩子的媽媽能夠追尋自己的快樂人生嗎?我有疑問,因為躲在蜜月的地點又怎麼躲的掉記憶的侵蝕? 無法走出過去豈不落入記憶的迴圈? 這是念念媽媽的選擇,原來她到舊金山並不是追求新的人生而是逃往愛情最美的定格處。可以這樣說嗎? 她是抑鬱而終的,但這只是我自己的析釋,觀眾們有不同的角度嗎? 女人終究是要先學會愛自己,才懂得如何愛人進而値得被愛,是吧!

 

     這集同樣也告訴觀眾,念念、天明與維勝的這段三角關係的始末。 青梅竹馬終究敵不過雨中浪漫、誓言旦旦的初戀,天明就這樣的自動退出。難得的是他依舊將念念當成一生守候的對象,對比十年後的發展,維勝的海誓山盟(我會永遠照顧你)顯的頗為刺耳。 但仍然無法解釋當年天明為何輕易的放棄? 原來都是2008金融海嘯的錯,天明是因為事業一夜蒸發才自動放棄念念嗎? 其實天明的內在並沒有被清楚的解釋,如果以尊重女生的選擇來看,他其實更愛念念,是嗎?愛她所以祝福她找到更好的對象? 至少看來是這樣的。

 

     Jo的母親終於拿到美國永久居留權,從此可以自由來去美國了,但那對她的意義並非如此,反而是總算終結在海外流浪,在美國安身立命了。 Jo開始自行從父親遺物當中尋找真相 這原本應該由母親來告知的真相在這個家成了不能說的秘密,甚至不准她回家鄉看看。 於是代溝就一直都在,不是兩代,而是三代。殊不知Jo媽的逃避做法反而成了Jo十年後滯留台灣不想回美國的主要原因,她只能靠自己挖掘。血液裡的基因是無法改變的,她流著父親的血液,愛鄉,叛逆,追求真相!

 

     念念因一場浪漫的大雨而病重,一場雨建立了她與維勝的戀人關係,也讓小文阿姨真正成了念念的母親。但遠在舊金山的生母也病重了,一場沒親人在場的遺言訴說著為人母錯過女兒成長的悔恨,錯過一生的最愛,此刻的她應該是孤獨的,但終究是自己的選擇。 每個女人都應該高飛一次嘗試美好的、錯誤的,這沒錯,但請在沒有孩子之前實現自己的夢想。至少在孩子成長的那十來年,當他們跌倒時,牽著他們的手。 念念生母因為一時自私也或許帶著旁人不能了解的無奈,但起飛時已帶著終身的缺憾,這對於來不及了解母親的念念又何嘗不是呢?

 

     Jo媽媽對天主的禱告透露出她真正的心聲,禁止孩子回台灣原來是害怕孩子也成了黑名單。很多事情真的可以說清楚,連帶所有人都誤會了,孩子更是反抗,豈不得不償失。 也許往事不願回首,但Jo已經成年了該由她自己來做決定了,單方面的「保護」始終不是最好的策略。

 

     十年前的這一段解釋了念念與天明為何只能是好朋友,但讓人比較糾結的是當時正當天明的事業因為金融海嘯而倒閉,而念念卻也在同時與維勝正式的交往。天明會不會太悲情了? 第二點是小文如何介入念念父母之間的感情? 她是導火線或是補救者?

 

 

     掃墓一場戲演出了年輕一代的困惑與糾結,他們需要引導,需要一個說明,正如老一輩的當事人需要一個 Closure一樣,為什麼大多數人都選擇逃避呢?還好十年後Jo正走在發掘真相的路上,也只有找到答案,人生才能大步向前走。

 

     念念與Jo的隔空對談始終是本劇很吸引人的橋段,不管是視訊練瑜珈還是閒聊,都是一種利用鏡頭聯結隔空對談的模式,讓太平洋兩岸能夠對話,算是本劇的特色。兩人的對話很重要的揭示過與不及的對比,不管是虎媽的掌控或者一百分的愛,不管是在窒息邊緣或者喘不過氣,Jo 與念念代表的就是年輕人的心聲,年輕就該自由飛翔!

 

 

 

新增回應

回應功能已關閉

關於我

我的文字, 有時乏善可陳, 有時恣意翱翔, 夢想, 幻想, 愛情, 親情, 沒有邊際, 不受箝制, 那應該就是我..

訪客統計

  • 瀏覽總人數 : 1,754,811
  • 今日瀏覽人數 : 70
  • 昨日瀏覽人數 : 773
  • 上週瀏覽人數 : 4,438
  • 上個月瀏覽人數 : 18,535

宣告資訊

本部落格刊登之內容為作者個人自行提供上傳,不代表台視立場。